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鏡大咖】笑過才懂怎麼哭 安心亞

分享這篇文章:

安心亞不是行事細緻、表情精巧的女生,笑起來五官立刻放大,就有了女丑的那一面。比如她近日感冒咳了,訪問時咳上數聲,然後正色說,「老痰。」偏要搞笑。我也捧場笑了。

搞笑像是蔬果最重要的一層外皮,保護了她脆弱的核心。出道8年,活在別人的眼光裡,網民時時盤點腿粗腿細,東挑西揀點評演技…,蓄意搞笑是後天養成,只因這樣才有安全感。

笑過才懂怎麼哭,安心亞說來也並不沉重。翻遍兒時記憶沒有粉紅泡泡,反正她自己也不是很夢幻的人。笑是偽裝,哭是難題,不被關愛的童年綁縛、在愛情中的渺小卑微,全成了陳年瘀傷。說起自己正學著揉開往事為心事散瘀,安心亞低低說著,此時她不再左顧右盼,急著要一個肯定的眼神…。


安心亞可以活得很放鬆。或許是太放鬆了。

「別人所不知道的安心亞,就是很邋遢。」她邊說起一個至家中樓下便利商店購物的糗事。「我在家就是一個黃臉婆,頭髮夾了小夾子,戴眼鏡、口罩,披了運動外套,沒有穿內衣就下去買東西,有一次我正準備給錢時,呼了氣,眼鏡都是霧。店員問妳最近是不是在演戲?我才趕快把眼鏡拿起來,說是哦。就是這麼邋遢,有時候上計程車,到了髮廊,才發現頭上還有個鯊魚夾之類的。」

戀愛之外 邋遢無極限

「除非有交男朋友,就會改一下,視訊前瀏海先吹好,在男友面前多少還是要有點神祕感。我每天晚上跟姐妹視訊,一打開視窗,怎麼我自己這麼醜!姐妹的瀏海都很順很漂亮。」

在臉書上放醜照,是安心亞的女丑面網路性格。(翻攝自安心亞臉書)

說得輕快,放鬆底下也不是沒有伏流。採訪當天剛拍完照,服裝廠商確認配件時少了一樣飾品,安心亞繃緊了臉,自己找、也催著貼身助理找,就唯恐欠了別人什麼。

我明知採訪時間有限,但看到那張繃緊的臉,心知安心亞沒找到肯定是無法定下心來受訪的。她正在努力掙脫一個不被愛護的童年,即使曾被父親家暴導致左耳重聽,她還是把右耳往你更靠近一點,想聽清楚你問了什麼。

她曾對往事木然,直到演戲時被前輩林美秀一點,才漸如針刺有了所感。「我不會把不開心的事放在心裡。小時候可能不被愛,我就不想放在心裡,也不會去感受。會把它推開,現在會調適,那都是我的一部分,會把那些故事好好珍藏起來,不會再丟掉。」

回憶國中時,安心亞是班上最閉俗的人,一年中也沒有太多人跟她說話,她笑著說,「我是幽魂,班上共有三、 四個幽魂,都是班裡邊邊角角的人,所以我也不孤單。」一次她說了一個笑話被全班認同,她覺得白痴搞笑是她博取愛的一種路徑,像都市人乍聞青草香,不夠天寬地闊,以為那就是整座山林的芬芳了。

多年後安心亞比較明白了,那也不過就是一個學著輕快、學著馴良的鼻息瞬間,而人生還很長。「我渴望愛,但我自己也想過,我是不是習慣性搞笑去討好別人。現在會真的想搞笑,再搞笑。」

呵 胖也是一種福氣

「近期真的調適得非常好,網路上看到有人說我胖,我就會跟自己說,胖,就是長輩緣很好啊,胖也是福氣啊,或是說,你看啊,拍到我這麼醜的照片,以自嘲的方式來看。」在別人的視線中折衝,然後學習活得好,才是人生比氣長的功課吧。

