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幕後
2017.03.01 03:12

Young Guns!戰神駕到!!

Jose 

江山代有才人出,前篇我們聊到大概快被人忘掉的Nataf。這次不妨來談談現任大砲總裁,他是H.MOSER&CIE的CEO,Edouard Meylan。

MLEB集團的元老成員,也可以稱他們Meylan一家。爸爸是集團主席(左二),哥哥是集團亞洲總裁(左一)。在這樣的背景下Edouard Meylan(左三)自然有比一般的經理人有放手做的空間。

就像某財經週刊偶爾會出現的有為青年成就大事業(或買房子)的故事--靠著自己努力存了1%的本錢,還有家裡提供的99%大筆資金創業(買房)然後成功。Edouard Meylan登上CEO的故事也差不多,老爸Georges-Henri Meylan從AUDEMARS PIGUET總裁卸任後,因為總總理由,創立MELB集團,自己當主席。除了投資醫療科技產業,也買了包括H.MOSER & CIE等幾間錶廠,然後把幾個孩子都叫回來工作(MELB就是他們一家名字的開頭字母!),而MELB中的E-Edouard Meylan,就被派去當H.MOSER & CIE的總裁,是不是好勵志的故事?

位於瑞士德語區沙夫豪森的H.MOSER & CIE錶廠。

別說富二代只會開超跑、開Party。Edouard由精品產業跨到專業腕錶產業工作,缺乏相關倫理,加上年輕氣盛、行事鄉民,但他畢竟不是Nataf 2.0,上任後鎂光燈不照在自己身上,倒是在無礙錶款本身特質下,屢創奇招,強化品牌知名度。

上任最初沒給人太多印象,當大家以為他或許只是個被父親指派的公子哥時,他卻發了一封公開信給瑞士銀行總裁,針對2014年決定調漲匯率引起風波,好好的「陳情」了一番。有人認同有人不認同,如果以網路典型批評會說他以為他是誰啊!有幾百上千人的大錶廠都沒說話了,你一個員工不到百人有什麼資格說話?對此,他的確是有點意氣用事,而且沒跟家人討論(例如集團總裁他老爸)就先把這信發出去給媒體。

H.MOSER & CIE總裁Edouard Meylan以一封給瑞士央行總裁的公開信,登上財經媒體版面,也無意間奠定戰神地位。

發出去的信像潑出去的水!不只鐘錶媒體,連財經媒體都對此好奇,Edouard Meylan一炮而紅成為瑞士鐘錶戰神!隨之而來的是接連幾天財經媒體相約MELB主席,也就是他老爸Georges-Henri Meylan。而老Georges本人則要過好幾天才弄清楚,為什麼這些素來與他沒什麼積極互動的財經媒體會突然來訪問他?這段故事先說到這。

搭上iWatch順風車的Swiss Alp Watch,是樣貌神似iWatch的機械錶,只是更為精細,價錢更昂貴。

2015年初,他又宣布某月某日將推出自家的智慧錶,算是呼應蘋果工程師針對iWatch將對瑞士製錶造成重創的發言。這宣言又掀起一陣風波,讓品牌討論度又提高。樂觀者想著這是與時俱進求新求變,用感嘆的眼神遠望說「啊!這就是未來啊!」。另一派(大多)則認這根本動搖國本,數典忘祖!想著「連H.MOSER & CIE也墮落了嗎?」唸歸唸,鐘錶媒體、錶迷們還是口嫌體正直地數著時間等著發表。

結果,時間到時只見他們家網站放上一支很有Mac風格的廣告,裡面闡述他們家的極簡機械萬年曆就是一種智慧錶!無論設計製作都很需要經年累月的智慧。結果是,套句電視新聞常用的評語:「不少熬夜等著看發表的人,真的是氣炸了喔!」

但Edouard在意嗎?他並沒有收手,繼續對著蘋果、iWatch說「安安,你好,給虧嗎?」推出一款長得像iWatch的Swiss Alp Watch,不過面裝的是品牌好久沒做的方形機芯。(限量50只,很快就被訂完了。)

就在今年年初,百分之九十五都要瑞士製造的H.MOSER & CIE為了酸瑞士寬鬆的Swiss Made條件。推出一只用起士做錶殼的Swiss Mad Watch概念錶,並且自己下海拍了一支結合很多美式元素的可愛廣告。(或許您不想知道,裡面的海蒂也是公司員工,剛結束的SIHH錶展,到他們家的Booth也可以看到她喔。)

為了諷刺寬鬆的瑞士製錶標準,H.MOSER & CIE做了起士錶拍了一支廣告,而總裁Edouard Meylan也自己跳下去演。左邊這位海蒂,也是品牌員工。

至於他老兄這樣定期開砲是好是壞?一個政策不可能兩邊討好,當然有一派人認為這樣格局不高,有損品牌形象。公司、集團那邊沒問題嗎?Edouard真的是門自走砲嗎?

在今年年初,百分之九十五都要瑞士製造的H.MOSER & CIE為了酸瑞士寬鬆的Swiss Made條件,推出一只用起士做錶殼的Swiss Mad Watch概念錶。

就像前些篇說的,品牌需要好故事,一切都有脈絡的。當初他先斬後奏發公開信給瑞士銀行總裁,或許真是一時衝動,都是年輕氣盛的錯,但集團主席他老爸終於知道突然訪問不斷的真相後,不只不生氣還笑著跟Edouard說這種免費宣傳,應該可以每隔一陣子就來這麼一下。

不管是因為溺愛還是真心覺得如此,有了主席兼老爸的這番砥(ㄗㄨㄥˋ)礪(ㄖㄨㄥˊ),Edouard等於得到免死金牌,玩得更開。接著H.MOSER & CIE一連串看似酸民的行動,其實都經過精密策劃,而且絕對策劃許久的行動。

不管是因為溺愛還是真心覺得如此,有了主席兼老爸的這番砥(ㄗㄨㄥˋ)礪(ㄖㄨㄥˊ),Edouard等於得到免死金牌,玩得更開。

像是Swiss Alp Watch說是酸Apple Watch而作,雖然機芯是自家早有,但錶殼要設計要製作,這不是突然想到就可以的。起士錶殼,製作研究相信要耗費很多時間,而且還要抽時間拍廣告,看來隨便,但絕對跟全聯粉絲頁一樣有專業團隊在後面撐著。

從最初公開信的擦槍走火,H.MOSER & CIE打蛇隨棍上,藉著逐漸能摸出頻率的開砲節奏,微妙地擴張了品牌知名度。不急著砸大錢開發新機制結構展開軍備競賽,而是在原有基礎下將過往推出的作品重新描繪品牌模樣,讓品牌性格變得比最初復活時更加清晰,也在一次一次的討論中慢慢拿到話語權。

在這隻強調百分百瑞士製造的廣告中,不經意地點出了這個不好說的秘密,瑞士戰神又默默的開一槍了。

說他是單純富二代吃祖產嗎?在這些策略看來,戰神可不是單純8+9,都是有策略的(回想那封信陳情,還把品牌Slogan寫進去,案情應該也不單純)。要怎麼戰得恰到好處乾淨俐落,戰得讓人心服口服還噗疵笑出來,膽量跟算計都很重要(一個過頭鄉民反撲很麻煩)。說著說著,也有點期待今年底明年初他們又會想出什麼怪招。至於更厲害的功能或技術?大概要等腳步站夠穩的時候才敢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