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
2016.10.04 23:51

【名家劇本精選】不能沒有你 戴立忍

導演、編劇:戴立忍

上映日期:2009年8月

片長:92分鐘

種類:電影劇本

46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劇情片、年度台灣傑出電影、 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劇情簡介:

李武雄的前女友與他生下女兒後便不知去向,而女兒的母親在與李武雄交往之前已有婚姻,因此法律規定母親與她丈夫才是法定監護人,李武雄因為沒有法定監護權,女兒的入學權利便產生問題。為解決此事,他到台北找同鄉立委幫忙,立委將案件推給警政署、警政署又推給區公所,區公所推給社會局,還報警逮捕李武雄。

在躲避警察尋找後,李武雄帶著女兒再次北上,不料相關人士皆避不見面。走投無路的李武雄在絕望之餘,帶著女兒在車潮高峰期間爬上行政院附近天橋,大喊社會不公。警方趁其不備將之擒下,女兒也被帶走。2年後,李武雄得知女兒已被安置到寄養家庭,並透過社會局的幫忙與女兒重逢。

S1

景:碼頭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俯拍廣闊的海面,先經過一兩艘小船,然後是一艘巨大的貨櫃輪、和一艘停泊在巨大貨輪旁的工作船。鏡頭搖起,看見高雄港區,和高雄市景觀。

S2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海面光線斜斜穿入海中,鏡頭移動,看見巨大的水下船身猶如一堵牆。

▲ 一名潛水伕在巨大的螺旋槳根部清理纏繞的雜物,呼出氣泡。

▲ 水下的工作環境很詳和,甚至美麗。

▲ 潛水夫湧出的氣泡量驟然大增。潛水伕慌了手腳,工具鬆手。他用兩手調整呼吸器和延伸向上方的氣管。

▲ 大型鋼剪沉向漆黑的海底。

▲ 潛水夫扭動身體,扶著螺旋槳踩著水,驚惶地離開船艉往上,過程中呼吸器冒出大量氣泡。

▲ 潛水伕一手扶著呼吸器,一手划水往上,氣泡間歇性大量湧出。

▲ 間歇性冒出大量氣泡的潛水伕往工作船船底方向前進。

S3

景:工作船上 時:日 人:妹仔、發哥

▲ 貨輪船身約十米處的工作船上,坐在駕駛艙高腳椅上的發哥歪著頭打瞌睡,妹仔趴在船艉處朝海裡看。

▲ 妹仔俯趴在船舷朝海裡看。

S2-1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全景。潛水伕來到距工作船旁約三至五米的深度便停止往上浮。他手腳並用讓自己懸浮在海中保持深度。大量氣泡仍間歇性自他的呼吸器湧出。

▲ 特寫。潛水伕仰頭看著工作船。大量氣泡間歇性自他的呼吸器湧出。

▲ 潛水伕主觀。工作船舷有個女孩,女孩正朝水裡看。

S3-1

景:工作船上 時:日 人:妹仔、發哥

▲ 妹仔趴在船弦上朝海裡張望。妹仔抬頭看見離船不遠處不斷有氣泡湧出。

▲ 妹仔跑到駕駛座,把正在打盹的發哥搖醒。

妹仔:阿伯········我爸爸好像要上來了。

▲ 發哥轉頭看見汽泡慌了起來,馬上返身檢查甲板上空壓機壓力錶。

▲ 從空壓機延伸進海中的塑膠氣管在船舷處隨著船身起伏,折曲角度時大時小。

發哥:妹仔!來!妳來········抓著!這樣抓著!

▲ 妹仔按照發哥指示在船舷邊將那條塑膠管撐直。發哥抄起蛙鏡、脫掉上衣,從船尾攀網處下海,把頭探進海裡。

S2-2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發哥主觀。潛水伕在海中保持深度,正常量的氣泡規律湧出。潛水伕划水的動作和緩許多。

S4

景:財哥中古機械材料行 時:日 人:財哥、武雄、妹仔

▲ 財哥蹲在店門口敲打著一個中型電動馬達的承軸。

▲ 武雄騎摩托車載著妹仔到店門口,熄火、架車。武雄走過來蹲下,妹仔也跟著武雄蹲下,妹仔抱著蛙鞋和呼吸器。武雄拿過呼吸器給財哥。

武雄:這橡皮磨破了,你幫我換一個。

▲ 財哥放下鐵槌接過呼吸器研究一下。

財哥:怎麼會壞成這樣,你這樣還在用喔?

武雄:今天發哥在船上顧到睡著,我趕緊浮上來作減壓,正在猶豫要不要衝上去的時候,還好妹仔看到把他叫醒。

財哥:唉,這個阿發,省錢不找有執照的,都找你這種散工仔;設備也不買好一點的,早晚會出事。

▲ 蹲著的武雄和妹仔都盯著財哥手中的呼吸器,沒有說話。

S5

景:財哥中古機械材料行 時:夜 人:財哥、武雄、妹仔

▲ 財哥蹲在店內修理,地上大小中古零件翻得一地。武雄坐在一旁,妹仔趴在桌上看小電視。

▲ 財哥忽然停止動作,看著武雄。

財哥:欸,妹仔她母親叫什麼名字我忘了?

武雄:你說阿秀喔?

財哥:阿秀是不是姓張?

武雄:嗯,姓張。怎樣?有人看到她喔?

財哥:不是有人看到。是下午管區的來在找一個叫張明秀的,說她有一個小孩。我是沒跟他們說啦,但是我猜他們應該是在找阿秀。

武雄:他們有說要幹嘛嗎?

財哥:沒說吶,我也沒問,怕害到你。

▲ 他們沉默了一下。

財哥:你還有在找她嗎?(武雄沒回答)放棄就對了。吶,你試試看。

▲ 財哥鎖緊呼吸器之後拿給武雄。武雄連面罩罩在臉上,堵住氣管連接口,用力呼吸,因用力過猛武雄咳了起來。財哥拍著武雄的背。

財哥:你這麼大口是怕吸不到呀。

▲ 妹仔看著電視,彷彿沒聽見兩個男人的談話。

S6

景:L堤工寮 時:夜 人:武雄、妹仔

▲ 武雄騎摩托車上L堤,來到堤防轉角處斑駁的工寮。

S7

景:L堤工寮 時:夜 人:武雄、妹仔

▲ 父女倆坐在靠海的窗戶旁吃麵,稀哩呼嚕,武雄從碗裡夾些青菜給妹仔。

妹仔:她會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嗎?

武雄:什麼?

妹仔:這邊又沒有地方可以給她睡。

武雄:嗯?你說誰?

妹仔:張明秀啊。

武雄:沒啦,她沒要來啦,人都不知道在哪裡呢。

▲ 他們繼續吃麵。

S8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武雄

▲ 武雄被長長的船號驚醒,他身旁是空空的小睡袋。武雄坐在那兒發呆。

S9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武雄

▲ 武雄從工寮裡走出來,左顧右盼。

▲ 一艘大貨輪行經工寮旁的航道。

S10

景:空廠房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穿過空廠房,看見妹仔在廠房後的水桶旁低頭踩呀踩。武雄走到妹仔身旁洗臉。

武雄:衣服怎麼變成你在洗?妳放著我來洗就好了。妳這樣洗得乾淨嗎?

▲ 妹仔沒說話。武雄甩了甩手,手在褲子上抹了抹,看了下低頭踩衣服的妹仔,然後自己也站到衣服上踩了起來。

▲ 武雄和妹仔低著頭踩衣服。兩輛警用摩托車從廠房另一側騎向L堤工寮。

S11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員警甲、員警乙、武雄、妹仔

▲ 衣服其實再怎麼扭都還會滴水,晾在窗緣上,水就沿著牆滴下。

▲ 員警甲拿張身分證翻來覆去看仔細,員警乙在屋內隨手翻看,武雄和妹仔靠著牆站,像做錯事似的。

員警甲:在這住多久了?你以前那個屋主說你搬兩年多了,這兩年都住這喔?

