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馬斜坡之鬥26 樓蘭未

武俠小說《光明行》精摘

分享這篇文章:

無顏童子的對手不只一人。雪花姑娘舉手輕輕一抓,無顏童子擲過來的東西,是一隻黑色的大蜘蛛,這是她最喜歡的東西。只是那蟲的頭已被扭斷,換成了一個小小的螳螂頭。


無顏童子本看不起求容,覺得這人腦子不清楚,於是強催掌力,打算一舉將她壓垮,既殺祥雲等人銳氣,同時警告楚幫之人,莫要有非份之想,不料求容雖然辛苦,卻是越逼越硬,越壓越挺。這下激起他的鬥志,於是轉換兩手功力,一方極寒,一方極熱,對手除要對抗那壓頂之力,還要受這冰冷與炙熱扭轉的煎熬。

求容初時見似抵受不住,隨時就可垮下,但無顏童子越是施力,卻感求容如同一根鳳陽出的黑斑黃竹,可以彎折,但是隨之對抗扭回之力卻也極大,想要讓她折斷,唯有再加大力,於是持續鼓勁。這樣的做法,卻正落入套中。

其實三宮久遠之前,系出同門,都是道家的源流,其後分支,『皇元宮』無為功力走圓融,『三聖宮』八方氣求其靈動,而『九雲觀』之相忘機不拘男女,男子逍遙,而女子卻是剛毅無比。

無顏童子不悅,大喝一聲,兩掌巧勁一彈,身軀翻轉,便用雙足來踏,反手一個黑影甩出,卻是朝雪花姑娘飛去。

無顏童子之內勁固然霸道,若是一鼓作氣出至全力,便將求容壓倒,勝負立見。但求容身為『九雲觀』長老,她雖不活躍於武林,以致識者不多,但其內功修為,其實非無顏童子可以小覷,敵之越強,其反彈越烈,敵有暴力,其有韌性,因此『九雲觀』人應敵,不求速決,而比長勁。但見無顏童子左右冷熱運轉,臉色也是一青一白地變,求容面白氣冒,好似搖搖欲墜,卻怎樣也不倒,眾人本以為她會速敗,看來又不一定。

雪花姑娘久等不耐,「叱,你要挨到什麼時候?」這句也不知是對誰說的,無顏童子不悅,大喝一聲,兩掌巧勁一彈,身軀翻轉,便用雙足來踏,反手一個黑影甩出,卻是朝雪花姑娘飛去,求容方感雙掌一鬆,丹田之氣尚未吐完,就見頂上兩隻腳踏了下來,於是再擋,那極冷極熱的轉換消失,繼而來之的,卻是更重的壓力,一時難分是方才比較痛苦,還是現在比較難受?看無顏童子的身軀不過七十斤,但扛在掌上的重力,好似重逾兩千斤,求容雖有長勁,但此時只能奮力支撐,無能變招反擊。

只是無顏童子的對手不只一人。雪花姑娘舉手輕輕一抓,無顏童子擲過來的東西,是一隻黑色的大蜘蛛,這是她最喜歡的東西,只是那蟲的頭已被扭斷,換成了一個小小的螳螂頭,這是她最討厭的東西。雪花姑娘大怒,隨手一捲,再一拉,就見她手上飛出一把彎刀,直直朝無顏童子胸口而去,那是死去的楊光瞱的兵刃。

無顏童子尖聲笑道:「你不要,那就給她吧。」那個蜘蛛腦袋還沒撞在他手上,就被一股柔勁擋住,然後直直下落,就要掉在求容的臉上。

無顏童子毫不在意,快手一撈,就把彎刀拿在手中,右手中指一彈,「你要就還你。」正是剩下半截的蜘蛛腦袋,又向雪花姑娘飛去。求容勉力支撐,一連換氣幾回,想將頂上的無顏童子彈開,他的腳卻似生了根般,黏得極牢。雪花姑娘怒不可止,直欲發作,只是礙著背後之人不得隨心所欲,她袖子一捲,「你自己吃吧。」那黑中鑲黃的蜘蛛腦袋又轉而飛向無顏童子。

無顏童子尖聲笑道:「你不要,那就給她吧。」那個蜘蛛腦袋還沒撞在他手上,就被一股柔勁擋住,然後直直下落,就要掉在求容的臉上。求容眼看這個揉爛了的死東西飄了下來,不由心中一驚,只是她整個人已被無顏童子定住,挪不動身體,她心中想,若現在落下來的,是無顏童子手中的刀,那她就真要不支了。

忽然一陣緊風吹來,死蜘蛛受力,歪歪地向一邊飄走,於是就沒觸到求容。無顏童子咦了一聲,翻身而落,就往郎平處望。郎平輕道:「你不是贏了,還要怎樣?」言下之意,你既勝了,就不該再凌辱對方。求容身體一鬆,忽覺全身酸軟,微微一晃,便想向後一倒,省心急呼,跳入圈中,一把扶住。

想不到,想不到三宮於此處動員如此多的人力,花費這樣長的時間,最後,卻恐怕要依靠外人之助方能成事。

「『九雲觀』求容道長,想不到你的『相忘機』這般深湛。好,今日放你全身而退,若有下次,記住,無顏童子必要叫你死得比那個東西難看,哈哈,哈哈哈哈。」既而想想,無顏童子又道:「郎平,你切莫得意,我不殺求容,並非因你所求,你若留得命在,無顏童子也很想跟你會會。不過,可惜,沒有這個機會啦,哈哈哈哈。」想想自己突然如此心慈,竟是為了那個常浩,不覺又呸了一聲。

祥雲道長等一片安靜,想不到夸父山實力如此深厚,求容道長竟一點還手的餘力皆無。韓特必勝,那雙方之勝負就要看最後兩場,想不到,想不到三宮於此處動員如此多的人力,花費這樣長的時間,最後,卻恐怕要依靠外人之助方能成事。

毛總管道:「這場是夸父山勝了。」可惜求容她人沒死。

(連載30-26,明日待續)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