Video

【硬派科幻史詩《RETREAT》】周百祥,不是瘋子就是傳奇

分享這篇文章:

國小時因為跟別人想的不一樣,喜歡獨處,曾被老師認為有自閉傾向,後來卻拿下美術跟邏輯測驗全校唯一的雙資優;到了國中,創作魂找不到宣洩出口,他成了人們眼中的壞孩子:破壞公物、欺負同學樣樣來。

然而「壞孩子」標籤如影隨形,有一天他撿到同學遺失的皮夾,卻被老師認定是小偷。

他執拗、不服輸,總在跟體制對抗。

高中畢製作品被老師嫌「太髒」,為賭一口氣,用同樣的作品參加工研院U19創作大賽,奪下全國首獎;進入遊戲公司,厭惡死板的工作模式,辭職後創業,要用《RETREAT》打造原創IP,證明台灣藝術家的厲害。

兩年前轟動全台的新竹城隍廟情殺案,在場的他選擇跟歹徒搏鬥,他卻淡淡地說:當時沒想那麼多,只覺得不能逃避。


27歲的周百祥在拍照時,像個調皮的大男孩,「你要中二的感覺還是嚴肅的感覺?」臉上表情收放自如;但一會他聊起創業的坎坷,又像個歷經滄桑的男人,無形的皺紋爬滿臉,瞬間感覺老了幾10歲。

從小愛幻想 童年難跟人溝通

周百祥回憶小時候,父親開計程車、母親帶小孩,「媽媽會買很多外國童書繪本,我就一直看,所以我從小就愛幻想很多東西。」由於看的、想的跟別人不一樣,很難跟同年紀的小孩溝通,也喜歡獨處。有一天老師跟他媽媽說:「你小孩是不是有自閉傾向或智力障礙?」周百祥說,後來他做學校的美術跟邏輯測驗,拿下全校唯一的雙資優,「老師為此還來跟我媽道歉。」

由於國小就展現畫畫天分,老師建議周百祥的母親讓他直升美術國中,但家人不同意他上美術班,所以還是上了普通國中,「這也不是我媽媽的錯,因為當時的社會還是老觀念,普遍認為未來當律師、醫生比較好。」

周百祥小時候最喜歡恐龍,總愛跟恐龍合照。圖╱周百祥提供

能安靜下來 就是畫畫的時候

「但到了國中,我的幻想力已經爆炸了,我不想做這些我覺得沒有意義的事。」周百祥開始叛逆,在學校會破壞公物、欺負同學,成了大家眼中的「壞小孩」。

「我那時候沒有出口,我覺得這也是台灣教育環境的問題,他們會覺得你就是一個『不對』的小孩、是一個『叛逆』的小孩。但他沒辦法看到,你要的是什麼東西。」周百祥說:「那時能安靜下來的時刻,就是畫畫跟創作的時候,是我可以活在自己世界裡的時候。」

當被貼上「壞小孩」標籤,偏見也掩蓋了事實真相。

「我們班有一位同學皮夾不見了,有一天我在教室的櫥窗台上發現它,我拿給老師,說這是我發現的皮夾,但老師竟然說是我偷的。」周百祥說,由於他是基督徒,老師還叫他按著聖經發誓說「皮包不是我偷的」。「我當時相當腦羞,我跟他說『我不需要跟你證明任何事情吧』。」周百祥攤著手,激動地訴說這段不被認同的過去。

周百祥集編導、美術長才於一身。圖╱周百祥提供

好不容易遇到伯樂 卻因癌症驟世

最愛的還是美術,周百祥後來保送進入復興商工,但在製作畢業專題時卻摔了一跤。

「我畫了一個美式、比較黑暗的作品。」周百祥說,老師卻嫌它「太髒」。「怎麼可能一個人從爆炸的場地跑出來,身上都沒傷痕,還光鮮亮麗美美的?」他說,老師不管他角色的故事背景設定,「他覺得我的眼睛就要畫大大的、可愛的感覺。」

爭取未果讓周百祥很生氣,「為什麼我不能自由恣意的創作?」後來畢業專題他索性不做了,把當時的作品「還魂者」拿去參加工研院U19創作大賽,竟然拿到全國首獎。「感謝他啦,好險他打槍我,不然我也不會參加比賽得獎。」周百祥苦笑地說。

後來在大學期間遇到一位欣賞他的主任,「他讓我在大二時就參加畢業展,他甚至要安排很多國外的機會給我。」周百祥說,可是那位主任後來卻無聲無息,「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忽然不理我了?」他說,後來才知道主任因為癌症過世了。「我非常難過,為什麼我的命運這麼慘?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伯樂,他就這樣離我而去。」

周百祥高中的作品「還魂者」,拿下工研院U19創作大賽首獎。圖╱周百祥提供

父母從反對到認同 只盼兒子快回家吃飯

周百祥曾在遊戲產業工作,卻因淪為「代工」角色,無法發揮創意,轉而投入電影產業。但爸媽並不同意他走電影這條路,直到拍了實驗短片《撤退 2011》,拿下全球華人影展「最佳新銳導演獎」提名,才漸漸獲得家人認同。

後來因常跑大陸,見識到對岸對IP的重視,讓他決定全心投入《RETREAT》的原創IP開發,這一投入,轉眼就是六年的光陰,常常忙到「無眠無日」。

他談起父母十分溫柔:「他們現在只會叫我記得回家吃飯而已,父母很正常,他們就是把你當作小孩,就算你今天當上美國總統,你在他們眼中還是小孩子。」話剛說完,一旁的團隊成員就說:「你媽昨天才在我臉書留言,叫你該回家了。」

「生出來當狼的就是一輩子吃肉,當狗的就是一輩子吃屎。」這是周百祥父親對他說過的話。「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很喜歡『競爭』,我會想把東西做到最好,我希望我做出來的東西比別人強、我的市場規劃比別人快兩步。」他說:「我知道我不能輸。」

「我覺得真正的孝順就是,你既然敢賭這口氣,你就要把東西做好。」周百祥眼神堅定,毫無半點猶疑。

周百祥經常受邀演講,分享創業的心路歷程。圖╱周百祥提供

新竹城隍廟情殺案 拿椅子丟歹徒

家庭教育除了影響周百祥的個性,更讓他在兩年前的新竹城隍廟情殺事件,選擇站出來跟歹徒搏鬥。

「那時候城隍廟一堆人,但遇到一個人拿著刀,滿地是血,有人被砍10幾刀,大家都跑了。」當時不怕嗎?「沒有想那麼多,只覺得不能逃避。」他說,「我趁歹徒跟被害人對質時,靠著旁邊的桌子緩緩接近他,伺機拿椅子丟他,他晃了一下,我就衝過去打他了。」

「會比較勇敢也是因為我家庭的關係吧,我爸媽都算滿陽剛的。」他笑著說,母親是家中最強的母暴龍,「她講話我們統統都要怕,我從小幾乎是不會碰到我媽,不會抱呀那些,就是把她當作『母親大人』。」他說,家裡的教育就是:「你要當,就要當三百壯士。」

採訪完,滑到周百祥的臉書,他曾引用電影《燃情歲月》的一段經典台詞,也許足以作為形容周百祥的最好注解:

「有些人能清楚地聽見內心的聲音,並遵循它而活。這些人要麼成了瘋子,要麼成為傳奇。」

《RETREAT》相關資訊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Video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