武雄:還有住過別處。

員警甲:換地方你要去我們派出所登記一下,不然有什麼通知都不知道去哪找人。(指妹仔)她叫張玉婷是嗎?

武雄:嗯。

員警甲:張明秀是你太太嗎?

武雄:我們以前有在一起,但是我們沒去登記。

警員甲:算女朋友就對了。

員警乙:對不對?跟我猜的一樣。

員警甲:這孩子是你和張明秀生的?

武雄:嗯,她是我女兒。

員警乙:張明秀現在人在哪裡你都不知道?

武雄:她走了以後這麼多年我們都沒有再連絡過。

員警乙:算說孩子都你一個人在帶就對了。(對警察甲)這樣給他簽就對啦,有找到這個孩子就對了。

員警甲:你要趕快去幫你女兒報戶口啦。她現在滿歲了,區公所寄通知要叫她去唸小學。好幾個月前就寄通知了,結果一直找不到人,這個文變成轉來我們分局。這邊,你簽一下名,代表說你有收到。

▲ 武雄就在桌上簽了名。

員警乙:現在你就要趕快先去戶政事務所幫你女兒辦戶口,讓她快點去學校報到,不然入學委員會如果介入,那一天要罰好幾百塊我跟你講。

武雄:好啦,我會快去辦一辦。

員警甲:你很會挑地方,風景比別墅還好,港務局都沒來趕你喔?

▲ 員警甲看著面海的窗外。窗外就是海,隔著海就是高雄市區。

S12

景:工作船停泊區 時:日 人:發哥、武雄、妹仔

▲ 工作船已昇火待發,發哥在船上整理物品。武雄騎摩托車載著妹仔來到岸邊,迅速把摩托車停妥,把妹仔抱上船,接著趕緊彎腰解纜繩。

發哥:我想說你昨天嚇到今天不來了咧,正要打電話找別人。

武雄:抱歉、抱歉,有一些事情耽誤到。

發哥:忙什麼?打算自己當老闆了喔?

▲ 武雄傻笑裝作沒聽見發哥的挖苦,跳上船低著頭接過發哥未完成的工作,發哥到駕駛座把船向後倒?離開碼頭。

S13

景:工作船上 時:日 人:發哥、武雄、妹仔

▲ 高雄港區內一艘小小的工作船停在巨型貨輪旁顯得更渺小。

▲ 武雄坐在船舷調整呼吸器,在一旁的妹仔把蛙鏡遞給武雄。發哥走過來把壓力剪及其他工具遞給武雄,並且很快地檢查了下武雄的裝備,然後拍拍武雄的背,並豎起大拇指示意。

S14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武雄跌破原本寧靜的海面,激起大量氣泡。曳著空氣管的他踢水向下深潛。

▲ 海中小小的黑色身影接近巨大的船尾陰影,光是螺旋槳就有兩三層樓高。

S13-1

景:工作船上 時:日 人:發哥、妹仔

▲ 盤在甲板上的空氣管不斷被抽向海中,一下子之後才停住。發哥再將一段空氣管往海浬扔,然後將空氣管搭在一根伸出船舷外的木棍鐵環上。木棍鐵環是很簡陋,是先前沒有出現過的裝置。空氣壓縮機旁的發哥看看手錶。

▲ 妹仔趴在工作船船舷上朝海裡看。

S14-1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巨大的船艉底部,一個小小的、踩著水的、冒出氣泡的潛水伕在工作。

S15

景:工作船停泊區 時:日 人:發哥、武雄、妹仔

▲ 岸上,發哥數了八張百元大鈔遞給武雄。

武雄:發哥,是這樣子的,接下來若你知道有其他什麼工作可做,都麻煩你多幫我介紹一下。

發哥:什麼都做啊?

武雄:都可以啊,看能不能存點錢。

發哥:夠了吧你。生吃都不夠了,還有得曬成乾!?

武雄:沒啦,我們妹仔差不多該上小學了,多少要多花點錢。

發哥:喔,這樣啊,好啊!唸書好啊!(對妹仔)妹仔要認真一點吶,以後不必像阿伯這樣做黑手,賺不到兩文錢。(對武雄)你自己說的喔,什麼工作可以喔,不要到時候挑三撿四。不過時機不好,大家也都在等工作做,我盡量啦。

武雄:我知道,那就拜託你啊。

▲ 發哥擺擺手,武雄轉身離去。發哥又叫住他。

發哥:欸,武雄啊,昨天那個事情講出去對你也不怎麼好,你知道我意思喔?

武雄:嘿啦,我知,也是我自己不小心,以後我會注意。

▲ 發哥又擺擺手,武雄跨上摩托車,妹仔抱著蛙鞋等用具爬上後座。

S16

景:旗津區公所外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載著妹仔來到區公所前停車。

S17

景:旗津戶政事務所 時:日 人:女科員、科長、武雄、妹仔

▲ 女科員在櫃檯後方的辦公桌旁和科長討論著,不時看著武雄的方向。科長起身與女科員走向武雄,武雄站了起來,妹仔在武雄身旁。

科長:你請坐······李先生,那個張明秀小姐不能來啊?

武雄:她人不知道在哪裡,也找不到她了。

科長:這樣喔。嗯,那有沒有辦法請謝念祖謝先生來做這個辦理?

武雄:嗯?誰?

科長:我們有查過啦喔,那個張明秀她的先生是叫做謝念祖。所以也可以叫這個謝念祖先生來辦理登記。

武雄:我……我不知道她有結婚吶……..

科長:她有呢,她登記的配偶是謝念祖先生。我們規定是要法定監護人才能來辦理戶口登記喔。那只要請張明秀,或者謝念祖他們其中一位來辦裡都可以。

武雄:但是……這怎麼對?我和張明秀雖然沒有結婚,但是孩子是她跟我生的啊,這根那個男的有什麼關係?

科長:你們實際情形怎麼樣我們是不知道啦,但是照法律來說,這孩子的撫養權是屬於張明秀跟謝念祖的。

武雄:但是孩子生下來就跟我,我是孩子的父親啊;她後來再跟誰結婚那是她家的事,怎麼說孩子是屬於她和那個男人呢?

▲ 科長和女科員互看了一眼。

女科員:張明秀跟謝念祖是十一年前就結婚的喔,不是後來喔。

▲ 武雄瞪著女科員,眼睛張得大大的,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S18

景:財哥中古機械材料行 時:夜 人:財哥、武雄、妹仔

▲ 地上是拆得碎碎、又髒又舊的中古機械零件。財哥、武雄、妹仔三人蹲在零件旁看著地上的零件發呆。財哥從身上摸出一包菸,給自己點上一根,也遞給武雄一根。

財哥:妹仔,妳去看電視。

▲ 妹仔沒動。武雄推了她一下。

武雄:去看電視。

▲ 蹲著的妹仔搖動身體甩掉武雄的手。三人就僵持在那裡,誰也沒動。

財哥:怎麼你連她有結婚都不知道?你們在一起一兩年吶……這規定也很奇怪,你是親生老爸反而不能去辦理……這部分沒有問題啦喔,現在驗一下血就很清楚嘛,是怎樣就怎樣……

武雄:你是在說什麼?這部分哪有什麼問題啦……

財哥:對啦,我是說不管怎麼樣孩子就是你的嘛,可是法律上認定的是她媽媽跟那個男的……沒關係,大家來打官司啊,要拼就跟他拼,只是說打官司不知道要多久就是了……而且現在那個男的如果知道的話,他還可以反過來告你妨礙家庭……

武雄:他要對我怎麼樣是沒關係啦,是說如果妹仔被他們或是社會局帶走,那就……

財哥:欸,對、對、對,不然可以找林進益幫你處理。記不記得?我們那個同鄉國小同學林進益啊!他後來都在台北,還選上立委啊!他應該有辦法幫你處理,從公家機關下手,不用再去找阿秀跟那個男的,這樣最好,欸,我可以找人問問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武雄:不要吧,都幾十年了,人家現在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我們……

財哥:都是客家人應該還是會幫吧,跟他拜託看看啊。反正最重要的就是讓妹仔戶口可以跟你報在一起。不然還有什麼辦法?你跟妹仔現在的關係等於是非法的……

▲ 三人蹲在那兒沒說話。

武雄:妹仔,不然妳要不要去找妳媽媽?

