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6.12.24 22:04

【影評】《顛父人生》的變身法門

文|項貽斐

德國導演瑪倫艾德的《顛父人生》在今年坎城影展鎩羽而歸,但仍贏得一致好評,並隨著後續媒體評選獎與歐洲電影獎等獎項肯定,證實口碑勝過一切。該片經由一對父女,輻射出男與女、上與下、過去與現在、邊緣與主流、真實與虛偽、隨性與奮力等多樣的對比和隱喻。從親情出發,冷調中散發溫暖,且迸發針扎式的力道,戳中笑點與痛點。

《顛父人生》的德文片名《Toni Erdmann》(東尼厄德曼),是主角常用的假名字,片名棄真名、就假名,即點出「假名」的意義。影片不時以真假交替製造突梯、荒謬的效果,相對於「真」,「假」一看就知是玩笑,反而更能卸下心防、直指要害。

電影裡彼得西摩尼謝克飾演的父親名叫溫弗瑞康拉迪,但又另外以東尼厄德曼的「分身」,應付生活中的尷尬狀況。電影開始,溫弗瑞接到快遞送來情色用品包裹,但隨即關門變裝,戴上假髮與假牙,改以弟弟東尼的身分簽收。觀眾也理解到這個歐吉桑如何以無厘頭的幽默,掩飾獨居的寂寞。

《顛父人生》從父女親情出發,輻射出多種面向。(海鵬提供)

溫弗瑞是退休的鋼琴老師,因離婚與女兒伊內絲(桑德拉惠勒飾演)疏遠。他們一個是退出職場的自由人、一個是衝刺事業的工作狂;一個是學生求去、老狗死亡、母親老邁,面對不停失去的老男人;一個是蓄勢待發、野心勃勃,面向國際市場競爭的年輕女子。為接近外派羅馬尼亞工作的女兒,溫弗瑞闖進她的生活,這場亂入,正面衝撞兩人的價值觀、生活態度,父女關係也出現變化。

溫弗瑞與女兒伊內絲分屬二戰後德國的第一、二代,擺脫納粹的第一代教導第二代放眼世界的胸懷,也讓全球化的浪潮直接衝擊下一代。片中選定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為主要場景,除因羅馬尼亞是歐洲最重要的產油國、曾是軸心國石油供應大宗,同時也是東歐改革開放後,經濟發展最快速的暴富國家。

《顛父人生》裡女兒的自家裸體生日派對重新檢視人際關係。(海鵬提供)

在此背景下,任職國際顧問公司的伊內絲,為解決大客戶德國石油公司在羅馬尼亞設廠的問題,費盡心思與各方周旋。人在異鄉的她,不只忙碌工作,為了討好石油公司執行長的妻子,還主動協助對方逛街採買。看到女兒疲於奔命,溫弗瑞不忍心叫醒熟睡的女兒,反害她誤事,回頭責怪老爸。

溫拿女兒與魯蛇老爸的關係,因社經地位翻轉了父權,又因血緣,有時親、時疏的拉鋸。正常時的溫弗瑞似乎得聽命於女兒;一旦變成搞怪的「東尼」,情況跟著倒轉。脫離世俗羈絆的「東尼」,是溫弗瑞的偽裝,但也是本質,只有成為「東尼」才可以肆無忌憚地當自己、大玩放屁遊戲、公然「扣押」女兒與他同行。

父親溫弗瑞因不斷失去,所以珍惜人生,不希望女兒成為工作的奴隸、失去自己。女兒獨立聰明,卻為企圖心綑綁,沒有愛情與生活、靠毒品提神,在跨國企業利益至上、大幅裁員的策略中猶豫。

「變裝」與「假身分」是溫弗瑞遊戲人生、跳脫本位思考的方式,也用以提點女兒「妳快樂嗎?」。片中女兒獻唱與生日派對,是全片的兩場關鍵戲。當溫弗瑞以「德國大使」身分帶著「助理」女兒走進羅馬尼亞的朋友家,看見對方闔家歡慶復活節、繪製彩蛋,眼見扯謊荒腔走板,溫弗瑞在臨去前彈起鋼琴,要女兒伊內絲以「惠妮舒那克」身分演唱惠妮休斯頓名曲「The Greatest Love of All」,這首歌也喚醒伊內絲的自我。

《顛父人生》裡的父親(右)常戴上假牙與假髮變身為「東尼厄德曼」。(海鵬提供)

經歷復活節獻唱,伊內絲的自家裸體生日派對,又是一次重生。從參加者能否一絲不掛、坦誠相見,檢視出周邊人際關係。至於父親扮成保加利亞嚇退惡靈的毛怪「Kukeri」,不請自來又默默離開,讓伊內絲驚訝之餘,赤足匆匆追出,父女相擁,盡在不言中。

長達163分鐘的影片裡,導演瑪倫艾德不疾不徐地鋪陳父女的互動細節,冷眼旁觀人情與世局。至於那個以變身法門守護女兒的父親,其實萬變不離其宗,就是為她的人生伴奏,聽她高唱:「學著愛你自己,那就是最偉大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