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

藝術是門好生意?手錶與藝術&設計的跨界組合

分享這篇文章:

基本上是這樣的,以往當我們在手錶裡頭用到「藝術」這個字眼,多半都在講工藝層面,像是琺瑯、彩繪、金雕、鏤空等諸如此類的硬底子功夫。不過時下有許多品牌,在這些傳統工藝之外,開始與不同領域的藝術結合,找來設計師或藝術家聯名合作,不為別的,就是要製造更多話題,吸引消費者目光。

在這個藝術滿滿的大平台,有哪些參賽者呢?


近幾年成功往年輕族群靠攏的帝舵,不管是行銷策略或產品風格都是這樣的走向。像今年最新的Black Bay,就用上最夯的青銅材質來搶市,市場反應也相當不錯。定價NT$ 116,000。

鐘錶本身就是藝術品。從內在機芯的研發製作,到外型裝飾與設計,都有它獨到的美學語彙。時至今日,越來越多的品牌在傳統製錶工藝之外,加入現代的設計風格,貼近時下的需求與喜好;更直接的作法,則是找來其它領域的藝術家或設計師跨界合作,藉由不同的思考角度來設計一款錶,不為別的,就是要製造更多話題,吸引消費者目光。

上個月我們受邀來到香港海港城,參加由帝舵舉辦的Heritage Black Bay展覽,展出的內容,是由紐約藝術家暨鐘錶愛好者的Atom Moore,以特有「混聚」概念創作出的攝影作品。

Atom Moore選擇Black Bay腕錶中最有特色的icon,經由重新排列組合而來,基本上,你可以從每幅作品中找到Black Bay的經典元素,其中包括近年來多色的單向旋轉錶圈,獨特的原點與箭頭刻度,以及最招牌的「斧頭型指針」。

  1. 帝舵日前在香港舉辦Black Bay展覽,請來藝術家Atom Moore打造一系列藝術影像作品。
  2. 過去擔任攝影師的Atom Moore,喜歡運用微距攝影拍攝手錶,後來開始嘗試「混聚」概念打造一連串影像作品,開始受到愛錶人士注目。
  3. 「混聚」攝影手法,是將同一元素重複運用,創作出華麗視覺效果。

雖然這幾年看下來,「復刻」是帝舵的主要方向,然而,品牌嘗試新的顏色,還使用了青銅材質錶殼,不難發現品牌其實一直在年輕化;再者,過去帝舵在行銷上其實相當保守,像這次跨界的藝術合作可是首見,讓品牌向年輕族群更靠攏一些。

G-SHOCK擅長與接頭藝術家合作。這次與紐約塗鴉藝術家Futura攜手合作,白色塗鴉線條與黑色錶殼錶帶形成強烈對比,展現街頭潮流風格。定價NT$ 5,000。

過去這類型的合作模式,最常見的還是品牌直接找藝術家操刀設計手錶。SWATCH就是代表性的例子。SWATCH大力贊助藝術家,還有個專門的藝術家錶款系列,基本上連同面盤與錶帶都成了畫布,展現他們的獨特創意。G-SHOCK則是主攻街頭藝術這一塊,像是塗鴉藝術就經常出現在它們的聯名作品中,來凸顯自身的潮流風格。

不讓流行錶品牌專美於前,宇舶也擅長這類型的合作,過去包括街頭視覺藝術家Tristan Eaton、中國藝術家岳敏君,都曾和宇舶共同推出主題錶。今年,宇舶找上知名的倫敦刺青工作室Sang Bleu來操刀設計一款腕錶,將潮流的刺青文化以特殊形式表現在手錶設計中。

  1. Sang Bleu工作室的創辦人Maxime Büchi是一名知名刺青師,他的刺青作品喜歡運用幾何線條打造獨特圖形,深受許多好萊塢名人喜愛。
  2. Big Bang Sang Bleu加入巧思,三層式的圓盤分別代表了時、分、秒指示。定價NT$ 628,000。

Sang Bleu工作室的創辦人Maxime Büchi從達文西名畫《Vitruvian Man》汲取靈感,把幾何線條放到面盤上。面盤上有三層的金屬盤,分別代表了時、分、秒的指示,交織而成的線條疊加出,在時間流逝之際會有像是萬花筒般的華麗視覺,同時,「指針」以白色夜光塗層標示,在創意表現之際還是有兼顧了手錶最重要的閱讀性。值得一提的是,以往這類型的合作都會著重在手錶的外觀裝飾上,不過這款Sang Bleu主題錶,還牽涉到獨特的時間顯時方式,針對單一錶款來重新設計出新穎的圓盤式指針,讓這枚作品更具獨特性。

當代工業設計鬼才Marc Newson與積家早從2008年就開始攜手合作。

有別於上述都是鎖定年輕族群,積家選擇與當代設計師Marc Newson攜手製作新的Atmos 568空氣鐘。積家與這位工業設計大師從2008年便開始合作,以積家最經典的空氣鐘為舞台,去彰顯Marc Newson的設計鬼才,而特別版的Atmos空氣鐘,一直以來都是收藏家眼中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由Marc Newson操刀設計的Atmos 568空氣鐘,透明無暇的鐘殼是由水晶名家Baccarat製作。定價NT$ 900,000。

新的Atmos 568空氣鐘上,Marc Newson反璞歸真、採用一個純淨透明的水晶球體,突顯座鐘的設計精髓;極為簡潔的座鐘被放置在Baccarat水晶球體中,通透的外殼能夠直接看見空氣鐘的獨特結構。除此之外,為了配合Marc Newson的線條設計,Atmos 568在機芯背面也改以四點固定,而非傳統Atmos空氣鐘的三點式固定,同時,用主題色調藍色刻上座鐘名稱,而Marc Newson的屬名,則用他標誌性的橙色標記在上頭。

Philippe Apeloig是一名字體設計師,為客戶量身打造專屬字體。

去年愛馬仕(HERMÈS)找來設計師Philippe Apeloig合作,製作新一代的Slim d’Hermès腕錶系列。Philippe Apeloig是一名「字體設計師」,顧名思義,他為客戶量身打造專屬字體。這是Philippe Apeloig第一次跨足腕錶領域,獨創的字體可不僅僅是「單一個案」的合作,而是成為Slim d’Hermès腕錶系列的標準字體,這樣子的合作,也算是相當少見的。

Slim d’Hermès 圓潤纖薄的錶殼,簡約的時間顯示,Philippe Apeloig獨創的字體讓畫面更加唯美。定價NT$ 254,400。

這類型與藝術,與設計,與不同領域的跨界合作模式,相信未來只會多不會少,原因還是一開始所說的:製造話題。不過,作為消費者的我們,也不必把這件事看的如此商業化。一款好的手錶,又能兼具設計師、藝術家的理念與精神,一加一大於二,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鐘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