像邊拍邊播、演出近五個月的電視劇《狼王子》一直被批評,她苦笑,「我的座右銘是,身體累不是累,心累才是真的累。心累是,就算你再怎麼辛苦做,都還是空的那種感覺。」

小時因為父親動手造成她左耳重聽,安心亞仍不解當年父親的心情,但更懂得珍惜母親的愛。

「活在別人言語下真的很辛苦。有時候,我會因為別人講什麼去改變自己的風格,那是不是變成,我過的人生,是別人為我挑的,不是我真正喜歡的?現在會比較在意我自己的感受,真的喜歡才去做,如果你批評我,我就會想,還有另外百分之五十的人喜歡我做的東西。」

「百分之五十,也滿高的啊。」安心亞樂呼呼笑了。

被愛的渴望,是安心亞心裡的結,她一直逃避,近期才有勇氣回看童年往事。

我沒說破的是,相對於不喜歡的另外一半,也不見得會是喜歡你的,這世界從來不是二元對立。但就像安心亞經營臉書之道(有兩百萬以上的粉絲數),總是放上極醜或極美的照片,或許她追求的本來也就不是中庸,帶點極限運動的味道。

比如她跟姐妹的相處。有些人會私下抱怨跟她出去很麻煩,因為總是有粉絲來要求合照,她不是沒感覺。「以前不高興都會忍住,我不想要吵架,我怕會失去愛。愈磨愈深。一個爆發時,反而就是沒有救的那種吵架。我現在告訴自己說,有一點點不開心時,應該要讓對方知道,不可以再這樣開開心心地裝沒事。」

記得那次爆發情緒之後,她與姐妹翻臉半年。「我們還是很愛對方,其實很蠢,半年都不講話,但誰都拉不下臉。大和好那天,是她來我的簽唱會,兩個還大哭。」

掙脫愛的符咒 才能自由

去年安心亞與嘎嘎的親密影像外流,一開始曾怨天尤人,自問,「為什麼搞得像我犯了什麼滔天大罪,有這麼嚴重嗎?但我以後還是不會特別去小心,不能預設,因為這樣對未來的人不公平。」

覺得談戀愛應該互相成長與體諒,愛人若因她忙碌而抱怨,那就完全踩到安心亞的地雷。

渴愛的她可以走在火上,以愛為符咒,覺得自己有神功護體不會灼傷。「別人勸我不聽,我自己勸自己也不聽,以前就算自己都知道這段感情對我不好,可我會想要撐下去,會撐,可是事後想想,這段感情如果不撐那段時間的話,不是很美好嘛?」

她抬起頭,傻樣宣示,「我已經想好了,下一個對象應該是非常好,值得公開的那一種。有夢最美。下一個對象,也遇到我最好的時候,以前會把自己看得太小,把對方看得很大,但我現在會覺得,要一起成長,大家都一樣重要。我已經有這個自信了。」

感情的事可以這樣輕輕鬆鬆陳述,以為安心亞真的很放鬆了嗎?且聽她說起減肥的事…。

「今年過完年,我決心減肥,在那之前,我就是晚餐照吃,熱炒店配白飯一整碗吃,逛夜市會吃豪大大雞排、蚵仔煎、麻醬麵都吃。現在我晚上六點後就不吃飯,會餓到胃痛,因為我的胃不好,連之前拍戲很累時都沒有吃,他們放飯吃蚵仔麵線、永和豆漿,聞到就胃痛了,覺得自己很痛苦…。」

「為什麼要決定減肥,因為我刷臉書時看到韓國女星朴信惠的食譜,我很慚愧,真的覺得我沒有臉待在演藝圈,剛好一個刺激,我也應該改變一下了。」減肥苦,她卻在某種痛苦中見到了一種她未曾想過的事物,自己的好,與別人的視線無關;人生要漂亮,本該一番寒徹骨。

場邊側記

談到想像的另外一半,安心亞說要一個能跟她一起耍白痴又能鬥嘴的人,我說那不就是好朋友納豆,安心亞連忙大叫還帶手勢,「我不要!我不要!他就是兄弟,不要過來!」這段「去去納豆走」真的有夠促咪。

不只是女丑 安心亞

1985年9月18日生。2009年成為《全民最大黨》固定班底,以女丑形象走紅,2014年陸續演出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及偶像劇《妹妹》,近期發行第四張專輯《人生要漂亮》。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