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6.12.19 04:34

3年惡搞52位政治人物 台灣最有種的桌遊設計者

文|楊政勳    攝影|楊子磊

伍博暘,28歲辭去官股銀行的工作,自己創立工作室,2013年催生知名政治諷刺桌遊:《美麗島風雲》。

如今,《美麗島風雲》系列出到第3代,共惡搞過52位政治人物,包括「匾維拉」、「馬皇」、「蛛蛛倫」、「空心菜」......挖苦的文字配上強烈的視覺效果,堪稱「台灣最有種的桌遊設計者」。

「你可以輕鬆面對它,即使是以遊戲的方式。但你要知道這個國家正在發生什麼事。」

這是伍博暘對政治的態度,也是他做《美麗島風雲》的初衷。

走進「美麗島風雲」位在台北市大同區的工作室,迎面而來的是視覺設計賴柏燁:伍博暘口中長得很像「汪小菲」的男子。「要喝酒還是喝水?」賴柏燁露出靦腆的笑容。我跟採訪夥伴會心一笑,心想:創作人都這麼極端?

此時戴著粗框眼鏡的伍博暘姍姍來遲,一見面就是「你好」跟「不好意思」,跟他在嘲諷政治人物的犀利文字形象對比,似乎有些反差。

放棄官股銀行工作 「扼殺年輕人熱情」

「台灣人很喜歡看政治,但又悶騷不敢跟大家聊,因為怕產生對立;但我覺得沒必要這樣,大家反而可以利用《美麗島風雲》,面對面抒發自己的情緒。」伍博暘說,2012年馬政府的油電雙漲讓大家很悶,需要一個宣洩的管道。「想說做一個桌遊,把藍綠政治人物都放進去。而且玩的時候,可以對照他們曾經做過的事,就會覺得很好笑。」

而為了全心投入《美麗島風雲》,伍博暘在3年多前辭掉穩定的官股銀行工作。

辭職時都不會掙扎嗎?「當然會掙扎,但當時出社會已5年多,想在30歲前做些什麼,就算失敗也沒關係。」伍博暘說,在官股銀行,升遷表面上透明,其實是一灘死水,「對年輕人來說,是個扼殺熱情的職業。」但他說,官股銀行的福利還是很不錯,「行存有13%、年終4個月,年薪大概有80萬……」對比現在幾乎存不到錢,他半開玩笑地說:「所以有一點想回到過去。」

伍博暘放棄官股銀行工作,全心投入《美麗島風雲》。

深藍家庭長大 外公打過823砲戰

伍博暘不諱言他在國家認同傾向「台派」,但他卻生長在一個深藍家庭。

父親是新黨黨員、外公是打過823砲戰的老兵,「其實我也是外省第三代。」伍博暘說,他當初還因為父親去參加紅衫軍而跟他大吵一架,後來父親撂下狠話:「你爸我是客家人,你媽是外省人,如果你要支持民進黨,那你就滾出這個家裡。」他說,後來覺得吵架沒什麼意思,也不想去改變父親,「反正歷史就是擺在那,看你怎麼解讀。我還是去做我想做的事。」

「一開始我做桌遊,父親覺得我在『搞什麼』,但慢慢有了成績後,可能也讓父親知道,我要傳達的理念是什麼,他就不再反對我做的事。」

伍博暘(左)與視覺設計賴柏燁。

看到自己被惡搞 有立委甩頭就走

從《美麗島風雲》到《美麗島風雲三:內戰》,3年多來,共惡搞過52位政治人物,有的政治人物在不同時期,還會有不同形象,所有的人物選材與文案都由伍博暘負責,「文字雖然很酸,但我們還是盡量把他們畫得漂亮一點、帥一點。」

難道不怕被政治人物警告?「大部分被調侃的政治人物反應都算友善,」 伍博暘說,呂孫綾覺得很有趣、Freddy直接在臉書分享、洪秀柱還在卡牌上簽名,「藍綠基本上都可以接受。」

但有兩個人讓伍博暘印象深刻,「邱議瑩曾踹破法務部長室的大門,我們就把她畫成『金剛腿』,結果有人拿卡牌給她本人看,她一看就說『無聊』;吳育昇則因為摩鐵事件,我們畫一個書生,背景是林森北路,當時也有人拿給他看,他連看都不看,直接走回辦公室。」

洪秀柱則是《美麗島風雲》的「貴人」。2012年年底,陳為廷在立法院罵教育部長,洪秀柱暗指陳為廷「沒禮貌」。伍博暘說,工作團隊原本就已經做好洪秀柱的卡牌,氣勢凌人的樣子,剛好符合當時的形象。「我們立刻轉貼柱柱姐的卡牌,原本粉絲只有200人不到,一個晚上飆到近4000人,之後粉絲數一路往上衝。」

幫助《美麗島風雲》爆紅的洪秀柱卡牌。

募資2個月破400萬 視覺設計功不可沒

《美麗島風雲三:內戰》在2015年年底進行募資,不到2個月的時間募資金額就破400萬。除了搭上總統大選熱潮,伍博暘覺得最大的功勞是「美漫的視覺風格」受到年輕人喜歡,而團隊的視覺靈魂正是賴柏燁。

