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專題
2017.03.10 07:19

《滴答滴答一世紀》 巴塞爾鐘錶展100年(下)

文|鞠豪傑 Jet Chu
20170310-WATCH-BASEL100-0000

參展廠商的持續成長(無論是不是專業鐘錶),讓主辦單位不得不正視場地不足的問題。從1934年增加了五號展館(Hall 5)、1953年二號展館(Hall 2)、1957年六號展館(Hall 6)、1964年三號展館(Hall 6)。

而錶展的規模日益擴大,1986年開放歐洲以外的廠商參展,日系品牌鐘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與他們的瑞士同業正面對決!1999年全新的Hall 1展館落成啟用,廣大的面積與挑高的內部空間可以允許搭建到三層樓+頂樓的獨立展館,品牌也因此可以營造出最奢華的內部空間。

1972

不僅是瑞士,來自法國、義大利、德國和英國的品牌也受邀參加錶展。而在今年AUDEMARS PIGUET發表了當時最昂貴的不鏽鋼運動錶「Royal Oak」系列,其高達3,650瑞士法郎(現在市值約9,610瑞士法郎)的定價震驚了當時的高級錶壇,甚至不看好其未來的發展。

1973

1970年代是美蘇太空競賽的高潮,而太空時代也影響到了錶款的設計、甚至各品牌展館的設計風格,讓錶展充滿了摩登與科技味。

1983

錶展首次被正式冠上「Basel」的名稱並連結年份(如1983年就是Basel 83,依此類推)。而BREGUET也首次參展,其小小的展館位於電扶梯下方的角落。SWATCH也於這一年正式發表,其在錶殼與機芯上大量使用塑膠零件的作法,徹底顛覆了瑞士製錶的工藝傳統,甚至反過來拯救了瑞士的鐘錶產業。 然後ROLEX在今年的展館面積為170平方米。

1983年鐘錶展首次被正式冠上「Basel」的名稱並連結年份(如1983年就是Basel 83,依此類推),2003年再度更名為Baselworld並沿用至今。而隨著大中華奢侈品市場的快速興起,Baselworld的展館已經開始不敷使用,於是已改名為MCH Messe Basel的展覽公司決定要啟動一個大膽的升級計畫!從2011年開始花費22個月的時間讓巴塞爾的主要展館Hall 1、3徹底脫胎換骨並「銜接」起來。

1986

首度開放歐洲以外的廠商前來參展。首先受惠的自然是如SEIKO等日系品牌,然後來自香港的廠商也是這波境外廠商的主力之一。 然後AUDEMARS PIGUET也在這一年發表了全球第一只陀飛輪腕錶,開啟了陀飛輪腕錶的軍備競賽。
首度開放歐洲以外的廠商前來參展。首先受惠的自然是如SEIKO等日系品牌,然後來自香港的廠商也是這波境外廠商的主力之一。 然後AUDEMARS PIGUET也在這一年發表了全球第一只陀飛輪腕錶,開啟了陀飛輪腕錶的軍備競賽。

1987

首次成立獨立製錶師協會(Académie Horlogèredes Créateurs Indépendents,AHCI)專區。協會創始人Svend Andersen(也是一位獨立製錶師)說服了主辦單位免費提供展館給AHCI使用三年,除了讓商業性質導向的錶展多了一些工藝氣息外,也吸引了更多純粹的鐘錶愛好者(而非商務人士)前往參觀錶展。

1999

一號展館(Hall 1)內部重新規劃並改裝完成,除了多出36,000平方米的展覽空間外,更分為三層增加了使用上的彈性,外觀則作了部分更新。 RICHEMONT帶領旗下品牌(CARTIER、PIAGET、BAUME & MERCIER)離開巴塞爾錶展,在日內瓦舉辦SIHH分庭抗禮。

2013年耗資4.3億瑞士法郎的全新展館落成啟用!除了創造出了多達140,600平方米的展館面積外,外觀也以鈦金屬所構成的現代化洗煉設計,讓人耳目一 新。順道一提,負責執行此案的Herzog&de Meuron建築事務所,其另一得意作則是北京奧運主館「鳥巢」。

2003

緊鄰二號展館(Hall 2)旁,高達32層的Messeturm Basel開始建造,預計提供住宿與其他商業服務,在當時是瑞士第一高有人建物(目前是第三高)。 錶展再度更名為Baselworld並沿用至今。 SARS衝擊了這一年的錶展,所有來自於香港、中國和越南的廠商都在刊展前兩天被臨時告知不准入境,無論是參展廠商或是看展人潮都大受影響。
緊鄰二號展館(Hall 2)旁,高達32層的Messeturm Basel開始建造,預計提供住宿與其他商業服務,在當時是瑞士第一高有人建物(目前是第三高)。 錶展再度更名為Baselworld並沿用至今。 SARS衝擊了這一年的錶展,所有來自於香港、中國和越南的廠商都在刊展前兩天被臨時告知不准入境,無論是參展廠商或是看展人潮都大受影響。

2011

讓主要展館Hall 1、3徹底脫胎換骨並「銜接」起來的大改造計畫開始啟動!從這張模擬圖中以看到其規模有多麼龐大!!
讓主要展館Hall 1、3徹底脫胎換骨並「銜接」起來的大改造計畫開始啟動!從這張模擬圖中以看到其規模有多麼龐大!!

2012

錶展結束後,已有70年歷史的一號展館(Hall 1)、大家記憶中的「紅樓」正式走入歷史。其實在2011年錶展結束時,一號展館就已先拆除了一部分。

2013

耗資4.3億瑞士法郎的全新展館落成啟用!除了創造出了多達140,600平方米的展館面積外,外觀也以鈦金屬所構成的現代化洗煉設計,讓人耳目一 新。 大部分品牌都配合此次大改造重新打造展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為由伊東豊雄所設計的HERMES展館。ROLEX也同步更新了其展館設計。
耗資4.3億瑞士法郎的全新展館落成啟用!除了創造出了多達140,600平方米的展館面積外,外觀也以鈦金屬所構成的現代化洗煉設計,讓人耳目一 新。 大部分品牌都配合此次大改造重新打造展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為由伊東豊雄所設計的HERMES展館。ROLEX也同步更新了其展館設計。
耗資4.3億瑞士法郎的全新展館落成啟用!除了創造出了多達140,600平方米的展館面積外,外觀也以鈦金屬所構成的現代化洗煉設計,讓人耳目一 新。 大部分品牌都配合此次大改造重新打造展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為由伊東豊雄所設計的HERMES展館。ROLEX也同步更新了其展館設計。
耗資4.3億瑞士法郎的全新展館落成啟用!除了創造出了多達140,600平方米的展館面積外,外觀也以鈦金屬所構成的現代化洗煉設計,讓人耳目一 新。 大部分品牌都配合此次大改造重新打造展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為由伊東豊雄所設計的HERMES展館。ROLEX也同步更新了其展館設計。

2014

為了與品牌創立175週年慶祝活動同步啟動,PATEK PHILIPPE展館在2014年才進行更新,並立刻成為當年錶展上最聚焦的展館。

2017

百餘年來,巴塞爾市見證了瑞士鐘錶產業的起起落落,並即將在下個月迎來與鐘錶產業結緣的第100年。而在這偉大的時刻,當然,《鏡錶誌》是絕對不會缺席的!

百餘年來,巴塞爾市見證了瑞士鐘錶產業的起起落落。就在這波錶壇不景氣之中,巴塞爾市即將在下個月迎來與鐘錶產業結緣的第100年。而在這偉大的時刻,當然,《鏡錶誌》是絕對不會缺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