財哥:對啊,妹仔去跟媽媽住,就可以去唸書……

▲ 妹仔突然站起來對武雄拳打腳踢,非常激烈。武雄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不知如何反應,只反射性地抬手保護著頭蹲在那兒任由妹仔踢打。財哥第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一下子之後才回神,上前把妹仔拉開。

財哥:妹仔,妳爸爸是在開玩笑,好了、好了,沒事,沒事喔。

▲ 妹仔被財哥拉開,仍瞪著蹲在地上的武雄。武雄頭壓得低低的,不敢直視妹仔。

S19

景:L堤工寮 時:夜 人:武雄、妹仔

▲ 武雄載妹仔回到L堤工寮,武雄停車,妹仔沒下車。

武雄:下車了。

▲ 後座妹仔緊緊抱著武雄動也沒動,武雄也沒動。

▲ 摩托車上的兩人誰也沒動,就這樣靜靜停在工寮前的堤防上。

S20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發哥、武雄、妹仔

▲ 武雄和妹仔抱著彼此還在睡夢中。敲門聲響驚醒兩人,兩人沒有出聲。下方門縫可以看見有人在門外。門外的人用力敲了幾下門又推了推門,然後離開,之後又出現在毛玻璃窗戶外。

▲ 妹仔看著武雄,武雄示意妹仔別出聲。毛玻璃窗外的人扒在窗框縫隙向內窺視,又貼在毛玻璃上,這才看得出來是發哥模糊的臉。

發哥:欸!武雄啊,就看得到你了,你是在躲什麼?是來跟你說下午船廠那邊有人做場要找工仔啦!有錢可賺你還要躲!?

S21

景:旗津小修船廠 時:日 人:武雄、妹仔、眾人

▲ 三人鑼鼓團揮汗敲響著。

▲ 待修整的漁船在軌道船架上,船邊有一祭品供桌,桌旁一位法師手執插有符令的劍劃空行法;法師周圍有四名上身赤膊的乩童操著五寶起乩。周圍有不少民眾圍觀。群眾中的妹仔和幾個小孩蹲著看眼花撩亂的這一幕。

▲ 恍神狀態的乩童滿身是汗地搖晃著,並且用奇形怪狀的兵器敲擊自己的身體,武雄居然也是其中一名。四周不斷有人扔出成串鞭炮,煙銷瀰漫中的武雄閉著雙眼搖晃著。

▲ 一聲鑼響後,戴著面具、穿著古代官服的財神從架高在陸地的漁船甲板上現身。

財神:舊船去煞,新船招財;四方財寶、眾兵運來----

▲ 財神吟誦聲未落,便從腳邊一塑膠桶中捧起糖果、餅乾、仙貝、硬幣等等小物件灑向半空;在船架四周的大小民眾都歡呼著聚湧過來撿拾,彷彿爭相搶餌的魚群。

▲ 妹仔也在夾在人群中撿拾,小小的手幾乎都握不住滿滿的零食了,她還是不斷地蹲身撿拾,開心極了。

▲ 武雄光著上身坐在一旁的矮磚牆上,滿臉大汗淋漓喘息不止。他看著人群中的妹仔不知想些什麼。一位老者走到武雄身後,右手點了張符令、左手拿瓶米酒灌了一大口,然後噗地一聲,把霧狀酒霧噴在武雄背上。老者身手俐落用符令擦去武雄背上酒血。過程中武雄顧自看著妹仔,完全沒理會老者對他做的事。

S22

景:南部公路 時:日 人:妹仔、武雄

▲ 公路標示牌寫著台北,以及往北的指示。

▲ 武雄騎摩托車載著妹仔和滿滿的行李奔馳在車流熙攘的六線道公路上。

▲ 公路上趕路的大貨車不停地掠過武雄和妹仔的摩托車。

S23

景:沿海公路 時:日 人:妹仔、武雄

▲ 載重滿滿的摩托車行駛在靠海的公路。車流量和兩旁建築都較之前少。斜陽將海面綴成潾光閃閃。

S24

景:甲圍國小校門口 時:夜 人:妹仔、武雄

▲ 夜晚的道路車行稀少,閃爍的交通號誌和路燈照映出一幅冷清的夜。

▲ 武雄的摩托車燈自遠而近掠過甲圍國小大門前。不一下子摩托車又返轉回來在校門口停下。

▲ 校門口摩托車上的武雄靜靜看著校園內。後座的妹仔倚在武雄背上睡著了。閃爍的交通號誌光線一明一滅地照亮他們。

▲ 漆黑的校園大部分隱沒在黑暗之中,只因路燈和少許光線才得以看清大致輪廓和學校名稱。

S25

景:甲圍國小校園內 時:夜 人:妹仔、武雄

▲ 樹影婆娑的校園內,武雄和妹仔推著摩托車安靜地前進。他們來到一列教室前停下,架起摩托車。

▲ 汨汨的流水聲夾著妹仔悶悶的笑聲從陰影中傳來。父女倆在走廊低矮的洗手檯邊洗澡,武雄幫妹仔擦背,妹仔隱不住咯咯笑聲。

妹仔:……呵……呵……

武雄:───噓───小聲點啦……

妹仔:……呵……哈呵……

武雄:……不然妳自己洗……

妹仔:……你幫我啦……呵……

武雄:……嘖……

▲ 夜空其實是晴朗的,只不過是下弦月,所以無法照亮整個夜。

S26

景:甲圍國小走廊、教室 時:日 人:武雄、妹仔、小一男生

▲ 清晨的校園景觀。

▲ 走廊的洗手檯龍頭沒關緊,滴滴答答漏著水。

▲ 穿制服背書包的小學生的背影,蹦蹦跳跳走在空蕩的走廊間。他正要轉進教室時突然停下腳步。

▲ 掂著腳尖在黑板塗鴉的妹仔被嚇了一跳,手拿粉筆看著小男生。妹仔回神之後立刻跑向教室後面由幾張桌子併成的大床,武雄還裹著睡袋睡在桌面,妹仔搖搖武雄。武雄一臉惺忪坐起身來,他也看到門口的小男生。

▲ 站在門口的小男生嘴巴開開看著武雄父女。

▲ 黑板上畫著太陽、海、大船、魚、還有共乘摩托車的大人與小孩。看起來摩托車像是騎在海底。

S27

景:濱海公路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陽光下的大海閃閃發亮,不管速度再快都無法把那樣的光景拋在身後。

▲ 一輛老舊的打擋摩托車載滿行李和父女倆,奔馳在陽光下的西海岸公路上。

S28

景:漁港碼頭旁拍賣場 時:日 人:武雄、妹仔、漁市拍賣員、群眾

▲ 碼頭旁的漁市人潮擁擠,一堆一堆的各式漁獲就擺在地上,場中有三名帶著識別臂章、手持小筆記本的拍賣員遊走在這些漁獲旁扯著嗓子連珠炮似地叫價;當拍賣員站定喊價時,買家便會聚攏過來,舉手示價。

▲ 一位拍賣員走到武雄和妹仔面前低頭看了下地上漁獲皺了皺眉開始拍賣。

拍賣員:兩百、兩百、兩百……百五、百五、百五……百二、百二、百二……一百、一百、一百……八十、八十、八十……六十、六十、六十……五十、五十、五十……四十、四十、四十……二十、二十、二十……

▲ 地上一個小塑膠盆中裝著小半盆看來像挑剩的東西,小烏賊、小魚、小章魚、海螺……之類的,賣相不佳。

▲ 拍賣員對面只站著武雄和妹仔,經過的買家都只看第一眼就走開,沒有人停留。當喊到十元的時候,拍賣員便放棄了,他雙手插腰、低頭看看地上小塑膠盆,又抬頭看看武雄與妹仔。

S29

景:濱海公路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裝著漁獲的小塑膠袋掛在行進間的摩托車右側把手,搖搖晃晃還滴著水。

