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6.12.26 01:00

【2016回顧】強人當道的一年

時機歹歹 民眾冀望從魅力領袖得到慰藉

文|劉瑞芬

2016年,是強人領導當道的一年。從莫斯科到馬尼拉,北京到布達佩斯,安卡拉到德里,無論是民主體制還是獨裁體制,高舉國家主義旗幟的強人稱霸多國政壇。到了年底,又增添了美國的川普總統。

也就是說,如今世界四大主要強權:美國、中國、俄國與印度,全由威權人物掌控。強人成為全球新趨勢,究竟是怎麼造成的?

今年初,湖南衛視春節聯歡晚會播出一首歌頌習近平的歌曲《不知該怎麼稱呼你》,這是官方首度推出的頌習之作,為他抬轎的用心不言可喻。歌詞極其露骨,「我在你心裡,你在我心裡,你愛我們老百姓,我們老百姓深深地愛你,愛你,愛你!」洗腦的歌曲一公開,立即在網路上爆紅,傳遍中國大街小巷。

10月底,中國共產黨在一次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上,正式宣布習近平為黨中央「核心」,使他獲得了與毛澤東與鄧小平相同的崇高地位,《金融時報》說,這意味著中國又朝著個人崇拜式的獨裁體制邁進了「危險的」一步。

地位獲提升的幾天前,習近平才剛盛情款待來訪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杜特蒂5月底在總統大選中贏得壓倒性勝利而當選,他一上任就戮力掃毒,罔顧法律,不惜以私刑剷除毒犯與毒蟲,面對排山倒海而來有關侵犯人權的質疑,杜特蒂不但不退縮,反而振振有詞,繼續自行其是。

杜特蒂代表的,正是新一代強人的典型特色,融合民主形式與獨裁現實。俄羅斯的普丁、土耳其總統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匈牙利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an)同樣是在民主架構下經由選舉產生,行事作風卻十足的威權。

印度總理莫迪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是實實在在民主政體中的兩個強人。

出身印度低種姓階級的莫迪,獲得占全國人口七成的農民力挺,他上任後積極實踐競選諾言,推動改革,要把印度建設為製造大國,提升民生經濟。他作風強勢,行動力超強,反對聲浪再大他也不在意。

安倍普丁強人外交 裸裎相見

11月初,他為了打擊黑金和貪腐,突如其來宣布廢除大面額舊鈔流通,一時之間,印度所有銀行和ATM前擠滿了等著換鈔的人潮,還限制每日能兌換的上限,讓小市民怨聲載道。

隸屬於自民黨的安倍,任內推動修改和平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擴張原本只能被動防衛的自衛隊交戰權,越來越向黨內右派靠攏。

強人就連談外交的方式也別具一格。日前普丁至日本訪問,同時走訪安倍的故鄉山口縣。安倍特地安排兩人在溫泉旅店裸裎相見,希望在美景環繞、溫泉的鬆弛作用下磋商北方四島領土爭議,一種「男人對男人」的風格,而非遵循國際法律或機構的途徑。不過,安倍的用心顯然未達到效果。

俄國的普丁稱得上是新一代政治強人的守護神,在他統治下的俄羅斯,表面上依然保有民主體制的部分特徵,但民主的魂魄早已四分五裂。他上任之初,便著手打壓批評他的廣電媒體、推翻戈巴契夫先前推行的部分改革開放措施,更利用司法懲罰反對他的俄國寡頭大亨,把司法獨立性破壞殆盡。

莫迪的56吋胸膛和普丁的陽剛味

普丁和其他新一代的政治強人,都有著果斷的領導風格,再加上一道鮮明的民族主義色彩。他和土耳其的強人總統艾多安一樣,總把外面的世界比喻為充滿了敵對勢力,也有內神通外鬼,密謀對國家不利,還承諾會恢復國家昔日光榮。

這一點,不由得讓人聯想起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川普的政治論述驚人地神似,包含了國家主義、陰謀論,還有,別忘了「讓美國再次偉大」,重振國家雄風的承諾。 川普還說整個美國體制崩壞,承諾要「徹底清理門戶」(drain the swamp),掃蕩貪腐的菁英階級,這點也和普丁不謀而合,普丁曾多次搬演整頓寡占巨頭的戲劇性劇碼;在中國,習近平同樣大張旗鼓地展開肅貪。

大搞個人崇拜,是塑造新一代強人絕不可少的工具。莫迪在競選期間,曾自豪地炫耀自己56吋的寬大胸膛,說這是大無畏、強大領導人不可或缺的要件。普丁的陽剛形象,更是全世界再熟悉不過的畫面。

俄羅斯總統普丁常以打著赤膊的陽剛形象示人。個人崇拜,是形塑強人的重要一環。(東方IC)

普丁打著赤膊騎馬、騎重機或展現空手道招式的影片常在俄國媒體上放送,這可能就是川普無法複製的了,不過,川普在競選期間,也是噱頭十足,全力造神。

《金融時報》首席外交事務專欄作家Gideon Rachman參加了一場川普的造勢活動,他和川粉在佛州的Sanford機場一同目睹川普的私人飛機降落,印著斗大「川普」字樣的機身滑向他們,然後在震撼全場的戲劇性音樂聲中,艙門開啟,襯著現場歡聲雷動的騷動,川普翩翩入場。

煽惑性言語 非專業政策收攏民心

這些現代強人靠的是個人魅力,而非專業素養或深思熟慮的政策,他們常以煽動性的言詞蠱惑民眾,挑戰民主體制的分際。究竟,強人為何接連崛起?

Gideon Rachman指出,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使全球政治走向極端化,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後,經濟長期低迷,可能也發生了類似情況。歐洲、中東和亞洲衝突威脅升高,恐怖主義陰影瀰漫,或許也催生了人們對強人領袖的需求。

《衛報》的Ian Buruma則說,菁英階層的信譽早已破產,人們敵視菁英,認為他們既傲慢貪腐,又毫無靈魂(希拉蕊正是最具代表性人物)。

在時機不佳、對未來充滿焦慮不安的時刻,許多人不再信任技術官僚,能給予他們安慰的,只有充滿個人魅力的領導人,類似強大的父親形象。對強人領袖的渴望,或許就如同人們對宗教的期望,希望從中得到一種歸屬感、甚至是救贖。

耶魯大學哲學教授Jason Stanley投書《紐約時報》,指出「說穿了,對這些選民來說,一個較有利於他們的宗教、種族、性別或出身的制度更具吸引力。」

這類強人領導也承諾會掃蕩非我族類,不只是菁英階級,也包括長相、文化有別的少數族群。

同樣具有獨裁特色、對移民極不友善的荷蘭極右派政黨自由黨,和法國極右派國民陣線,聲勢日益看漲,2017年兩國都將舉行大選,是否會重演川普大驚奇,將牽動西歐、乃至整個歐盟的未來。 (首圖左上起順時鐘分別為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印度總理莫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國總統普丁,東方IC)

參考資料:衛報、金融時報

按讚加入《鏡視野》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更多國際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