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門的大圖是現任ROLEX總裁Jean-Frederic Dufour於2014年上任時的官方玉照,只是被鄉民用PS給「加冕」上了ROLEX皇冠而已(別吉我)。Jean-Frederic Dufour在被挖去ROLEX之前是擔任ZENITH總裁職務,而也因為他在ZENITH任內「拯救」品牌的表現優異,所以在2014年以幾乎「無縫接軌」的方式,被挖去擔任ROLEX的第六任總裁,也算是瑞士錶壇的夢幻職位。
編輯幕後
2017.02.20 08:32

對的總裁帶品牌上天堂

Jose 

今年才開始沒多久,就收到了RICHEMONT集團一下子有四個品牌CEO異動的消息。理由各異,姑且就都丟給「個人生涯規畫」這很虛無的答案吧。品牌換總裁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情,但是,在這個錶市如房市的時機點而言,一次四個也是有點太多!總讓人不免聯想到是不是成績單不是太好看,因而心灰意冷的緣故?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總裁大半是專業經理人,無論是從基層幹起,一路過關斬將站到上位,或是其他地方表現良好直接被挖角。雖然站在品牌頂端,但想想也不知道他們在幹嘛(差不多就像對自己老闆的想法一樣)。

總裁的工作不是做錶也不是賣錶,而是決策。必須思索著如何在不太改變品牌方針(或至少讓人看不出來)的前提下,透過各種方式獲利或至少不虧本,領導品牌前進。他必須對投資者負責、對錶廠所有員工負責。雖說如今有不少人認為大廠普遍保守激不起興致,也是影響成績的關鍵。但試想,他們肩負動不動就動搖國本的責任,凡事小心而變得保守好像也很合理?別的不說,想想「自殺特攻隊」、「蝙蝠俠V.S.超人」這兩部電影之所以雷聲大雨點小的因素。可話有說回來,ROLEX也很保守,但卻依然熱門。

總裁的工作不是做錶也不是賣錶,而是決策。必須思索著如何在不太改變品牌方針(或至少讓人看不出來)的前提下,透過各種方式獲利或至少不虧本,領導品牌前進。圖為ROLEX現任總裁Jean-Frederic Dufour的「正常版」玉照。

回到主題,是否還是很難想像品牌總裁換人做做看真的會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畢竟一般如你我,通常很難記得品牌總裁的樣貌。扣掉頭銜,他們通常看來就很素人(除了現任MONTBLANC總裁Jerome Lambert被說有點像豆豆先生),看他們不如看錶。再者,造錶這件事情就跟賽跑一樣,你做什麼我做什麼?你做佛跳牆,我也做佛跳牆。換人又怎樣?

一般如你我,通常很難記得品牌總裁的樣貌。扣掉頭銜,他們通常看來就很素人(除了現任MONTBLANC總裁Jerome Lambert被說有點像豆豆先生),看他們不如看錶。

真沒差?且讓我們一同緬懷一位老兄--Thierry Nataf。他是ZENITH的前前任總裁。Nataf與那些低調總裁不同,看過的人很難忘掉他。不是說他多帥,而是他老兄根本戲精上身,無時無刻,只要發覺有鏡頭對準他,便會立刻擺好姿勢(自以為模特兒那種)對準鏡頭,甚至為自家發表會上走秀、表演開場。如果當時社群網路已經發展如今,他們家的FB、IG、Twitter上絕對都會是以他為主題的照片吧?

人來瘋、高調的Thierry Nataf(中)為向來平實的ZENITH帶來了一場大暴風,卻也提高品牌能見度。

而在如此性格的人領導下,當時的ZENITH除了價錢往上跳之外,錶款的風格也從過往(或是現在)稍微樸素的樣貌,改成前衛、強悍、比HUBLOT、RICHARD MILLE之類品牌還奔放的風格。

簡單比喻就是從僧侶轉職劍客那樣。

此款Defy Xtreme清楚交代ZENITH曾經有過的張揚年代,不過如今,不管說是浪子回頭或是返璞歸真,總之這年代就是過去了。
Nataf主掌ZENITH時的廣告風格,讓人以為看到了BREITLING。

價格跳太高(研發怪功能耗資頗巨),風格太強(以當時來說嚇壞不少保守錶迷)。讓品牌市場路走得艱辛,最後就以「個人生涯規畫」而「被」轉換跑道。接棒的Jean-Frederic Dufour,被視為ZENITH的救星,個性務實保守又實際,果然隔年的ZENITH馬上又回到過往的樸實中帶著硬派的樣貌,價格也下修,品牌重新站穩腳步(然後他就跑去ROLEX了)。之後接掌的Aldo Magada(已於今年1月25日辭職)也大致走相似風格,再加入一點點更個性化的元素。這樣變化對銷量以及品牌經營而言是好事啦,但對於我們這類只愛看熱鬧的人,驚喜相對少了些。

張揚奔放的ZENITH不復見,如今品牌的風格回歸樸實中帶點性格。例如此款2016年發表的Pilot Ton-Up,毫不花俏的硬派風格,真心覺得好看!
ZENITH的前總裁Aldo Magada(已於今年1月25日辭職)也大致走保守風格,然後再加入一點點更個性化的元素。

就像惡靈古堡〈五〉蜜拉喬娃維琪一開始就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如今ZENITH的大成功,讓不少人根本像被MIB消除記憶一般,忘掉Nataf時期ZENITH曾經的張揚奔放。

但說他太愛秀而連累品牌嗎?性格奔放的人,才會有跳耀的思考。

2011年,他老兄已經離開,ZENITH以具有時間等式的Academy Christophe Colomb奪下日內瓦鐘錶大賞最佳複雜腕錶。錶款最複雜處在於擒縱結構置放於隨時保持與地面平行的陀螺儀上,全方位抵消地心引力的單一拉力。概念、結構都很厲害。可這結構可是2008年Nataf還主政時所推動發表的喔!只是不同於得獎款說靈感來自航海鐘,設計有些古典感。Nataf端出的Defy Xtreme Zero G Tourbillon根本像是某種武器般驚人。

ZENITH於2008年推出的Defy X-treme Zero G Tourbillion,獨特的陀螺儀擒縱結構,推出時真的讓許多人驚呆了。

在這之後,ZENITH靠著穩扎穩打,還是有奪下幾次日內瓦鐘錶大賞獎項。但都沒有更進一步的機械技術面獎項喔。雖說得不得獎真的看運氣,但領導者重不重要?適合的總裁帶領品牌上天堂,不適合的總裁可是拉著股價進套房。

在這之後,ZENITH靠著穩扎穩打,還是有奪下幾次日內瓦鐘錶大賞獎項。但都沒有更進一步的機械技術面獎項。
有著在產業內相對高顏值的伯爵新任總裁Chabi Nouri,過往經歷偏重市場與珠寶精品,會對未來伯爵的發展帶來如何變化?這點很值得觀察。

最後講件跟ZENITH無關的事情,PAIGET今年拔擢品牌市場行銷總監Chabi Nouri為新任總裁。過往任職於菸商與珠寶產業的她,在如此經歷下,未來PIAGET複雜與珠寶並行的方向是否會有不知不覺的調整?品牌一定說不會,但是不是很值得觀察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