▲ 在後座的妹仔把手平舉如機翼切風,忽上忽下。

S30

景:產業道路旁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摩托車停在路邊的果樹旁。武雄站在摩托車坐墊上扶著果樹,妹仔跨坐在武雄肩頸上手伸得老高,試圖摘取樹上的木瓜。

S31

景:通宵鎮附近快速道路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的摩托車騎在舖裝平整的快速公路上,背景遠方是風力發電機的大型風車。近景因為分隔島的隔光板,形成了類似電影膠捲的殘影效果。

S32

景:鄉間小型廟宇 時:夜 人:武雄

▲ 廟內供奉的媽祖神像有小燭燈照亮,供桌旁的地板上熟睡的武雄突然醒來。武雄旁邊的睡袋是空的。

S33

景:鄉間小型廟宇 時:夜 人:武雄

▲ 武雄奔出廟外,四處找尋。

武雄:妹仔……妹仔……妹仔……

▲ 湨黑的夜晚,只有小廟被路燈照亮。

S34

景:夜間花圃附近道路 時:夜 人:武雄

▲ 焦急的武雄在漆黑的小徑上漫無目四處找尋。

武雄:妹仔!……妹仔!……

▲ 武雄跑過一個路彎,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不由得慢下腳步。

▲ 離道路不遠之處有好多排半管狀的光室花圃,由透明塑膠布和鋼管結構搭建,在黑夜裡看起來就像是半徑被埋在土裡的巨大日光燈管。

S35

景:夜間花圃附近道路 時:夜 人:武雄

▲ 燈火通明恍如白晝的花圃中種滿一畦一畦的菊花,是花農以人工光源加速生長的設置。武雄走在燈海中連動作都不自覺變輕了。他看見妹仔小小的身影就蹲在另一端的畦道間。

▲ 妹仔順著畦道行走,手裡拿著一束摘來的花朵;武雄走在與妹仔平行的另一條畦道。兩人安靜地走著,武雄不時會轉頭看妹仔。

▲ 花圃外是漆黑的產業道路,兩人走到畦道末端離開花圃,他們自然地靠近彼此,牽起彼此的手走向夜色。

S36

景:鄉間小型廟宇 時:夜 人:無

▲ 小廟外觀。

▲ 廟內地上已空無一人,媽祖神像依舊慈眉善目,神像前供奉的花瓶中插滿妹仔昨晚摘下的花朵。

S37

景:台北盆地周邊公路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騎機車載著妹仔在蜿蜒的山路上前進。遠方,台北城市的輪廓逐漸浮現。

S38

景:忠孝大橋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騎機車載著妹仔在忠孝橋上朝台北車站方向行進。

▲ 台北車站附近居民忙碌的生活節奏。

S39

景:中山路旁 時:日 人:武雄、妹仔、路人

▲ 路旁騎機車載著妹仔的武雄向人問路。

S40

景:立法院大門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載著妹仔在立法院對街停了下來。

▲ 對街立法院前的中山南路車流熙攘。

S41

景:立法院門口警衛哨 時:日 人:武雄、妹仔、警衛

▲ 立法院門口外,武雄牽著妹仔正和一名警衛說話。

警衛:……一定要事先申請,換證以後才能進去,而且要有人帶,這不能說馬上來馬讓就給你辦理啊。

武雄:喔……那不能就是和林委員說一下,讓我們找他一下……

警衛:這裡是院會,又不是委員辦公室,這邊都有規定的程序。要不然你看是打電話給林委員,請他們派人出來接你,我們這邊登記一下還是什麼的。

武雄:不然你能不能打電話進去,我來跟他講……

警衛:不可能啦,我們也沒有他們委員的電話啊!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我們就是負責管制,怎麼可能打電話聯繫委員?

武雄:要不然我們可以在這邊等嗎?

警衛:你要等我們也管不著,只是說你不能在這邊等,你現在站的這地方已經算是管制區域了。我跟你講啦,你要找的委員今天也不一定有來啦,就算有來開會,他也不一定會從我們這個門進出。所以你在這邊等也是白等啦。

武雄:不然可以去哪裡等?

S42

景:立法委員辦公大樓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和妹仔坐在立法委員辦公大樓門口,車道旁的木椅上。車道不斷有車輛來去、大樓也不停有人進出。

S43

景:立法委員辦公大樓 時:日 人:武雄、妹仔、登記小姐、警衛

▲ 武雄依然坐在長椅上守候,妹仔趴在武雄腿上睡著。辦公大樓依舊人來人往、車進車出。

▲ 一位登記小姐和一名警衛從大樓出來,走到武雄身旁。

登記小姐:先生,請問你們是在等人嗎?

武雄:我要找林進益立法委員,我是他國小同學……

登記小姐:找林委員啊?你們是有跟他約好了嗎?

武雄:……沒……沒有,是剛才那邊有個警衛說我們可以來這邊等……

登記小姐:哦,這樣子啊。你是要找林委員是不是?

武雄:對啦……

登記小姐:那我幫你打電話問一下林委員辦公室好了,就算委員不在辦公室,他辦公室也應該會有人。下次來你可以直接到我們櫃檯來詢問,我是看你們在這邊坐好久了,我還以為是在等人……

武雄:謝謝、謝謝……

▲ 武雄起鞠躬道謝,登記小姐邊說邊往回走。

S44

景:林進益辦公室 時:日 人:武雄、妹仔、林進益、崇志

▲ 林進益辦公室牆上還貼著競選海報,林進益就坐在自己的競選海報前,笑容和海報上一模一樣。武雄和妹仔僵硬地坐在沙發上。

林進益:真的認不出來,多久了?三十年有了喔?

武雄:嗯,差不多。

林進益:你現在在高雄?

武雄:嗯,高雄。

林進益:比較不講客家話了喔?

武雄:嗯,沒啥機會說。

林進益:你是在電視上看到我喔?

武雄:是財哥跟我說的,那位張豐財,也是我們學校的你記不記得?瘦瘦的,跟我們不同班。

林進益:怎麼可能記得,這麼久的事了。哦,他也住高雄啊?

武雄:嗯,我們後來在高雄遇到的。

▲ 他們沉默一下。林進益看了下錶,很快地起身從衣帽架上拿了西裝邊穿邊往門邊走。

林進益:歹勢,黨團甲級動員,不去會殺頭。你有什麼事情我有交代助理下去處理了,你放心,一定會幫你處理到好。

武雄:拜託你幫我想辦法。

林進益:沒問題,別這樣說,我們不挺自己人要挺誰,對不對。那個……(朝門外喊)崇志!(對武雄)我們會盡量給你處理啦。

▲ 助理崇志走進來,林進益邊說邊往門外。

崇志:委員。

林進益:崇志啊,我院會那邊時間在趕,這個李先生是以前我的國小同學,有什麼問題你好好幫他處理,你知道啦喔?

崇志:好、好、好……

S45

景:車內 時:日 人:武雄、妹仔、崇志、司機

▲ 有司機開車,崇志坐在副手座。轎車行進在信義路往總統府方向。兩旁行道樹高大整齊。

崇志:曾經上來過台北嗎?

▲ 後座的武雄和妹仔搖搖頭。

▲ 崇志對司機比了下手勢。

崇志:繞到總統府那邊過去。

▲ 車子順著圓環繞了個小彎。總統府建築就在前方。

崇志:這一帶是博愛特區,整個政府機關都在附近,你看前面那邊就是總統府,你們應該常常在電視裡看到哦。實際上看會比電視裡面大一些……再前面那邊就是火車站……

S46

景:內政部警政署門口 時:日 人:武雄、妹仔、崇志、警衛

▲ 林信益的黑色轎車在有警衛駐守的警政署門前停下,崇志迅速下車開門讓後座的武雄和妹仔下車。

▲ 崇志手裡提了一個印有茶葉圖案的紙提袋,站在車旁和武雄說話。

崇志:這是警政署,我都聯繫好了,你跟警衛說一聲他們就會帶你上去。

武雄:嗯,好、好。

▲ 崇志把紙提袋遞給武雄。

崇志:這是委員的一點心意,不好意思他公務多,沒有好好招待你們。

武雄:這不用啦,來麻煩你們這麼多怎麼還收你這個……

崇志:這沒什麼啦,一點紀念品而已,你沒拿回去委員還罵我,對不對?

