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地緣政治衰退 2017年十大政治風險

分享這篇文章:

新年伊始,大家高興地過了跨年夜,但就那麼一個早晨。因為世人隱隱感受到2017年憂患實多,世局即將大為變動。「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整理出今年十大政治風險,由創辦人布萊默發布。


布萊默發表在《時代》雜誌的文章,第一句便是「歡迎來到『地緣政治衰退時代』。」他指出,隨著川普當選總統,「G0世界」已將降臨。川普標舉「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而獲勝,代表過往的「美國例外主義」、美國身為國際領袖,對國際安定不可或缺的時代已經結束。2017年,世人已進入地緣政治大衰退的時期。

歐亞集團臚列的2017年政治危機:

1. 美國動向難測

世上唯一超強的美國,一度是國際王牌,出手就能發號施令,要求妥協,避開衝突。現在則變成外卡,原因在川普總統製造出來的政策,宗旨不是力挺全球穩定,反而要動用美國國力壓倒別人,增進美國利益,不在乎更深廣的影響。川普不是孤立主義者,他是單邊主義者。美國外交政策將更鷹派,也更難預測。盟邦,尤其歐亞國家得設法避險。對手如中國甚至俄羅斯則會考一考老美。美國為首的機構將漸漸失去國際影響力。

2. 中國反應過當

中國領導班子改組前的過渡時期可能造成的風險,其影響遠遠超出中國疆域。今秋中共十九大舉行前,中國會加強控制局勢,因此可能增加經濟政策犯錯的風險,令外國投資人及國際市場緊張。對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說,在這當頭面對川普的挑釁,如果表現得軟弱、猶豫不決很是危險。而中、美可能上演緊張場面的地點很多--北韓、台灣、香港、東海南海,讓2017變成凶年,對中國以及仰賴中國維穩求成長的人,皆是如此。

3.歐洲權力真空

這些年來已經證明,歐洲要想管理危機,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強力領導是不可或缺。2017年歐洲將面臨更多挑戰,由法國選舉、希臘財政、英國脫歐談判、到歐洲與俄羅斯及土耳其兩者的關係脆弱,皆是如此。很不幸,雖然梅克爾很可能連任總理成功,但角色會遭削弱,如此讓歐洲在最需要的時候卻毫無強力領導。

4. 經濟暫停前進

別指望2017年該做的經濟改革能夠大增。有些領袖如印度的莫迪及墨西哥的尼托力所能及的,都做完了。而在法國、德國,改革要等到選舉完畢,中國則要等到今秋幾乎榨乾時間、精力的領導層更換完成。土耳其的艾多安、英國的梅伊及南非的朱馬,目前則因國內政治挑戰而分身乏術。在巴西、奈及利亞與沙烏地阿拉伯,雄心勃勃的計畫會有進展,但仍力有未逮。

5. 科技將瓦解中東

中東地區各國政府的合法性每年都在流失。科技變革將進一步削弱這個破碎之中的地區。由上到下、由下到上兩種風險都有。能源生產之革新,會削弱仍大力仰仗石油、天然氣出口賺取歲收國家的穩定。職場自動化,讓創造就業機會、照顧當地人數成長的年輕人,愈發困難。新通訊科技會繼續增強憤怒公民尋找志同道合者、組織起來的能力。網路衝突進一步搖動本地區岌岌可危的權力平衡。最後,「強加的透明化」(比方維基解密之流),對脆弱的集權政權則格外危險。

6. 政治干擾多國央行

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常受粗暴的政治壓力所扭曲,未來,西方國家的中央銀行也將遭受同樣情況而愈來愈脆弱。2017年有個風險,便是川普會拿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來當政治代罪羔羊,未來FED決策時壓力大增。最後,FED主席葉倫任期2018年2月屆滿,川普可能以個人親信來取代她,削弱FED多年來的信譽。這種風險不限於美國,英國的梅伊也指責英格蘭銀行摜壓利率,擴大收入不均。在德國,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發牢騷說,低利率已削弱歐洲邊陲國家改革的意願。

7. 白宮槓上矽谷

川普與美國科技部門共通之處無多。川普要的是安全及控制,科技公司要自由、保護客戶隱私。川普要就業,科技公司則想加速自動化。兩造對投資於科學,看法齟齬甚大。2017年,川普與矽谷巨頭們有很多可以吵的。

8. 土耳其繼續鎮壓

艾多安總統持續動用緊急狀態,奪取庶務的掌控力,透過一波又一波逮捕及整肅,加強對司法、官僚系統、媒體乃至商業部門的箝制。2017年,他很可能使用公投,讓自己權力變得公開合法,而他強化掌控,則會加劇土國經濟問題,與歐洲及鄰國的關係變更糟。土耳其身處日益動亂的地區,自己也在添亂。

9. 北韓磨刀霍霍

北韓何時會擁有長程彈道飛彈戰力,對美國造成明顯又立即的威脅,實在很難得知,但似乎已逼近終點線。北韓領袖金正恩在新年訊息中表示,洲際彈道飛彈的發射籌備已「來到最後階段」,只是一如既往,此說無法超然證實為不假。值此中美關係惡化之際,兩國倒是有必要合作,管好這個麻煩精;好戰的北韓成為大國博弈的競技場,實在格外危險。

10. 掙扎不已的南非

南非總統朱瑪受貪腐指控圍攻,極不受人民歡迎,而他又害怕把政權交給信不過的人。因此導致的總統繼任內鬥牽制住南非,無力進行重大國內經濟改革,也限制住南非,無法帶領內亂中的鄰國弭平衝突,走向穩定。

其他枝節

美國內政政策風險程度,要比外交來得小,原因在共和黨掌控國會,權力比較大,憑添可可預測性來限制難以捉摸的新總統。印度、巴基斯坦兩方政府都追求穩定,想來不會擦槍走火。巴西2017年表現會較好,原因是國會議員為了平息民眾對變局的怒火,會讓特梅爾總統的施政有所進展。

分享這篇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Video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