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工作檯是專屬王進龍的「軍機重地」,連要拍照時都需請示再三。
鐘錶專題
2017.02.22 07:31

【爺修的不只是錶】老師傅心內話—王進龍

文|鞠豪傑 Jet Chu    攝影|游銘元

愛用或有特殊意義的老鐘錶壞掉了該怎麼辦? 大部分以銷售新錶為主力的代理商或分公司不是只能說沒有零件十分抱歉,不然就是開出一個沒有辦法接受的「天價」讓人自動打退堂鼓(不然新錶要賣給誰?),這些充滿情感的古董鐘錶最後就只能擺在倉庫或是躺在抽屜裡生鏽蒙塵。尤其是必定會磨損的「車芯」部分!「車芯」是支撐擺輪的轉軸,也是機械錶內最容易磨耗的零件,即便定期保養也會逐漸損耗至需要更換。遇到這種Case的時候就是考驗老師傅功力的關鍵了!缺車芯就造車芯、崩齒輪就車齒輪,老一輩師徒制所傳承下來的技術在這裡表露無遺。

遇上已經有數百年歷史的古董鐘錶,要將其修復何其容易?還好台灣有一群技術底起家的鐘錶師傅,只要有人帶著(甚至是抱著、載著)著故障的時計上門求助,他們都會傾全力將其修復,延續的不僅是鐘錶工藝品的生命,也包含了珍貴的回憶與情感。圖為正在車製中的車芯,小到必須靠放大鏡才能順利作業,分寸拿捏則全憑經驗與手感。

在我們那個時代國中一畢業之後,就要面臨升學或是就業的抉擇。升學是有錢人家或公務員子弟的專利,一般鄉下小孩不是幫家裡種田就是要去拜師學藝,我16歲(1972年)就被送到親戚開的鐘錶店裡作學徒。那個時候的鐘錶算是奢侈品,一只日本製的SEIKO或是ORIENET腕錶就要基層公務員半年的薪水,ROLEX之類的高級瑞士錶一年根本看不到幾只;家裡可以放座日本鐘的,則至少也是做生意或是當醫生的。雖然算是高價的奢侈品,但那時的鐘錶材質比較一般,防水也作得不好,會故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而故障了當然就是送到錶店去修理,所以那時的錶店修錶的生意都很好,我記得光是我當學徒的店裡就有兩位師傅和好幾個學徒,看似人手眾多但依然忙碌不已。

王進龍,61歲,王永昌鐘錶負責人,鐘錶維修資歷長達45年。
1950年代的日本製小車床,伴隨著王進龍一路走來,前文所提到的「車芯」就是用它所車製。

既然是學徒就只能從打雜跑腿開始做起,在得到師傅的認可前別想要碰到客人送修的腕錶!所以在前兩年我幾乎沒有機會做到跟修錶有關的事,只能打掃環境或是跑腿去鐘錶材料行拿零件,我想這樣下去不行,於是就拿存下的錢買了一個機械錶跟相關的工具(精密起子、放大鏡、拆錶刀等)。這些東西當時最便宜的也是要從日本進口,所以幾乎燒掉我學徒一年的薪水!

王進龍平常就有收集鐘錶零件的習慣,以備不時之需。
各種規格的精密起子一字排開,有新有舊,常用的痕跡亦清晰可見。

有了工具和腕錶後,每天下班後就是練習時間。把錶分解後再裝回去,有不懂的部分就趁師傅心情好時發問;自己的錶修膩了就去買人家壞掉的二手錶,或是買貴金屬錶殼已經被拿去融掉回收,僅剩裸芯的零碼機芯來研究。後來有幸遇到了真的願意教我技術的師傅,在傳統學徒制三年四個月的期限內終於成功出師,可以獨當一面的出來面對客人。

正在維修中的古董航海天文台時計。這類古董鐘錶的零件早已不可尋,就算勉強送回原廠維修保養(如果那品牌還在的話),開出來的費用也會是天價。
王進龍也自行打造一些特殊工具,如玳瑁材質(下)與竹材質(上)的鑷子,取其較為柔軟不易刮傷工件的特性。

出師後也很順利的開了店,就是現在這間「王永昌鐘錶」,還記得是1978年、我23歲時的事。但那個時候機械錶已經開始式微,便宜耐用、而且價格便宜很多的石英鐘錶開始席捲市場,只要幾百塊就可以買到,願意把錶拿來修的人越來越少,但從生意上來看這也剛好是一個新商機,所以就成立了時鐘機芯公司專作外銷生意。話說台灣在1970~90年間也曾經是鐘錶生產大國之一喔!很多大品牌也來台採購零件或是乾脆設廠,但都是以代工為主,未能建立起自己的品牌,甚是可惜。

●「播喊」大八件百花圖琺瑯彩繪懷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820年,估價約200萬元 這只懷錶我收藏了約15年之久,是罕見的八日鍊鋼製機芯大八件懷錶,連機芯零件也剛好分成八大塊,很多大八件其實都沒有剛好八塊零件來著的,品相也非常的完整。這只懷錶之前被一個熟客求售,後來坳不過只好賣他,但沒多久我就後悔了(笑),最後只好再多加一些錢把它給買回來!
●「播喊」大八件百花圖琺瑯彩繪懷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820年,估價約200萬元 這只懷錶我收藏了約15年之久,是罕見的八日鍊鋼製機芯大八件懷錶,連機芯零件也剛好分成八大塊,很多大八件其實都沒有剛好八塊零件來著的,品相也非常的完整。這只懷錶之前被一個熟客求售,後來坳不過只好賣他,但沒多久我就後悔了(笑),最後只好再多加一些錢把它給買回來!
●「播喊」大八件百花圖琺瑯彩繪懷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820年,估價約200萬元 這只懷錶我收藏了約15年之久,是罕見的八日鍊鋼製機芯大八件懷錶,連機芯零件也剛好分成八大塊,很多大八件其實都沒有剛好八塊零件來著的,品相也非常的完整。這只懷錶之前被一個熟客求售,後來坳不過只好賣他,但沒多久我就後悔了(笑),最後只好再多加一些錢把它給買回來!