▲ 武雄托辭不過,只好接過紙袋。

武雄:這樣啊……謝謝你。

崇志:那我就不和你們上去了,要不人家說我們施壓、關說,這就比較麻煩。你知道我意思喔?

武雄:我知道、我知道,不好意思還麻煩你們幫我處理。

崇志:那我先走了。你上二樓,戶政司,王組長。

S47

景:王組長辦公室 時:日 人:武雄、妹仔、王組長、男組員

▲ 辦公桌後的王組長埋首文案,敲門聲響。

王組長:請進。

▲ 男職員開門,武雄妹仔跟在後面。

男職員:組長,李先生來了。

王組長:誰啊?

男職員:林委員辦公室來過電話的那個。

王組長:喔,李先生,來、來、來,請坐請坐。

▲ 王組長到門口將李武雄引導到茶几旁的沙發坐下,王組長顯得特別熱情。

武雄:謝謝、謝謝。

王組長:剛才林委員那邊有來過電話,這個事情很簡單,那主要就是我們趕快能夠讓你小孩子能夠趕快去上學唸書。我跟兩位報告一下這個情況:那是不是李先生你回去以後,就是去戶政事務所那邊找一位林專員,由他來幫你彙整處理,用個案方式呈報上來;只要他那邊公文一來,我這邊一定全力來配合,好不好?

武雄:找林專員就對了?

王組長:對,可能麻煩你要再跑一趟,找林專員,我這邊會打個電話跟他交代一聲,好吧?

S48

景:濱海公路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印有茶葉圖案的紙袋妥貼地被綁在滿滿的行李後方,旁邊還多了個警政署送的紀念品紙袋。

▲ 武雄載著妹仔騎在寬闊的快速道路上,海的方向與先前相反。

S49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載著妹仔騎上L型長堤,騎向工寮,海面很平靜,是個陽光美好的午后。

▲ 妹仔和武雄坐在工寮屋頂看海。

妹仔:我問你一個問題。

武雄:什麼?

妹仔:學校有教游泳嗎?

武雄:游泳啊?應該會教吧。……妳想要學游泳啊?

妹仔:你去海裡都好久,我想跟你在一起。

武雄:在海裡工作很辛苦,妳在船上就好啦。妹仔妳以後想做什麼工作?

妹仔:那我要當船長,你在海裡我在船上。

S50

景:旗津區公所 時:日 人:女科員、科長、武雄

▲ 女科員輕聲在離櫃檯不遠處的辦公桌旁和科長說話,科長看了櫃檯一眼,科長打開抽屜拿了一份檔案夾,站起身,和女科員一起走向櫃檯。

▲ 櫃台只有武雄一人。科長把檔案夾攤開在櫃台上,態度不若上回友善。

科長:李先生,是這樣子的,現在這整個案喔,我們已經通報給社會局了,所以我們這邊沒辦法幫你辦理,你要去找社會局喔。你看,這是社會局那邊的回文。

▲ 科長從檔案夾抽出一張公文放在櫃台上給武雄看。

武雄:啊?怎麼這樣……

科長:社會局那邊會去拜訪你,也請我們若是你再來的話,就通知你去他們那邊走一趟,小孩也順便帶去。

武雄:去社會局幹什麼?怎麼會這樣?戶口不是來這邊辦嗎?

科長:我們上次就跟你解釋過,你不是孩子的法定監護人,所以我們這邊沒辦法幫你辦理。

武雄:那林專員不在嗎?台北那個王組長是叫我來找李專員的。

科長:李專員到台北出差,人不在。

武雄: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科長:你等他回來也沒用,現在你這個已經不屬於我們業務了,我們也有跟上面報告過,監護權牽涉到法律方面的問題,你沒孩子監護人的同意和小孩住這麼久這本身已經是有問題的,你知道我意思嗎?這種牽涉到法律問題的事,你找誰來說也沒有用……

▲ 武雄忽然暴怒。

武雄:我和她一起是有什麼問題!?她是我女兒吶!我自己的孩子還要你們說了才算數!?你們這什麼法律!?要不然妳割我的血去驗啊!看我是不是她父親!

女科員:你不要這樣,李先生,你跟我們發脾氣也沒有用啊。我們也是照規定通報而已。你這事情就算我們想幫你處理也沒辦法,這不屬於我們的業務啊……

科長:妳不要跟他說這麼多啦,叫警察,通知社會局。

▲ 臨座另一位女科員拿起桌上電話筒撥打,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武雄:你們找社會局是要幹什麼!?

S51

景:財哥中古機械材料行 時:日 人:財哥、武雄

▲ 店外附近正在施工,嘈雜的機械聲。店內口嚼檳榔滿頭大汗的財哥拿著電話筒。

財哥:嗯,嗯,但是他們現在就是一直叫他去社會局,去社會局搞不好他孩子被帶走怎麼辦?……他會怕啊……他哪有錢打官司啊?官司打下去多久不知道……好啦……我先跟他講,你們委員那邊如果有辦法的話就再幫忙想想辦法……好……好。

▲ 電話過程中武雄在店內走來走去,直到財哥掛上電話,武雄才停下來。

財哥:他是說現在事情變成有點複雜,最好的辦法就是看可不可以找到孩子的母親,請她出面辦理一下,順便連監護權的問題一起解決。

武雄:如果找得到我早就找她去了。

財哥:他當立委也很忙,人家助理也算是有盡力在幫你處理了。

武雄:我沒有說他沒處理,但是怎麼在台北說沒問題,現在卻這樣講?你剛才有跟他說清楚嗎?

財哥:咦?我剛才跟他說的你不是都有聽見嗎?要不然你自己打電話?

武雄:財哥,你可以借我一點錢嗎?

S52

景:台鐵平快車廂內 時:夜 人:武雄、妹仔

▲ 妹仔睡在武雄腿上,武雄低頭看著妹仔。

▲ 平快火車車廂內乘客不多。

▲ 車窗外的燈火向後飛掠。

S53

景:龍山寺附近水果攤 時:日 人:武雄、妹仔、水果行老闆娘

▲ 人車擁擠的鬧區中,商家、攤販吸引不少顧客流連。

▲ 武雄牽著妹仔走過一家水果行前停下腳步。武雄看著架上的水果。

S54

景:立法委員辦公大樓 時:日 人:武雄、妹仔、登記小姐

▲ 武雄提著一水果禮盒站在登記櫃檯前,妹仔站在他身旁。櫃檯內內登記小姐正在講電話。

登記小姐:嗯,我知道,好。(對武雄)不好意思喔,他們辦公室說林委員今天不會進來了,看你是不是直接用電話聯繫比較快?

武雄:這樣啊?那上次帶我們的那個,林委員的助理,叫崇志,他有在嗎?

登記小姐:不知道欸,剛才接電話的是一位小姐。

武雄:拜託妳再問一下,問她崇志在不在,他也認識我。

▲ 登記小姐又拿起電話分機。

登記小姐:林委員辦公室喔,我這邊是櫃檯,不好意思,他說找崇志也可以,他說崇志知道他。喔。這樣子喔,好。

▲ 登記小姐放下電話看著武雄,然後對武雄搖搖頭。

S55

景:立法院大門 時:日 人:武雄、妹仔、抗議群眾、記者們

▲ 提著水果禮盒的武雄和妹仔走到立法院大門附近停下腳步。

▲ 立法院前聚集了二、三十人,以左側大門門柱為中心作扇型分佈,吶喊聲此起彼落。中心的人被高高低低的攝影機和記者包圍,四周群眾有人高舉標語牌、有人頭綁布條、也有不少純粹是看熱鬧的民眾,員警在四周戒護。

▲ 武雄走進人群,身旁有人激動吶喊,也有人快速奔跑而過。妹仔害怕得抱著武雄,躲在武雄身後。

▲ 場面紊亂,看不見被媒體包圍的核心區的狀況,各式標語牌被高舉著,只聽見有人在激憤發言,也有不少記者將攝影機高舉在頭頂拍攝。

S56

景:內政部警政署 時:日 人:武雄、妹仔、警衛、女記者、男攝影師

▲ 武雄和妹仔沿著長長圍牆來到之前到過的內政部警政署大門前。

▲ 警政署門前有兩名員警戒護執勤。武雄提著水果禮盒在門前探頭探腦。一輛車身有電視台識別標誌的房車開過來,下來一位女記者和手提攝影機的男攝影師,兩人行色匆匆。武雄快步走上前去搭訕。

武雄:不好意思,你們是電視台的嗎?

