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日本語言學校變質 多淪為廉價外勞仲介站

分享這篇文章: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矢言增加外國學生,但近來日本求學者,語言及學習意願很低,加上語言學校無心辦學,只想媒合低薪工作,安倍想用外籍生提振日本經濟,能否符合預期,令人懷疑。


為增勞動力 招收大量高等教育外籍生

有鑑於日本勞動力嚴重缺乏,首相安倍晉三及其政府矢言招收大量外國學生前來日本,接受高等教育後就業,提升日本經濟。但目前實情是:很多外來學生求學意願低落,而輔導他們的語言學校也無心教學,只想媒合低薪工作。專家形容目前日本的外籍生引進系統,已幾乎成為另類人口走私管道。

根據《日本時報》報導,安倍政府祭出政策,以2020年之前增收外國學生30萬人為目標。為了招收外籍生,日本政府沒有設定語文能力測驗標準,就容許他們申請入學,也允許外籍生打工達每周28小時。種種措施讓選擇到日本進修看來十分誘人。

動機在賺錢 東南亞生赴日求學意願低

但最近打著學生身分前來日本的外籍生,學習意願低落;許多來自尼泊爾、越南的亞裔學生僅受過最基本日語文教育,根本不具備讀日本大學甚至更高學術機構的能力。安倍的如意算盤能不能打得響,令人懷疑。

再者,近來中國及南韓學生前往日本求學者減少,日本語言學校不得不讓步,轉而招收尼泊爾、越南學生。而許多開發中國家的學生,在故鄉聽仲介者說得天花亂墜,以為在日本打工就能發財,赴日動機是賺錢,而非求學。

日本法務省統計,截至2016年6月,交換生赴日人數達創紀錄的25萬7,739人,比前一年度增加約三萬人。為迎合這些爆增的外來學生,日本語言學校由2011年的461家,到2015年已增為549家。有些學校受法務省或市政府管轄沒錯,但大多數沒受監督,純以私人公司方式來營運。

中心政策不明 一流國際交換生很難找

「日本移民情報機構」負責人石原進表示,政府目前提供類似「工合」的機會,想取得第一流的交換學生,招收「全球人才」,但事實上這些人愈來愈難找了。據日本語教育振興協會去年3月統計,由語言學校畢業的2萬1,208名學生,60.3%進入職業學校,只有26.4%上大學。

由於政府沒制定中心政策,各官署又互踢皮球推卸責任,日本語學校的教育水準沒人管理,目前跨黨派國會議員已在去年11月成立團體,想好好整治這種現象。

其中的優先事項,在根除一些語言學校的劣行惡跡。比如在福岡縣,有所學校便安排其越南裔的學生「兼職」工作達每周72小時,遠超過交換生得工作的28小時上限。群馬、栃木縣也傳出類似的劣行。沖繩縣那霸市還傳出語言學校扣留其90名尼泊爾學生的居住證件,以防他們逃跑。

仲介謀暴利 赴日生為還欠債過勞憂鬱

出身尼泊爾、現在東京以臨床心理醫生為業的賈瓦里(Bijay Gyawali)對此似乎並不稱奇。他表示,自己2007年為了取得日本交換生簽證,給付尼泊爾機構費用及日本佐賀市語言學校的學費,高達120萬日圓,這在尼國是一大筆錢,他抵達日本後,前提便是兼差打工還債;當年同在佐賀語言學校讀書的400名尼泊爾同學,最後能進階讀大學者,連他只有兩人。

賈瓦里指出,債務纏身的尼泊爾學生,因為工作過勞,常達到憂鬱症的地步;他們工作遠超過28小時上限,還擔心自己隨時會被日本移民官署查獲,遞解出境。憂勞之下,不少人求助酒精,有時變成酗酒,最後自殺,去年至少有四人。

賈瓦里表示,很多持學生簽證來日本的人,不是真的學生,而是工人;日本政府准他們以學生身分前來,純因缺乏勞動力。

制度敗壞 招收交換生成走私人口勾當

日本上智大學副教授田中雅子對尼泊爾交換生進行廣泛研究,表示日本及尼泊爾的語言學校有所勾結。尼國日語學校在當地報紙打廣告說「容易入學」、「學程免費」,但大多數尼泊爾學生赴日之前,僅學到初級日本語文。校方靠著把學生輸送到日本的語言學校而賺錢,日方檯面下給每人20萬日圓的酬金。

田中副教授表示,久而久之,尼泊爾的學校根本都腐敗了,不再努力聘請好老師或改善學程,結果便是該國學生抵達日本後,語言能力遠遠不足;整起招收頂級交換生的政策構想,快要變成地下生意,變成走私人口的勾當。

(首圖來源:東方IC。2016年7月20日,日本政府決定將制定標準,取消管理不善的日語學校的辦學許可。圖為東京都台東區的日語學校學生上課情況。)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Video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