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專題
2016.12.23 09:45

神主牌岌岌可危,脫「Swiss Made」宣言的真意是?

文|鞠豪傑 Jet Chu

位於瑞士德語區夏夫豪森的高階製錶品牌H. Moser & Cie.在12/19,突然宣布脫離幾乎是瑞士高級錶代名詞的「Swiss Made瑞士製造」規範。從2017年起所生產出來的錶款,都不會在面盤打上「Swiss Made」字樣。而H. Moser & Cie.之所以脫Swiss Made,是因為無法滿足其腕錶總成本必須有50%(2017年新規定則提升到60%)以上在瑞士發生的規定嗎?當然不是!

根據H. Moser & Cie.發表的聲明,它們家的腕錶總成本有95%都發生在瑞士(挺胸)!

2017年1月12日,H. Moser & Cie.將推出前所未見的「完全瑞士」腕錶,由瑞士製錶師以瑞士當地材料在瑞士生產。這枚腕錶將在2017年1月16日至20日的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SIHH)上隆重登場。

製造業本來就是一個分工精細的體制,標準化與全球化更推深了這樣的趨勢。正所謂術業有專攻,如果規定一個鐘錶品牌必須從螺絲到游絲都必須自家製造,那全世界能開廠作錶的品牌一雙手都數得出來!瑞士是「高級」鐘錶產業大國,除了確實擁有製錶的工藝與歷史之外,其國家形象更為其所輸出的高級鐘錶加分不少,但也因此搞得滿城儘是瑞士錶(都不是瑞士造的),於是瑞士政府在1971年頒佈了「瑞士錶類『Swiss』標識使用條例」,1992年修正過一次並沿用至今。這個使用條例還算有條理的規範了什麼叫做「瑞士錶」,以最高規格的Swiss Made來說(其實還有較低階的Swiss Movement,之後再敘),除了規定機芯必須是瑞士製、將機芯裝配進錶殼的步驟必須在瑞士完成、成錶必須在瑞士進行最終檢測外,還規定只要一只成錶(不含錶帶)的總成本有50%在瑞士產生(這個比例將於2017年1月1日提高到60%),就可以印上Swiss Made標誌,享受瑞士錶高級形象的庇蔭。

瑞士是「高級」鐘錶產業大國,除了確實擁有製錶的工藝與歷史之外,其國家形象更為其所輸出的高級鐘錶加分不少。

但再厲害的法條總會有漏洞可鑽(尤其華人又特愛鑽漏洞)!於是乎一堆明明是台、港、陸裝的腕錶,但只是因為在瑞士買下了一個已經死掉很久的牌子並註冊了一間小辦公室,就可以用賤招洗出一堆Swiss Made的「亞洲特色瑞士錶」。舉例來說,一顆瑞士機芯要55瑞士法郎,只要再配上45瑞士法郎的「其他來源」零件把成本申報成100瑞士法郎,就可以印上Swiss Made自稱是瑞士錶了(有良心一點的還會把錶送回瑞士過個水)!

Swiss Made規定機芯必須是瑞士製、將機芯裝配進錶殼的步驟必須在瑞士完成、成錶必須在瑞士進行最終檢測外,還規定只要一只成錶(不含錶帶)的總成本有50%在瑞士產生(這個比例將於2017年1月1日提高到60%),就可以印上Swiss Made標誌,享受瑞士錶高級形象的庇蔭。

然後消費者想說那我買大品牌總可以吧?但其實各大品牌也使用了不少的「亞洲來源」腕錶零部件,有日本有大陸還有台灣的,但大品牌的品質控管自然會好上很多。不過不管是50%或是100%瑞士發生成本,消費者的普遍認知就是Swiss Made=瑞士製造。Swiss Made不強求高比例的瑞士發生成本,這樣的作法雖然可以顧及到大部分瑞士錶品牌的權益(如很多甚至連自己的錶廠都沒有的品牌),以及有效的壓低生產成本,但對於真正很努力「根留瑞士」的製錶品牌來說,卻也極不公平。

不管是50%或是100%瑞士發生成本,消費者的普遍認知就是Swiss Made=瑞士製造。

2004年CHOPARD、BOVET、PARMIGIANI三個品牌聯手推出了Qualite Fleurier認證(簡稱QF)認證,QF認證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腕錶本體(不含錶帶錶扣)必須100%在瑞士製造(但材料可以來自四面八方)。QF認證有通過瑞士聯邦政府的認定,但設立十幾年來也沒有成功的推廣出去,連創始三品牌似乎也不是太捧場,有些曲高和寡的落寞。

2004年CHOPARD、BOVET、PARMIGIANI三個品牌聯手推出了Qualite Fleurier認證(簡稱QF)認證。
QF認證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腕錶本體(不含錶帶錶扣)必須100%在瑞士製造(但材料可以來自四面八方)。圖為CHOPARD取得QF認證的八日鍊陀飛輪腕錶。

而在2017年SIHH日內瓦錶展即將開展的前夕,H. Moser & Cie.再度挑起了關於Swiss Made「純度」的敏感神經,雖然這個品牌已經很習於在SIHH前製造話題炒新聞(如2015年的Alp Watch),但宅編對於它敢對「Swiss Made」中的矛盾點出並嗆聲(而且是在這個歹時機),給予極高的肯定!就如同品牌執行長Edouard Meylan的強硬書面聲明:「我們的零件95%以上在瑞士生產,遠遠超過了『瑞士製造』標準的要求,然而,我們的面盤卻要與那些勉強符合規定的品牌印上同一個標籤,這些品牌因為標籤的彈性規定而受益,但大部分零件卻是在其他國家製造。今天,『瑞士製造』標籤已經失去了實質上的意義及價值,因為它被初階品牌拿來當作表彰身分或價格的證明。最終我們自己的形象將因此被削弱。事實上,我們也不需要靠這個標籤來證明,因為我們的產品有目共睹。」

H. Moser & Cie.品牌執行長Edouard Meylan,看來頗年輕氣盛。
在2017年SIHH日內瓦錶展即將開展的前夕,H. Moser & Cie.再度挑起了關於Swiss Made「純度」的敏感神經,雖然這個品牌已經很習於在SIHH前製造話題炒新聞(如2015年的Alp Watch),但宅編對於它敢對「Swiss Made」中的矛盾點出並嗆聲(而且是在這個歹時機),給予極高的肯定!

是船過水無痕,或是另一場革命的開始。Swiss Made的神主牌光芒逐漸黯淡的今日,是要放棄它另起爐灶呢?或是發憤圖強重新擦亮這塊金字招牌呢?就看主事者的作為了,尤其是那些大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