攝影師:嗯!有什麼事情?

武雄:能不能幫我個忙,我想要找戶口組的王組長,你能不能……

攝影師:你去跟警衛講呀,我們在趕時間喔。

武雄:他們不讓我們進去。拜託你們跟王組長說高雄姓李的先生要找他……

女記者:我們不認識王組長,我們是政治線的,你應該是要找跑社會線的啦。

▲ 兩位記者說著已經走進門口,兩名警員舉手示意請武雄停步。

S57

景:林森南路麵店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中午用餐時刻生意興隆的面館中,妹仔坐在陌生的顧客群中大口吃麵,水果禮盒擺在餐桌上。

▲ 武雄在店門口牆上打公用電話,他掛掉又看著小便條紙重新撥號。過程中他不時會透過落地玻璃看看店內的妹仔。

S58

景:財哥中古機械材料行 時:日 人:財哥

(57與58平行剪輯)

▲ 財哥在店內吃便當,一邊看著桌上的電視,電視內容為新聞報導。電話響起,財哥接起桌上電話。端著便當邊扒飯的財哥夾著頭夾住電話。

財哥:喂,材料行……

武雄:財哥,能不能拜託你再幫我打個電話,他們辦公室的人都不在,我等了一個上午都沒等到,我打電話都沒人接,你幫我打看看好不好?

財哥:這樣啊。現在打電話沒人接,應該都出去吃飯了,我下午再幫你打打看。可是找到不也一樣?他們還有其他辦法嗎?搞不好他們開始在躲你了……啊!等一下!林進益在這邊啊---他現在正在電視上!

▲ 財哥整個人異常激動,用筷子指著電視。

財哥:他在講話!等一下!等一下!

▲ 財哥放下便當,伸手將電視機音量扭大。

財哥:你聽得到嗎?他正在講話!

▲ 電視畫面中林進益穿著西裝頭綁抗議布條激動地發言,和其他兩位同樣穿著西裝的同伴勾著手面對鏡頭發言,背後也可以看到一些舉標語牌的支持群眾,林進益講到激昂,周圍的人便會叫好鼓譟。

林進益:……這種情況我們不能接受!大概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預算都把我們刪掉了,完全依法無據!罔顧我們客家族群的利益於不顧,像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們怎們跟選民交代?難道要我們採取更激烈的手段來抗爭,政府才會重視這個問題嗎?這麼粗魯就把我們預算刪掉,等於是踐踏我們族群的尊嚴……

S59

景:立法院青島東路側門 時:日 人:武雄、妹仔

▲ 武雄提著水果禮盒牽著妹仔快步跑在人行道上,路旁是一整排的SNG車。

S60

景:立法院大門 時:日 人:武雄、妹仔、抗議群眾

▲ 武雄牽著妹仔跑過轉角,妹仔張口喘氣,幾乎是被拖著走。

▲ 立法院門口的抗議行動已經散去,只剩七、八個人或蹲或站抽煙閒聊,還有幾位員警在撿拾地上標語牌、海報善後。

▲ 武雄喘著氣,大汗淋漓,東張西望。蹲在人行道旁的妹仔開始乾嘔,武雄連忙到她身邊彎著腰幫她拍背。

S61

景:凱達格蘭大道 時:日 人:武雄、妹仔、憲警人員

▲ 武雄一手提著水果禮盒,另一手拿著撿來的標語牌『立法不公!枉顧百姓』,妹仔拉著武雄的衣袖,有點跟不上武雄的步伐。

▲ 武雄前方、道路的盡頭是總統府建築。

▲ 武雄經過便衣衛哨時,衛哨注意到父女倆,跟在後方一段距離,並且低頭用使用別在胸前的隱藏式對講機。

▲ 凱達格蘭大道對面有兩個員警拿著手持對講機說話,警覺地左右張望,然後穿越過馬路跑向武雄父女。

▲ 武雄看見斜前方有兩名員警穿越馬路向他跑來,他轉頭看後方發現斜後方也有員警在穿越馬路向他跑來,他身後十多公尺處也有兩名便衣憲兵跟隨。

▲ 較接近總統府前內衛區也有憲兵穿過重慶北路跑向武雄。武雄開始顯得慌張,加快腳步往前走,妹仔也小跑步起來。他們四周的憲警都快速朝向父女兩移動。

▲ 跑過馬路的制服警察一手按住槍套,一手示意武雄停止。

警察:先生,請你停下來!把手裡東西放下!放在地上!

武雄:這水果啦……

警察:把東西放下!放下!你先放下!

武雄:我又沒做什麼……我又沒怎樣……

警察:把盒子放在地上!我們會檢查!放下!兩手張開讓我看得到你的手!

▲ 五名制服警察、三名便衣憲兵、兩名制服憲兵隔著十餘公尺的距離包夾武雄。妹仔嚇得抱住武雄,武雄慢慢把標語牌和水果盒放到地上。他們後方有一輛警備車急駛過來。

武雄:我沒怎麼樣……

警察:退後!你先退後!不要動盒子!退後!

武雄:我想要找總統……我是想要找總統……

警察:請你退後!

▲ 武雄後退幾公尺,後方的警察便擁上來搭著武雄、抱住妹仔向後撤,廂型警備車駛過來,車上下來兩名警察連同原來的兩名警察迅速將武雄和妹仔擁上車。過程中妹仔嚇哭了,武雄也頻頻喊妹仔。人員一旦上車,車門都沒來得及關好,警備已經車迅速駛離現場。

▲ 從車內向後車窗看,憲警人員小心翼翼接近地上的標語牌與水果盒。

S62

景:舊中正分局 時:日 人:武雄、妹仔、員警

▲ 車流熙攘、交通繁忙的大十字路口。

▲ 警備車停在十字路口交叉處的中正分局前。武雄與妹仔從分局裡走出來。兩人站在分局旁近天橋處,妹仔還抽抽搭搭擦著眼淚,武雄也不住揉著眼睛。一名員警捧著水果盒從分局裡快步走出來拿給武雄,然後又走回局裡。武雄低頭看著手上微皺的水果禮盒,塑膠繩已經不見了;武雄翻開水果盒蓋看著盒內的蘋果。

S63

景:馬路施工處、檳榔攤 時:日 人:財哥、檳榔攤老闆、工人四名、女記者、武雄、妹仔

▲ 財哥頂著太陽繞過馬路旁的施工處。施工處一片狼籍,抽水機仍工作著,排水管撇在一旁,抽出的水漫過路面兀自流著,像是工人突然丟下手邊的工作跑掉了一般凌亂。

▲ 財哥走向不遠處的路邊檳榔攤。四個工人圍著小小檳榔攤連老闆共五人在看小電視。電視聲音依稀傳過來,背景是小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喊聲,主要是電視台記者急促的說話聲。財哥愈走愈近,音量就愈來愈響。

女記者 (OS):……透過畫面你您可以看到現在是車流量最大的時候,如果掉下來的話,後果可以說是不堪設想。記者現在正為您做現場連線,我們可以看到警方現在是採取包夾戰術,同時現場也有許多員警在現場,由於他們所在的位置剛好是在車行地下道的上方,所以消防人員沒有辦法把舖開氣墊。現場真的事非常緊張,至於能不能順利把小女孩救下來呢?我想所有在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們都跟我們一樣在等待著。記者現在正為您做現場連線,所在的位置是在台北忠孝西路與中山南路交叉口,就像您在畫面上看到的──啊──現場真的是很緊張……

▲ 財哥走到檳榔攤,把兩百塊錢丟在檯上,然後看見電視機螢幕中的武雄與妹仔。

▲ 電視內容是新聞台的現場直播。電視台攝影機顯然是扛在肩上,攝影記者也不斷閃過現場大批員警及消防隊員試圖捕捉最清楚的畫面:李武雄抱著妹仔在天橋欄杆外,做勢要跳下。

S64

景:中正分局旁天橋上 時:日 人:武雄、妹仔、警消人員

▲ 站在天橋外的武雄一手拉著天橋護欄、另一手拿著一把美工刀揮舞,還不時抵住自己脖子;妹仔兩手抓著護欄,在忠孝東路近中山路的天橋外,底下是下班尖峰車潮,險象環生,妹仔已然脫力似地啜泣與嘶喊。

▲ 天橋兩邊的便衣刑警伺機往前移動,李武雄一轉頭大家又止步,動靜之間不斷拉鋸著。

妹仔:──會痛──不要啦──不要唸書啦──不要了啦──放我下來──

武雄:別靠過來!別靠過來!別逼我!退後!別逼我!

