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錶桌
2016.10.08 10:28

機械錶的呼吸 自動盤的樣式變化

文|李宇勝 Chris Li

拿到機械錶,你是否和我一樣喜歡先將錶翻到背面,看著透明錶背內,尤其是擒縱系統的運作與自動盤轉動,瞬間覺得心情都好了起來!而一隻機械錶的欣賞重點可以從很多層面下手,今天就來介紹賦予機械生命的其中一個零件:自動盤。

如果對機械錶稍有了解,就知道機械錶的動力來源來自於發條盒,而至於發條盒上鍊方式則可二分為手上鍊與自動上鍊;前者顧名思義是人手來上緊發條,後者則是藉由手腕擺動的位移,來帶動透過機芯當中的自動盤進而為發條盒上鍊。

先來簡單上個歷史課。或許現在自動上鍊腕錶看來相當普及,不過它的誕生不過是不到100年前的事情,而發展穩定趨於成熟則是在1950年代過後;最早的自動上鍊腕錶可追溯至1920年代初期的John Harwood發明的撞陀式半自動腕錶,然而要說更具代表性的,則是1931年由勞力士所發明的Perpetual系統,這讓自動盤得以360度單向旋轉,後來1942年Felsa機芯廠推出雙向自動上鍊機芯,進而開啟自動上鍊腕錶的蓬勃發展。

勞力士在1931年推出360單向旋轉自動盤的Perpetual系統,可說是目前所有自動盤樣式的濫觴。

從最早半圓形的全幅式自動盤,到後來錶廠則發展出微型自動盤(Micro-Rotor),微型自動盤能兼具自動上鍊的優勢,並減低機芯的厚度及保有裝飾的空間,這類型的自動盤多出現在頂級製錶品牌上;順帶一提,我們現在常見到高級腕錶的自動盤採用貴金屬材質,這不僅僅為了彰顯腕錶本身的價值,同時,比重較高的貴金屬能讓上鍊效果更佳。

微型自動盤在兼具自動上鍊便利性之餘,機芯視野也能更加開闊,前兩年沛納海也推出搭配微型自動盤的自製機芯。

許多品牌會在基礎的半圓形自動盤上頭作文章,最常見是上頭施以特殊打磨紋路或不同顏色的塗層,再進階則是鏤空雕花的裝飾工藝,不過當自動盤被鏤空處理後,得考慮到自動盤的比重是否會因此影響上鍊效率。另外像是Roger Dubuis在兩年前推出的Hommage系列三問陀飛輪自動上鍊腕錶,則採用了雙微型自動盤的設計,目的在於讓動力得以支撐其高複雜功能運作。

寶齊萊的A1000機芯具備環形自動盤,而這也是少數品牌以環形自動盤機芯當作基礎機芯。

比較少見的則像是「環形自動盤」,環形自動盤是自動盤做在機芯外側,比起一般被自動盤遮蔽住半邊的機芯,環形自動盤的設計保留更多的視覺欣賞空間,近代最具代表的是寶齊萊的A1000機芯,而這幾年包括江詩丹頓、積家、卡地亞也紛紛推出環形自動盤的機芯。另外,不同於圓形的旋轉方法,崑崙則是打造出獨特的線性滑動上鍊構造,像是重錘般的樣式,則是為了更能符合自家線形機芯的造型而設計。

這幾年很紅的Swatch Sistem51,是透過中央的滾珠軸承來上鍊,自動盤採一整片式,視覺效果很像環形自動盤。
崑崙的Cal. CO 313獨特的線性自動上鍊機構,更能與自家招牌的線形機芯相輔相成。
卡地亞將自動盤放在面盤之餘,還將自動盤化作招牌美洲豹的圖案,隨著手腕靈活生動起來。

更改自動盤的位置則是另一個獨特的呈現方式,像是Dior與卡地亞將自動盤改到面盤上,並以羽毛、美洲豹的經典icon來展現;之前伯爵也曾將微型自動盤放在面盤上,展現摩登風格之餘,嶄新的配置也是為了讓機芯更加纖薄而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