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在東亞桌遊界翱翔的德國天鵝

台灣桌上遊戲代理商始祖

分享這篇文章:

當你拿起某款桌上遊戲時,你可能會看到盒子上出現一隻白色天鵝的標誌。再拿起另外一款遊戲,也有一隻白色天鵝,彷彿到處都有天鵝!到底是為什麼呢?鏡漫遊一訪新天鵝堡桌上遊戲公司的老闆:YOYO,帶您了解新天鵝堡在台灣翱翔多年的秘密!


十七年如一日,他鄉成老鄉

在德國,他的名字是Johannes Goeth。

在台灣,人們都稱他為YOYO。

「我是在…1998年12月30日到台灣的德國在台協會工作,」YOYO如此準確地說道:「我來的第二天就過新年放假了!」在台灣生活已十七年的YOYO中文十分流利,面對採訪他侃侃而談過往的種種。其實他一開始來台灣的時候待了辦公室整整三年,直到他遇見命中注定的緣分。

1999年3月,YOYO為了舉辦詩歌比賽四處尋覓地點。當時台灣只有少數的咖啡廳以及地下沙龍才有必備的場地與足夠的參加者,但他很幸運地找到了位於臺大對面的「女巫店」。

「女巫店的老闆娘立刻就答應,說這(活動)不錯,我就一直去那邊吃晚餐。就這樣認識我的太太。因為要辦活動,一直去那邊,就越來越熟,不是那種一見鍾情的故事。剛好我們兩個在那時都分手了,不想再交男女朋友的情況,是個非常好的基礎,我不需要你你不需要我,我們可以很獨立,也可以一起做得很開心,但是我在忙的時候你不吵我,你忙時我也不吵你,可以自己過很充滿的一天。」

活動順利舉辦之餘,YOYO也在同年的11月與女巫店的老闆娘結為連理,從此在台灣生根。

新天鵝堡第一家直營的實體桌遊店:SWAN Cafe

風暴中屹立不搖的新天鵝堡

2001年,德國在台協會枯燥的工作讓YOYO萌生退意,他彷彿自嘲般地說:

「那時候我開始想還可以做一些什麼,因為我沒有學一些法律或經濟,只有中文、日文和心理學之類的,也不知道這些心理學和日文能不能有個固定的職業……那時候也不知道如果不做那個工作(德國在台協會助理)還能做什麼,後來想起來,小時候玩過很多遊戲,台灣好像沒有,想想覺得可以做這個。」

心意已決之後,YOYO寄送了上百封的電子郵件到德國各大桌遊出版社,希望能獲得合作機會。只可惜信件幾乎都石沉大海,唯有《卡卡頌》的出版社大力贊助,除了寄送許多樣品解了沒有桌遊可推廣的燃眉之急外,還訂下了延續至今的合作關係。

然而,新天鵝堡的桌遊推廣之路卻在一開始就遇上了風暴。2002年為了因應台中的童話故事節,公司進口了好幾款童話故事遊戲,但由於活動非常不順利,童話桌遊買氣低靡,以致積貨數年。YOYO一派輕鬆地回憶那時後遭遇的慘況:

「為了這個活動,我們買了一些童話故事的遊戲,而那些,其實都沒有這麼好玩。進了太多,賣很久,五年後終於解脫了!那個活動也失敗了,廠商跳票。第一個活動就這麼……驚險。」

一開始的出師不利並沒有讓YOYO灰心喪志,經過數個月的重整以及反省之後,新天鵝堡桌遊終於在2003年的台北國際書展獲得了首次成功。漸漸地,在台灣只要提到玩桌遊,玩家心中所想的遊戲十款必有六款是新天鵝堡代理的遊戲,這一隻從德國飛來了的天鵝也能夠在台灣展翅高飛。

遊戲中文化勢在必行

優質的遊戲以及售後服務,還缺了些什麼呢?

語言障礙。

歐美桌遊在當時並未佈局亞洲市場,有些甚至只有德文規則書,因此要在台灣推廣,語言才是最重要的關鍵。於是YOYO與三五好友就開始了艱辛的桌遊翻譯之路。前幾年,由於技術、人員的不足,只能將翻譯的規則以黑白印刷附在盒子外面。途中也摔了一大跤。

「後來全部中文化後就立了一些規則,一定要用哪些字,從這時候開始就有個標準化。從農家樂開始,請台大的學生、玩家幫我們校稿,但後來還是有60張牌不符合客戶的口味,只好送回德國獨立重刷,浪費那5000歐元,為了這些錯誤。」

十年多後的今天,新天鵝堡已經翻譯了200多款桌遊了,大大地方便了台灣桌遊的推廣。其中校對的工作由YOYO嚴謹無比的夫人接下,每一款遊戲都是她一個字一個字地看過並以超高標準校正。YOYO笑道:「她(太太)不給別人做,也導致她太忙,常常遊戲會delay。」

跟耶誕老人一樣笑口常開的YOYO大方展示自己最自豪的卡卡頌大盒版桌遊中文版

德國經驗在臺灣碰壁

去年1月,公平交易委員會向新天鵝堡開罰20萬元,案由是新天鵝堡規範下游賣家需要遵守規定的價格販售,被裁定違反公平交易法第18條規定。

「那是個誤會,我以為買的客人是寄賣的。若是寄賣的話我可以告訴他多少錢,但實際上是他已經跟高雄的經銷商買斷。對我來說如果我還沒收到錢,我當然可以訂價。但實際上,代理商已經賣給那個店家,所以我不能指定那間店賣多少錢。」

由於在積極保障出版品的德國長大,YOYO認為出版品本來就不能夠打價格戰,短線來看雖然能快速獲利或打擊對手,但這只對大型出版企業有利,中小出版商很快就會因此進入惡性競爭的慘況。

「台灣的出版業很慘,因為沒有一個固定的價格,對出版社十分不公,他們花了很多人把各國的知識翻成中文出版,卻不能拿到該有的利益。」

沒有報表、企劃書的公司

草創時身為光桿司令,那時幫助他最多的便是朋友與家人,因此即使目前新天鵝堡已經是正式員工達20人的小公司,YOYO依舊把公司看成是一個大家庭,不分老闆員工,大家都是平等的成員。多數時候,行銷直接在YOYO的車上快速聊聊,就完成一個公司會議了。

「我一直都不相信報表和所謂的企劃書。」YOYO認為一間提供歡樂的地方不可能用一般大公司的方式經營,更重要的是要自己也覺得好玩才能持續下去。「公司理念可能就是,玩吧!和拼一拼!拼圖!有什麼機會就看可以怎麼拼上去。」

今年剛辦完桌遊金驢獎的新天鵝堡,YOYO期待更多玩家與設計人能一起壯大台灣的桌遊世界。在他真切的笑容中,能知道他面對未來絲毫沒有猶豫!

新天鵝堡桌遊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Video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