警消人員:……孩子放下來!好、好,我們在這邊就好!我沒動喔!……刀子小心一點……好、好,沒人要給你怎麼樣!好好說!你坐好,好、好……

▲ 天橋附近許多民眾駐足圍觀,路旁停了幾輛SNG車,由於警察局就在一旁,大批警消人員封鎖了天橋兩端。

S63-1

景:檳榔攤 時:日 人:財哥、檳榔攤老闆、工人四名、女記者、武雄、妹仔

▲ 圍著電視機的一群人有人猛嚼檳榔、有人大口吸菸、有人雙手環抱胸前,大家眼睛都盯著電視,像在觀看即將逆轉的球賽轉播。每個人都有意見。

工人甲:不會跳啦……

民眾甲:……不敢跳啦,要跳早就跳了,等到現在……

民眾乙:撐到後來會掉下去也說不定……

工人乙:幹,要跳就跳啊,撐著麼久是在幹甚麼,都快個把鐘頭了,大家還等著工作咧……

▲ 工人乙話說到一半忽然被人一拳打在臉上,眾人登時亂了起來,有人撞到電視,有人撞倒大陽傘,有人把電源線踢掉了、有人急忙扶住檳榔櫃、有人忙著勸架……一瞬間大夥亂成一團。

工人乙:你打我──

財哥:就是我打你──

民眾甲:不要這樣啦──

民眾乙:不要啦──

老闆:幹!別亂啦!電視沒了啦……

▲ 混亂中,老闆話才說到一半,臉上也挨了財哥一拳。

S64-1

景:中正分局旁天橋上 時:日 人:武雄、妹仔、警消人員

▲ 李武雄朝著便衣揮舞美工刀,突然一個便衣從他身後箍住他。

▲ 天橋兩邊的便衣警察、女警共七八人一擁而上,硬是把李武雄拉進來,過程中妹仔險象環生,李武雄在被制伏過程中注意力一直放在妹仔身上,緊緊抱住妹仔,直到員警從他手中搶出妹仔。

李武雄:──啊──別拉──別拉──

員警甲:放手!小心──

員警乙:小心孩子!

員警丙:刀子!刀子!

員警丁:手!手抓住!

▲ 李武雄一旦與妹仔分開,眾刑警便沒有顧忌全力壓制他,過程中拐子拳頭一起出籠,絲毫客氣沒有。李武雄被七手八腳地招呼著,整個人陷入歇斯底里狀態。

李武雄:──社會不公平──啊──社會不公平──

▲ 妹仔被兩名女警抱起來護送離開現場,過程中注意力一直在父親身上,她大聲哭泣。

妹仔:──爸──爸──不要打我爸爸──爸──我不唸書了啦────

▲ 李武雄的臉被員警用膝蓋扭曲變形地壓制在地上,他哀嚎喘息著努力抬眼、穿過員警腳部的空隙看著漸遠走的妹仔。

S65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陽光被起伏的海片碎映成片片光紋。一個潛水伕跌破海面激出一片細小的氣泡。潛水伕身後拖曳著一條長長的管子,入水後就慢慢往深處潛去。

▲ 潛水伕小小的身影靠近巨大的螺旋槳。

S66

景:高雄港空拍 時:日 人:無

▲ 海面平靜,陽光下的高雄港顯得悠閒、開闊。

S67

景:高雄港區 時:日 人:發哥

▲ 發哥的工作船泊在一艘大油輪旁,隨著海浪起伏。

▲ 工作船上空蕩蕩的,空氣壓縮機兀自答答工作著。

▲ 發哥坐在駕駛座歪著頭打瞌睡。

S68

景:工作船停泊區 時:日 人:武雄、發哥

▲ 工作船緩緩駛進停泊區。

▲ 工作船靠岸的時候武雄從船頭拿著纜繩跳到岸上,低頭將繩攬繫在岸邊。

▲ 岸上。發哥低頭數著錢,武雄看著發哥數錢。武雄的頭髮變得很短,樣貌有些改變,整體而言是變滄桑了。

S69

景:高雄師院附小校門口 時:日 人:武雄、家長與學童們

▲ 武雄側坐在摩托車上,夾雜在一群等待接小孩放學的家長中;不少家長都有說有笑地聊天,武雄動也不動只是等著。

▲ 放學的小學生們湧出校門,笑著跑著迎向校門口等待的家長。

▲ 人群當中的武雄站起身左顧右盼找尋著。

S70

景:財哥中古機械材料行 時:夜 人:武雄、財哥

▲ 財哥和武雄在店內吃便當、看電視。

武雄:財哥,你明天有空嗎?

財哥:又想去社會局呀?

▲ 武雄沒說話,只是扒飯。財哥多半時候都盯著螢幕,偶爾也扒飯。

財哥:今天又去學校等啦?哪一所?

武雄:凱旋路師大那邊。

S71

景:高雄市政府天井走廊 時:日 人:武雄

▲ 大樓天井設有咖啡座,民眾悠閒地聊天,兩個小孩在座位區追逐嬉戲。武雄站在二樓走廊靜靜看著咖啡座那區。

S72

景:高雄市政府社會局 時:日 人:財哥、男社工、女社工

▲ 財哥在小會談室內與男社工、女社工交談。

女社工:他的個案我們一直很關注,張先生你也知道的,站在立場能幫的我們一定儘量幫忙。

財哥:對啦,你們立場我也可以同意啦,每次都來跟你們說這些也算是打擾你們。

女社工:張先生你不要這樣想,他每次想來找我們也可以算是一種舒緩他情緒的方式。

財哥:我看很難舒緩喔,到現在快兩年了還不是一樣。從他出來到現在多久了?大概半年。這半年我們見過幾次?有十次吧,比我跟我老母還常見。如果人家談戀愛也都快結婚了。

女社工:哈,張先生真的很會開玩笑。

財哥:真的啊,我來這麼多次連跟你討張相片來看都討不到。

女社工:真的是李先生他這個情況比較特殊,法院那邊做的裁決我們也要配合,等李先生假釋期間過了以後,我們再來做評估。

財哥:唉,其實我還沒進這個門,就知道妳要說什麼了,我聽到都會背了,有什麼辦法。

女社工:他現在還是會去小學等放學是不是?