有經濟基礎後,就可以花更多時間在機械錶工藝上面了,加上那時政府剛開放出國觀光,我就常往香港跑,主要是去收一些品相還不錯的古董鐘錶,但功能完好的太貴買不起,所以只能買一些故障品回來自己維修,錶背一拆開真的是什麼樣的疑難雜症都有,但那時後想說就死馬當活馬醫來修修看,有零件就換零件,沒有零件就想辦法自己做!練就出一身十八般武藝,漸漸的就修出經驗與心得了。那些現在媒體寫得天花亂墜的三問、陀飛輪等複雜功能,其實在以前的古董鐘錶上面都看得到,但品牌的政策嚴格規定複雜錶款只能送回瑞士原廠維修保養,本地師傅只能做些簡單的洗油保養,久而久之師傅的技術就慢慢流失了,頗為可惜。

●「PATEK PHILIPPE」Ref.3448萬年曆腕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960年,市價約500萬元 3448在拍賣市場上熱度一直都不錯,除了品牌本身的加持之外,其經典的面盤設計與風格更是其他品牌「觀摩」的焦點。而我最喜歡的則是它那造型特殊的鍊帶,在後世的錶款上已經看不到這樣的設計。玩古董錶連錶帶都可以是把玩焦點,這是新錶所難以做到的醍醐味。
●「PATEK PHILIPPE」Ref.3448萬年曆腕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960年,市價約500萬元 3448在拍賣市場上熱度一直都不錯,除了品牌本身的加持之外,其經典的面盤設計與風格更是其他品牌「觀摩」的焦點。而我最喜歡的則是它那造型特殊的鍊帶,在後世的錶款上已經看不到這樣的設計。玩古董錶連錶帶都可以是把玩焦點,這是新錶所難以做到的醍醐味。

想當年原本想說做到出師就轉行的,沒想到一不小心就在這行待了45年!對我來說修理鐘錶雖然是就是買賣與生意,但偶爾看到客人滿臉愁容的把東西交給我,之後又滿心歡喜的把東西帶回去,賺到錢之餘其實還蠻有成就感的。其實我大可以把工作交棒給小孩來處理的,但有時後看到有趣的古董鐘錶又忍不住想要把它給修好,你或許會好奇鐘錶工藝真有如此大的魅力嗎?只能說錶海無涯,滿足好奇心跟賺錢都一樣重要吧!

●「無名」三問報時琺瑯彩繪活動人偶懷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890年,估價約200萬元 單純的三問報時懷錶有時也無法滿足以前的皇宮貴族,於是製錶師就打造了活動人偶機制,讓整只懷錶更添賞玩樂去(也讓擁有者可以在其他貴族前炫耀)。這款懷錶面盤上呈現的是鬥牛士要刺殺牛隻的那一瞬間,當三問報時啟動時,鬥牛士的持槍右手會隨著節奏往牛隻穿刺,非常的活靈活現。
●「無名」三問報時琺瑯彩繪活動人偶懷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890年,估價約200萬元 單純的三問報時懷錶有時也無法滿足以前的皇宮貴族,於是製錶師就打造了活動人偶機制,讓整只懷錶更添賞玩樂去(也讓擁有者可以在其他貴族前炫耀)。這款懷錶面盤上呈現的是鬥牛士要刺殺牛隻的那一瞬間,當三問報時啟動時,鬥牛士的持槍右手會隨著節奏往牛隻穿刺,非常的活靈活現。
●「TIFFANY & Co.」五分兩問懷錶改裝腕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916年,估價約50萬元 以前並沒有專為腕錶打造的問錶機芯,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把女用的小型問錶直接焊上錶耳改裝成腕錶即可,這只腕錶就是最好的證明。而除了兩問功能之外,手寫的燒瓷面盤也是鑑賞的重點,其次則是是那個手寫字體的TIFFANY & Co.標誌。
●「PATEK PHILIPPE」三問報時雙追針計時碼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900年,估價約200萬元 相較於已經是「天價」的PATEK PHILIPPE新款複雜腕錶,古董懷錶的價格相對親切了許多,尤其它還有著厚實的貴金屬錶殼!位於12點鐘位置的30分鐘積分盤亦是罕見設計,品相完美。而它所敲擊出來的三問報時聲有著品牌具有的一貫水準,不愧其錶王之名。
●「PATEK PHILIPPE」三問報時雙追針計時碼錶,18K金材質,年代約1900年,估價約200萬元 相較於已經是「天價」的PATEK PHILIPPE新款複雜腕錶,古董懷錶的價格相對親切了許多,尤其它還有著厚實的貴金屬錶殼!位於12點鐘位置的30分鐘積分盤亦是罕見設計,品相完美。而它所敲擊出來的三問報時聲有著品牌具有的一貫水準,不愧其錶王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