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2016.10.26 07:00

馬斜坡之鬥22 樓蘭未

武俠小說《光明行》精摘

文|樓蘭未 繪圖|張秋鴻 

赤木不由得心頭一陣發涼,X的,果然這小子守株待兔,難道真把我門悲鴻之劍全破了嗎?

四宮一派與夸父山盤門第四陣,『三聖宮』赤木道長對夸父山古文祥。戰局之中,古文祥要甕中捉鱉,卻被螳螂捕蟬,赤木一劍砍下,古文祥只覺右肩一陣劇痛,暈了過去。

「第四陣是『三聖宮』勝了。『皇元宮』除塵道長,夸父山呂堅平,兩位請了。」

毛總管仍是鎮定非凡,無動於衷,其實,本來也就事不關己。他心中暗忖,「我明白啦,夸父山的怕了那個賊,怕三宮的人多,怕他們偷偷分了另一隊溜到他山門口鬧,所以只能分一半人在這裡應付,無怪,無怪冷言冷語那兩個怪胎不在這裡,這兩個更沒心肝的若在,恐怕要割下柳杏的鼻子啃了起來。」

別人的鐵手皆是蓋至手腕,呂堅平的卻是右手的短些,只到手掌,左手的延到手肘。

除塵道長持劍,呂堅平鏘鏘有聲,大臂擺動,匡匡兩響,左右兩掌俱是鐵手。別人的鐵手皆是蓋至手腕,呂堅平的卻是右手的短些,只到手掌,左手的延到手肘,夸父山鐵器有獨到功夫,此是一例。鐵手若是厚或長,抵禦刀劍之能就大,但必不靈活,反之亦然。除塵未有這樣對敵的經驗,極是謹慎。盤龍之死,令他怒極悲極,只是他亦迷惘,這事是否就該如此?看呂堅平年紀亦輕,自己若勝,需要如此狠絕嗎?但盤龍之仇又要如何算?

兩人對峙,呂堅平紅著眼睛憤怒大叫:「文祥斷了一臂,他不會想活啦。除塵道長,進招吧,進招吧,你們藉故侵犯,就讓我看看『渡世劍法』之能,『破神平妖掌』也不必保留,『無為功』好大的名頭,誰不敬仰,誰不害怕,有多大的勁道,全使出來吧。」如此挑釁,話已說絕,除塵冷冷應道:「如你所求。」他一眼瞥見盤龍的身體靜靜地不動,全身氣血為之翻騰。

劍尖飄搖,一半打在呂堅平的左手,細碎的鐵響叫人屏息。

呂堅平站定,兩腳大跨微蹲,左手高,右手低,眼神極為激烈。除塵勉強自己鎮定下來。方才赤木道長提醒,夸父山弟子對三宮之招有精研,不可不慎。鐵手的功夫少見,主在不畏刀劍,可以近身,近身了鐵拳頭就比肉掌硬多了,看對方的樣子,鐵手嘎吱有聲,他說的話雖然刺耳,但他的起手卻是個守勢,既然如此……。

那就看看『瀟湘夜雨』吧,除塵倏然出劍,瀟湘夜雨芭蕉林,點點滴滴蕩人心。除塵劍尖迷幻,灑在對方周身如雨打芭蕉,沒錯,盡是惑人耳目之虛,呂堅平伸左手護在頭胸前,右手微微地在腹中擺盪斥候,眼神極為專住。除塵心想,果然,這個年輕的夸父山弟子識得此招,劍影如飄雨,此招是『入世劍』中,最模糊的一劍,由虛入實的時機,連我自己也不肯定。

劍尖飄搖,一半打在呂堅平的左手,細碎的鐵響叫人屏息,驀然,一旁傷伏的古文祥突然淒厲地尖叫,也許他醒了,該是因為痛。

想不到,劍尾之端,呂堅平的鐵手脫手而出,竟死死地夾住劍端,露出的呂堅平右手肉掌,整根中指都是捲著且是黑的。

就在此時,呂堅平的右鐵掌動了,或許是除塵的劍光先改變,由虛入實的一劍,在幻惑之中,不知為何,直刺其心。只是,或許其實是呂堅平的鐵手先動,他右掌左移,在劍尖飛快臨心的一刻,喀地一響,夾住了除塵之劍。這並未叫除塵心驚,他長劍猛抽,一躍而起,『破神平妖』巨力蘊在左掌,就要蓋下之時,突覺長劍沉重。想不到,劍尾之端,呂堅平的鐵手脫手而出,竟死死地夾住劍端,露出的呂堅平右手肉掌,整根中指都是捲著且是黑的,只是如此相近,兩人的眼都是大睜,在那一刻,除塵看到,呂堅平不閃,他臨己身的右手拇指放開了那根黑色的中指,於是那中指猛彈,除塵可以感到,有一個細細的東西離開了那根黑色的指頭,已臨到己心。呂堅平看到的,是苦練已久的『鐵中藏』得手,雖然對方厚掌已臨到自己的額前,不過,值得,值得。

他豁盡了全身的餘力,仍沒法把長劍尾端的異物拔下,只得一嘆,轟然倒下。

於是再下一刻,呂堅平一聲不響地軟倒於地,所有夸父山之人卻都想,值得。祥雲等人皆是心冷,除塵落地,他的眼光駭人,鳳池與祥雲奔了過去,除塵轉過身來,沒去在意心口上的那個刺,他豁盡了全身的餘力,仍沒法把長劍尾端的異物拔下,只得一嘆,轟然倒下。

兩敗俱亡,鳳池張大了口哭不出聲音,連祥雲都是茫然。那邊夸父山弟子把呂堅平拖走,看過來的眼神充滿恨意。

毛總管暗忖,「雪花這婆子真是,青海死了,就大呼小叫的,怎麼其他的死了,斷了手的,就不聞不問?」

(連載30-22,明日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