財哥:每天都去啊,跑了將近幾十間,高雄縣市跑得都差不多了,我看接下來他大概會開始跑中部、北部了。你們也真的是很會藏。

▲ 兩個社工溫和但堅持地微笑搖頭。

S71-1

景:高雄市政府天井走廊 時:日 人:武雄

▲ 財哥從辦公室走出來,坐在一旁等候的武雄站起身看著財哥。財哥只看了武雄一眼便繼續往樓梯方向走去。

財哥:來,走吧。

S73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武雄

▲ 工寮的窗玻璃都破了,窗框上貼著已經殘破的封條。摩托車停在工寮旁。武雄坐在工寮旁的堤防上看海。

S74

景:漁獲冷藏倉儲 時:日 人:武雄、三名工人

▲ 倉儲內。穿著厚重的工人們在冷到呼吸都是大坨霧氣的冷藏倉儲中排列漁獲上架。

▲ 倉儲大門一打開,工人們陸續走出來。外面是大太陽天,在外面工作的人都打赤膊。冷凍倉儲工人一出來就脫掉外套迅速伸展、甩動手腳讓自己暖和起來。

▲ 武雄把套頭帽掀到頸後,不停呵氣、搓手,活動凍僵的手部。

S75

景:高雄鼓山國小 時:日 人:武雄、家長們、學生們

▲ 鼓山國小的鐵門緩緩打開,一大群小學生們叫著笑著從學校中跑出來。

▲ 武雄雜在校門口外家長群中,左顧右盼專注找尋著。

S76

景:發哥工作船 時:日 人:武雄、發哥

▲ 發哥駕著船在高雄港區行駛。

▲ 武雄坐在船尾看著海發呆。

S77

景:L堤工寮 時:日 人:武雄

▲ L提上的怪手正在拆除工寮。

▲ 武雄蹲在岸邊看,眼睛濕濕的。

S78

景:海底 時:日 人:武雄

▲ 武雄破入海面積起大量氣泡,他踩水往下潛。

▲ 小小的潛水伕曳著一條細細延伸向海面的氣管,漂浮在巨大的螺旋槳旁。

▲ 在螺旋槳陰影中工作的武雄抬頭往海面看。

▲ 從海中依稀可以看到水波晃動的光影裡,妹仔的身影出現在海面的工作船舷。

▲ 武雄呼吸器湧出的汽泡量驟然增多,他突然大幅擺動四肢迅速往海面衝去。

S79

景:港區工作船上 時:日 人:發哥、武雄

▲ 武雄從工作船舷側海面竄出,他攀著船舷很快地脫掉蛙鏡和呼吸器,大口咳嗽。發哥衝到船舷邊把武雄拉上船。

發哥:啊!你是在幹嘛!你減壓有做嗎!?有做沒!?武雄!幹!

▲ 發哥慌亂地把武雄身上的裝備衣物都卸除。武雄躺在甲板上掙扎著轉頭四處張望,不住咳嗽的同時,耳朵、鼻孔、嘴巴都有血汨出,還不住嘔吐。

S80

景:高壓病床上 時:夜 人:武雄

▲ 武雄帶著呼吸罩左側躺在病床上。

S81

景:普通病房內 時:日 人:武雄、其他病人與家屬

▲ 躺普通病房中有四個床位,有兩幢有家屬或朋友在旁,所以顯得擁擠。其中一床上的武雄坐起身來,他緩慢地穿上拖鞋,右半邊身體明顯不聽使喚。

S82

景:病房區走道 時:夜 人:武雄、財哥、行人

▲ 財哥走在病區甬道,邊走邊看病房號碼,然後他轉進其中一間病房。

▲ 武雄在甬道一處飲水機旁扶著飲水機彎身喝水。

▲ 財哥從病房裡出來,轉頭看見武雄。

▲ 武雄看到財哥直起身子。他們就這樣望著彼此

▲ 財哥舉起手上一封社會局的公文。

S83

景:病房盥洗室 時:日 人:武雄

▲ 武雄在鏡前穿好襯衫,不斷調整,還抹了抹頭髮。

S84

景:醫院旁公車站牌 時:日 人:武雄

▲ 武雄拄著拐杖站在路旁。公車駛過來停在他面前,他拄著枴杖走上車。

S85

景:高雄市政府天井走廊 時:日 人:武雄、女社工

▲ 武雄坐在等候區椅子上,椅子旁邊有支柺杖靠在牆上。一會兒之後,一位女社工開門出來走向武雄。武雄緩緩站起來。

女社工:李先生,今天麻煩你來這樣子,等一下我們會去跟我們那個督導見面,想跟您作一下深層的會談這樣子。

S86

景:高雄市社會局會課室內 時:日 人:武雄、女社工、女主管

▲ 武雄坐在沙發上,坐得很直,只坐三分之一椅墊。

▲ 女社工開門進來,身後跟著女主管。

女社工:李先生你好,這是我們的督導,馬督導。

武雄:你好。

馬督導:你好、你好。坐。

▲ 三人落座。

馬督導:一路過來都還好吧?

武雄:好,謝謝。

馬督導:你受傷啦?

武雄:自己不小心啦。

馬督導:是怎麼了?

武雄:潛水上來的時候減壓沒做。

馬督導:喔,很危險呢。

武雄:不要緊,小事而已。

▲ 沉默一下。

馬督導:李先生,你知道小婷已經唸小學了嗎?

武雄:妹仔,我都叫她妹仔。

馬督導:噢。這個暑假一過,妹仔就要升小三了。她在學校的功課很好,人很聰明,每次成績都拿前幾名,這方面我們一點都不擔心。

▲ 武雄看一旁女社工,女社工點點頭。

▲ 武雄笑了。

武雄:妹仔很聰明。請問,她還有在畫圖嗎?

馬督導:(問女社工)她還有在畫嗎?

女社工:有,她一直都有在畫,而且她很喜歡畫圖。

武雄:謝謝。

▲ 又沉默一下。

馬督導:我們是很關心妹仔各方面的情況跟發展,那她也算是我們重點的輔導對象。這次請你來主要是想跟你商量……怎麼說呢,她就整個人很…… 很靜,她都不說話。這次找你來主要就是想跟你商量這件事。

▲ 武雄不笑了。

武雄:可是,妹仔很乖,她本來就比較靜啦。

馬督導:李先生,兩年前你們兩個分開來之後,你知道,她就不再講話了,她就不跟人家互動了。學校同學也好,寄養家庭也好,包括我們社工人員。我們是想說這種情形,這兩年來我們也一直幫她換……李先生?

▲ 武雄流淚了。

武雄:……妹仔很乖,她從以前就很靜……

馬督導:我知道、我知道,我們現在就要想辦法解決這件事,對不對。

武雄:她這兩年好嗎?

馬督導:她很好,她很好。

武雄:謝謝。

馬督導:就是我跟你講的這個問題。我們幫她換了四個寄養家庭,但是情況並沒有改變,所以我們很擔心會愈來愈嚴重……

武雄:她都不講話……

▲ 沉默。

馬督導:那你要不要告訴我,她很喜歡畫畫,她以前都會畫些什麼……

S87

景:港邊工作船停泊區 時:日 人:男女社工、女主管、妹仔

▲ 一輛廂型車開過來,停在碼頭旁,車門滑開,兩位社工從車上下來。

S88

景:工作船上 時:日 人:發哥、武雄

▲ 結束作業返航的工作船上,發哥掌舵,武雄忙著收拾工具。

▲ 發哥直直盯著遠處的碼頭。

發哥:武雄。

▲ 武雄停下手邊工作轉頭看著發哥。

▲ 發哥直直盯著遠處的碼頭,緩緩抬手指向碼頭。

▲ 武雄轉身,順著發哥指的方向看去。

▲ 遠遠的碼頭邊上有輛廂型車,車前有幾個身影,其中似乎有個小女孩。

▲ 距離太遠,武雄瞇著眼想看清楚,腳下也不由自主朝船艏走去。

S87-1

景:港邊工作船停泊區 時:日 人:男女社工、女主管、妹仔、武雄、發哥

▲ 妹仔站上港邊水泥護塊,社工在她身後。

▲ 發哥的工作船自遠方駛來,武雄站在船艏,愈來愈近,愈來愈近,直到船艏輕輕抵到碼頭岸邊。

▲ 武雄站在船艏,妹仔站在碼頭岸邊,兩人只要伸手就能摸到彼此。但他們誰也沒動,就那樣靜靜地看著彼此。

▲ 沒有呼喚,沒有擁抱,沒有笑容也沒有眼淚。他們就那樣看著彼此,彷彿從未分開過。

▲ 黑畫面Cut In。工作人員字幕Roll Up。

──全片終──

戴立忍 2008 . 05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