「插畫家把素材畫好後,接下來都是我的工作。」賴柏燁說,包括素材如何在卡牌呈現、文字的編排方式,「插畫給了食材後,我的工作就是把食材炒成一道道的美味料理。」伍博暘認為,賴柏燁扮演畫龍點睛的角色,讓別人一看到卡牌就會被吸引。

說著說著,賴柏燁拿起《美麗島風雲》的盒子封面,「左邊是馬、右邊是扁,合起來就是『騙』,中間有一個橫躺的黑色台灣,在這上面發生的事,就是『美麗島風雲』。」他說,「我們就是要講這個小島上發生的事,雖然很隱喻,但如果有人發現了視覺巧思,就會覺得很有趣。」

此時伍博暘忽然拿起桌上一枚國慶小物的雙十徽章,問「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 

有眼不識泰山的我們,發現賴柏燁還有另一個身分:他以33歲之姿,當上今年雙十節的國慶設計師。賴柏燁說,「這是政府第一次外發給專職設計師執行,之前都是教官自己做。」伍博暘搭腔:「他最累的,就是要應付各式各樣的官員。」

賴柏燁解說《美麗島風雲》的盒子封面巧思。

桌遊主題受限地域 難推出國外

《美麗島風雲》做到現在,有賺錢嗎?我小心翼翼地提出這個問題。

「至少可以養活自己,不會造成額外的負擔,但沒辦法存錢,錢進來就花掉了。」伍博暘說,自己當老闆後有很多風險,每一款遊戲都有存貨壓力,「雖然銷售量還不錯,但扣掉人事、行銷、印刷成本,利潤所剩無幾。」

而《美麗島風雲》碰到最大的困難,就是主題只有台灣人懂,根本沒辦法推出國外。伍博暘說,推出作品時,就已經限定在台灣這塊餅,「美麗島風雲系列就是做我們想做的,但如果要活下去,就還有其他的事要做。」他透露,目前已經在運用自己的經驗,幫助其他桌遊團隊做募資行銷。

談到美麗島風雲的困境,伍博暘看似樂觀,卻也感受出一絲憂慮。

美麗島風雲 盼成為台灣軟實力

談到未來目標,伍博暘說,比較自私的立場是,希望有一間公司繼續做這個事業,至少能養活志同道合的人。而比較理想的目標是:「希望成為台灣的一種軟實力,讓大家講到台灣桌遊,會先想到《美麗島風雲》,並讓年輕人慢慢知道,政治到底在做什麼。」

「你可以輕鬆面對它,即使是用遊戲的方式來看待。但你要知道這個國家正在發生什麼事情。」這是伍博暘對政治的態度。他舉例,《美麗島風雲二:讓鞋子飛》的發想是2013年年底,引發陳為廷丟鞋的大埔事件。到2014年的太陽花事件,整個社會運動達到一個高峰,「我們集結這段時間發生的社會運動,做成卡牌,大家在玩的時候就會知道,台灣曾經發生這麼多事,讓大家一起關心,他們當初在抗爭什麼、為了什麼在抗爭。」

伍博暘認為,用遊戲的方式也可以了解政治。

美麗島風雲四代 變成諷刺中國

被問到粉絲們期待的第四代內容將在明年登場,伍博暘抓抓頭說「現在可以透露主題嗎?」但仍跟我們披露了故事概念:

「北京PM2.5很嚴重,也許過20年後,那裡的人會產生突變,像屍速列車那樣。他們的突變是心臟纖維化,變成玻璃。弱點是受到一定打擊後,心臟就會碎裂。」

「四代惡搞的比較不會是台灣的政治人物,比較會是在諷刺中國。」伍博暘說,「中國過20年後,領導者可能因為突變的關係,都還在檯面上活躍。他們會領導他們的人民,以北京為中心侵略其他地方,尤其是台灣、香港、新疆、西藏,這些曾經或現在想搞獨立的地方。而玩家就是扮演這些地方的人民,來抵抗異形入侵。」

看來台灣的政治人物,明年應該可以稍微鬆口氣了吧!

美麗島風雲遊戲玩法
  • 《美麗島風雲》

玩家扮演一名政治人物,以抽牌方式決定為藍軍、綠軍或政客陣營,要在不同競選場景中透過助選牌、阻礙牌及策略牌爭取選票,想辦法讓同陣營的人當選就算獲勝。

  • 《美麗島風雲二:讓鞋子飛》

玩家可選擇扮演島主、執政黨黨工、執政黨政客、太陽花精英、大腸花鬥士、在野黨政客,非島主陣營要試圖以各類鞋子丟島主,若丟中就能減低島主民調,若非島主陣營能讓島主民調降至0以下,就算獲勝。

  • 《美麗島風雲三:內戰》

玩家扮演能夠在KMT組織內叱吒風雲的關鍵角色,能夠操縱數十位KMT內戰英雄,並有兩種風格迥異遊戲機制,有熱鬧的聯誼派對風格、也有需要謀算的策略心機風格。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