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經典電影 新配對白】寫對白 拿大獎

分享這篇文章:

「電影,是以餘味定輸贏。」–小津安二郎

想當電影編劇嗎?身為電影編劇,最重要的考驗之一便是設計對白,想嘗試為小津安二郎經典寯永之作《麥秋》撰寫別有韻味的對白嗎?請來「鏡文化」大顯身手吧!


「活動辦法」: 即日起至10月20日止,請由《麥秋》(Early Summer)的4張劇照發想撰寫對白,留言在本貼文下方(請依圖片標示 ① ② ③ ④ 將對白打上,順序可自行顛倒),並tag一位朋友接龍,本公司將於10月24日前挑選出前三名得獎者致贈獎金。

第一名:新台幣3,000元整

第二名:新台幣2,000元整

第三名:新台幣1,000元整

【對白範例】

紀子:「家庭聚會真令人擔心啊,又要被問何時結婚這種事情了,真不想進屋去。」

爸爸:「紀子啊,你今年都28了,還不找個對象嫁了嗎?」

媽媽:「你看看你大哥和大嫂,生活有個伴總是能互相照應啊。」

大伯:「大伯我從小看著紀子長大的,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真是令人擔心啊,呵呵。」

紀子:「我倒覺得單身生活挺好的。」(紀子畫外音:「果然被我料中了......」)

大嫂史子:「這位是謙吉,中年喪偶,有一個女兒。」

謙吉:「初次見面這樣介紹好嗎......」

紀子:「我決定就嫁給謙吉先生了。」

綾子:「真有勇氣啊。對一個女人來說,自己的婚姻如果不能得到家人的支持與祝福,是人生莫大的悲哀了吧。」(淡)

【電影本事】

住在北鐮倉的間宮一家人,近日為了女兒紀子的終身大事,個個焦急不已。溫婉貌美的紀子就快過了適婚年齡,伴著家人的聲聲催促、身邊好姐妹們相繼成家,甚至連公司主管亦為她介紹起相親對象,不知是逃避還是沒興趣,紀子看似不著急,但掛在臉上的那一抹微笑,卻又像在掩飾潛藏的不安。時光荏苒,幸福的歸宿究竟該花落何方,面對人生的選擇題,也許在紀子的心中早有答案。

與《晚春》、《東京物語》並列為「紀子三部曲」的《麥秋》,為小津安二郎與原節子的二次合作。全片以原節子所飾演的女兒紀子之婚事為主軸,細膩描繪出家人之間,難以割捨的情感牽掛,並藉此醞釀出二戰之後,日本傳統家庭面對生死別離的人生況味。小津曾說:「我要拍的不是故事,而是輪迴、無常等深奧的主題。為了這個緣故,《麥秋》可算是我多年來最辛苦的作品。」麥秋意指初夏時節,正為秋日播種的冬麥,遲至來年成熟之際。累累麥浪隨風流淌,送走舊時代家庭的崩解,迎來生命衍續的嶄新篇章。

【關於導演】

小津安二郎,日本一代電影巨擘,英國《視與聽》雜誌評選影史十大導演之一。1963年12月12日,甫滿60歲的小津,於生日當天溘然長逝。一生未曾婚娶,與母親同葬鐮倉圓覺寺,墓碑上刻著大大的「無」字,似乎正訴說著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而一字道盡的灑脫人生。

1903年出生於東京深川,幼時不好詩書卻偏愛電影,在20歲那年因緣際會下,進入了東京松竹蒲田片廠擔任攝影助理,並在1927年執導了他的第一部電影《懺悔之刃》,爾後因適逢二戰被徵召服役工作短暫停擺,退伍後則持續創作,直至1963年的遺作《秋刀魚之味》,小津畢生共拍攝了54部電影作品,從早期多為溫馨喜劇風格至經歷戰亂後,轉而將重心放在描繪具有時代特色的庶民文化,透過對「人情」的獨到著墨,藉由親友相聚、女兒出嫁、生死別離等生活素材,貼切而深刻地反映出大和民族的日常風景,以《晚春》、《麥秋》、《東京物語》等為其生涯代表作。

小津電影中,最引人入勝的便是那框中有框、貼近榻榻米,平行視角的構圖與攝影,在如此工整而穩定的電影美學中,小津施以精準的場面調度、細膩有味的對白文本,以及各個有著精湛演技、出眾面容的演員班底,讓這圍繞在家庭瑣事上的劇情,顯得生動而貼近人心,甚至深刻了人生中的時間軌跡,讓情感得以越鑿越深、越走越遠。

小津的創作生涯,就這樣對應著他的生活寫照,像是多次取景的鐮倉,成了他與母親的長眠之地;終身未婚,卻總是在探討著家庭問題;演員來來去去,不外乎就是飾演父親或兄長的笠智眾,女兒角色的三宅邦子、原節子。諸多元素,成就了作者論的原型,也成就東方文化的典型。小津不斷地以他獨有的見解與幽默,讓我們看透事物的本質,不論此刻歡笑或是隨後嘆息,都是人生的必經。就以這適當的距離,一起觀望生命、參與生命、接受生命吧!

「活動須知」:

依稅法規定,得獎者若為中華民國境內居住之個人,且所得獎項價值超過新臺幣1,000元以上時,本公司將於翌年開立所得稅扣繳憑單予得獎者,

本公司保有修改、變更或暫停本活動之權利,得獎者如有違反智慧財產法、不符合或違反本活動規定事項者,本公司保有取消其得獎資格的權利。如有未盡事宜,悉依本公司相關規定或解釋辦理,並得隨時補充公告之。鏡傳媒所有員工不得參與本次活動。

電影本事與劇照提供:前景娛樂

本片上映日期:2016年10月21日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