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馬斜坡之鬥24 樓蘭未

武俠小說《光明行》精摘

分享這篇文章:

「我找了又找,怎樣也沒有,忽然頭上有一個嘶嘶聲,我抬頭一看,嚇死我了,竟然是一條大蛇,好大好大的大蛇,盤在一棵大樹上,黑中發紅,紅中泛金。」

四宮一派與夸父山盤門第六陣,開陽派馬歌文對夸父山雪花姑娘。馬歌文忽然心中領悟,自己是絕對勝不了眼前的對手。


「我在屋外,找了好久,沒看到人。」雪花左手劍掛在左前方,正是馬歌文閃身時的要道,他急吐氣扭身,險險閃過這以逸待勞的一劍,只是頂上頭髮,就被削掉了一撮。

「我找了又找,怎樣也沒有,忽然頭上有一個嘶嘶聲,我抬頭一看,嚇死我了,竟然是一條大蛇,好大好大的大蛇,盤在一棵大樹上,黑中發紅,紅中泛金。」馬歌文渾身巨顫,突然發力再上,又是一招豁命的『牆破城亡』,一連五個大掃,五個方位,五種力道。

「那隻大蛇兩眼看著我,充滿怨恨,卻是纏著那棵大樹,拼死命地擠,拼命地繞,細一點的樹枝都斷啦。」雪花姑娘的聲音絲毫不見緊迫,只見她在馬歌文大殺大砍的劍光之中,飄來飄去。

「我明白啦,那隻蛇的腹中有一個隆起,牠想拼死命地纏著樹身,把肚子裡的東西壓扁。」 馬歌文的腦中,突然也看到一條大蛇,腹中突出,牠捲著樹枝,要把肚裡的蛋擠破。

「我看著大蛇,牠也看我,我明白啦,牠那個樣子,是痛。」馬歌文突然不動,他看著對手,大口地吸氣,大口地吐氣。

「我明白啦,那隻蛇的腹中有一個隆起,牠想拼死命地纏著樹身,把肚子裡的東西壓扁。」馬歌文的腦中,突然也看到一條大蛇,腹中突出,牠捲著樹枝,要把肚裡的蛋擠破。

「喔,你聽進去啦。我跟你說,那隻蛇吐著舌頭,痛得想要叫出聲來,我可以感覺到,連我也感到那個痛。那棵大樹被纏得這樣緊,喀喀嚓嚓都快斷了。然後,我看到一隻短劍,從蛇腹中穿了出來。」

眾人至此,開始毛骨悚然,韓特叫道:「文兒,別聽,快上!」馬歌文鼓起餘力,劍方舉過胸,雪花姑娘短劍貼住,他奮力要起,竟是文風不動。

「莫急,姥姥快說完啦。那條大蛇,想把肚裡的東西壓扁,牠的眼神好恨。然後,我看到一隻短劍,從牠紅色的腹中,穿了出來,那個傷口一下子變大,他,就從蛇肚中鑽了出來。」雪花姑娘指著無顏童子,他一點表情也無。

「你知道他怕的是誰嗎?」馬歌文搖頭,口中嗚嗚幾聲。雪花姑娘微笑著,你這個孩子不壞,陪我說了這麼多話。

「後來,他的個子就長不大了,他的心跟肝,好像也留在蛇肚子裡啦,沒揀回來,嘻嘻。」雪花姑娘盈盈而笑。

「不過,這個人說,世上還有人比他更加狠毒,讓他害怕。」雪花姑娘輕輕一挑,馬歌文的劍沖天而飛。

「你知道他怕的是誰嗎?」馬歌文搖頭,口中嗚嗚幾聲。雪花姑娘微笑著,你這個孩子不壞,陪我說了這麼多話。

「他怕的那個人呀,就是我。可惜啊,你現在要倒戈,來不……。」

雪花姑娘突然閃身,快得看不清,繼而閃回夸父山陣中。馬歌文高聲慘叫,祥雲大喊,「不可!」韓特一聲長嘯,躍入圈中,毛總管也搖頭,心想,這個婆子跟冷言冷語一樣地恐怖。更多的人呆住不能動。馬歌文雙膝一跪,兩手下垂,脖子一歪,隨即不省人事。

省心道長不知何時已回到圈旁,這時急急奔入,不禁駭然。馬歌文被韓特扶住,兩手兩腳顯然都被廢了,他一耳已被咬掉,臉上一個大洞,血肉猙獰,該是雪花姑娘張口咬的,即使修養之高如她,也無法忍住,她一下怒極攻心,站了起來,對著雪花姑怒目而視。

郎平輕聲歎道:「無顏童子,下一場你對上求容道長,可否點到為止,切莫如此行事?」

雪花姑娘抹掉了嘴邊的鮮血,「你是省心道長吧?莫生氣,你為何要氣?你沒看到嗎?我門楊光瞱死了,青海死了,呂堅平死了,古文祥斷臂。我夸父山在此極北之地,與世無爭,今日四宮一派來此,為的是什麼?你們若說得清楚,那等一下求容道長便不會這樣慘死。」

省心原本怒目圓睜,聞雪花姑娘之言,一時竟答不出來。

「兩方相爭,勝負已分,何以要這樣殘忍?」祥雲怒道。

「哼,我若讓這個年輕人再淒慘上十倍,你們就不會覺得他現在可憐了,是不是?」

郎平輕聲歎道:「無顏童子,下一場你對上求容道長,可否點到為止,切莫如此行事?」求容道長聞言一愣。

「哦?是你,郎平?」雪花姑娘問道:「我知道你,聽說襄陽之事,你是站在冰兒這邊的?為何今日卻站到對面去啦?」郎平一望雪花姑娘,默然不語。

(連載30-24,明日待續)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