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遊

香港眾生相 環球大廈裡的菲律賓滋味

分享這篇文章:

是我自己走丟的。我的旅伴們明明好好地走在前方,但我拖著行李,進入中環的「小菲律賓」,在摩肩燥熱的人潮裡聞到熱熱菜飯香被勾走,我耳裡聽見的語言頻道從粵語、中文,變成了馬尼拉市集裡的聲音,我開始看不到中國團客,群聚的臉孔已經變貌,定睛看到菲律賓女性移工在菜櫃前點菜,然後直接站著吞食保麗龍盒內的飯菜,那種吃法說是飢腸轆轆,更像是埋在對遙遠家鄉的渴望裡。


香港人如湧流,尤其市區人潮洶湧,人種多元,眾生百態。

海港城全是中國口音,週六夜晚的蘭桂坊巷弄間有黑人、白人和年輕的香港女生用英文點酒嬉閙扭舞,在尖沙咀海運碼頭上推擠登船的是吵雜粵語,我們還跟麗星遊輪上的印度家庭跳舞,簡直像是共度公海上的「寶萊塢之夜」,然後我和旅伴女生們,在中環的「環球大廈」(World-Wide House)被菲律賓移工們給沖散了。

  1. 壅擠的人潮穿梭在招牌密掛的香港街巷。
  2. 香港店鋪門口總是大排長龍,遊客爆量。

到香港的遊客愛到IFC購物,菲律賓移工們則在週日時,在僱主難得放她們一天假時,聚集在環球大廈。位於中環德輔道中的環球大廈內有菲律賓銀行,店家裡有罐頭、玩具、衣物、拖鞋,看起來廉價的金手鐲、飾品,小吃店裡有菜飯熱食,食櫃裡擺滿鹹食、食櫃上用塑膠杯盛著好像是粉粿、粉圓色彩繽紛的甜點,這裡是香港與菲律賓的連結,有家鄉菜可以稍解鄉愁。

「HaloHalo, Philippines Dessert, Do You Want To Try?」有個女生揮著手臂指著甜點要我試試,我很想買個餐盒,跟她們一起在這座名為環球的大廈裡吃菲律賓烤魚和春捲,感受菲律賓的滋味,但當時我拖著行李發現自己孤立在異地的異地裡(在香港中的菲律賓),我意識到得趕快找回旅伴們。

  1. 香港中環「環球大廈」裡有許多鋪位賣著菲律賓食品及日用品。
  2. 玻璃櫃裡放著菲律賓鹹食、甜點,離家的移工來這裡以家鄉菜稍解鄉愁。
  3. 色彩繽紛的菲律賓甜點或許能稍解遠家太遠的移工鄉愁。

等我從人潮裡掙脫出來,正好看到旅伴們也在張望找我,大概才失散幾分鐘,但感覺像是古典小說裡寫書生公子由詩畫裡入了仙境或被妖狐媚惑,已到天上數年,但掉回人世後發現才只是人間一瞬,別人覺得公子發楞,但他確實到過它地活了一陣子,而我剛剛正是經由環球大廈穿行香港、菲律賓,體會了當下難以言喻的瞬間空間置換經驗。

旅伴們沒有催促我,也沒多問,她們就不近不遠地等待著,等到她們撿回我後,我們再繼續拖著行李走出環球大廈,艷陽裡我們回頭看大廈,菲律賓移工們「溢出」大廈外,她們頂著烈日坐在大廈外側那好幾層樓高的GIORGIO ARMANI 招牌下群聚,用紙箱跟陽傘在開放的城市間割出我群的空間,或跟愛人枕肩軟語,或跟姐妹促膝為伴。

這是香港,群生眾相,從東南亞漂洋過海的移工,用盡全力,在這擠壓的港城裡奮力活著。

  1. 菲律賓移工坐在大廈角落陰涼處,她們在公共空間裡割出我群的狹小領域,或跟愛人枕肩軟語,或跟姐妹促膝為伴,相互為伴,在富泰又滄桑的港城裡活著。
  2. 半中半西的香港遠看繁華,在光鮮的角落邊是移工小憩的空間。
  3. 香港地狹人稠,假日時的移工只好擠在公共空間聚會,成了香港景像之一。
  4. 半中半西的香港,遠看繁華如夢,走進了更能體驗人種多元,眾生百態。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美食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