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活潑,眼神一殺,愈老愈帥的李銘順,真開創出獨特的帥大叔戲路。
娛樂人物
2017.04.14 08:58

【鏡大咖】敵人就是枕邊人 李銘順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嚴鎮坤

林志玲以前說過:「恨死李銘順,因為他下戲後總是嘻嘻哈哈,讓我也很想一起聽笑話,很難入戲。」(是快樂的抱怨)

一起在《目擊者》中曖昧的許瑋甯肯定:「銘順哥好帥,他好忠誠,好愛他老婆。」(是無限的遺憾)

愛人范文芳告白:「我想要的你都給我了。」(是甜蜜的喟嘆)

這樣讓人又愛又恨的新加坡國民老公李銘順,真的已經是范文芳的老公。說起愛,這位多面向的黑鑽級暖熟男不羞不臊,直言愛必須說出口,愛甚至是要去煩對方的。19年來,從神鵰俠侶演成了尋情記,尋到了情、找著了愛,故事結束了嗎?不,李銘順接著說,太太就是他最強的競爭對手,是他進步的動力⋯來,墨鏡都準備好了嗎?

訪問李銘順之前,當然已備好墨鏡,就怕他一路放閃太逼人。但只有李銘順可以超越李銘順,從沒聽過藝人說起另一半時,愛得坦露奔放又如此生動,他大笑說話的樣子,彷彿范文芳就在現場,即使兩人分處兩地,依然一起散發光芒。

 

這CP 狂虐單身狗

李銘順兒子長得似他,一家三口也像是新加坡國民家庭。(翻攝自范文芳臉書)

前年范文芳與李銘順參加明星夫妻實境冒險節目《出發吧愛情》,網友點評兩人的感情好到「狂虐單身狗」 「把地獄都玩成天堂」。他倆第一集就被矇眼帶上直升機,再從3,000公尺高空跳傘至海面,他回憶:「跳下之後,才想說完了。」而范文芳更是一路大喊「老公」!

李銘順臉上線條清清楚楚,心卻柔柔軟軟,說起往事並不令他感到愉快,或不愉快,只是喚起從前還渴著愛,或是心疼的記憶。他說:「我們兩個人對工作的態度就是這樣,一說到就衝,走了。當年拍武打戲,我們不是有武功底的人,做不到的東西,被要求去做時,二話不說就衝上去了,因為年輕。」

「就好像當年我老婆做一個動作,真的是吊鋼絲翻滾,她去做之前,我就走過去說,『幹嘛,妳想怎樣?』那時還沒有在一起,但我跟她說,『妳想一下好不好?因為一扭傷就是永遠的。』她就是有這樣的衝動。但她也會來跟我說同樣的事。」

1998年范文芳與李銘順演出《神鵰俠侶》,進而相戀。(網路照片)

最近李銘順與范文芳正在北京合拍電影《一念》,兩人十年沒合作了。「本來想說,都是夫妻了,還要再做給人家看幹嘛。」但又躍躍欲試,「想要看彼此的成長,對於人生的詮釋是什麼樣子。」

1998年拍《神鵰俠侶》時,范文芳真的比李銘順紅,2005年才承認戀情,4年後結婚。警示,單身狗慎入,以下李銘順的語氣充滿傾慕。

「我覺得她跟我的關係是很微妙的。我的老婆就是我的競爭對手,她是我的推動力,她就是我的榜樣,彼此會有這個部分。當初她的事業確實比我做得好,必須要承認,如果我不承認,我就心虛啊,坦盪盪的,過得比較舒服。」

 

有爭議 男人要大方

李銘順不笑時,好像在想著什麼嚴肅的事,但只要他出聲說話,就如同耶誕節的鈴鐺聲響起,活力與溫暖是滿滿的,懷著愛的興致,活在過去此刻與當下,並不厭倦。

李銘順演慣魅力熟男,當神色跟光線都沉下來時,他身上彷彿就有了故事、有了戲。

李銘順繼續說:「這種競爭對手是一生的。比如教小孩,或跟小孩的互動,她做得比我好,我就告訴我自己,我要更好一點,呵呵。兒子跟她很黏,不行不行。」

當然也會吵架,通常都為了家事。「成熟的夫妻、感情好的夫妻,就算吵架,和好過程是很自然的。不用說大家一定怎麼樣。只要一個人主動,拍拍肩、摸摸頭就過了。我希望我是主動的那一個,男人大方一點沒關係。」

其實李銘順也沒有要遮掩愛情本質該是什麼,彷彿它天真而沒有殺傷力。重點是你怎麼處理它,而不是任由山雨欲來的情緒發作,再一路滴成血泊。

最近松隆子主演的日劇《四重奏》,說著成人世界充滿妥協與祕密。松隆子結婚想要的是家人,但戲中老公仍想要保有戀人感而出走。戀人與家人間當然有濃淡起伏,在李銘順心中的成人法則是什麼?

我問題未完,李銘順立刻搶答:「戀人、家人,我們都想要,哈哈,很貪心。」夫妻會不會抵消了戀人感?「互動很重要,我們常常聊天。我跟老婆說,偶爾兩個人一起去外面吃飯,難免會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但我覺得這樣不行,我老婆也是屬於這種人,可能是我們兩個人個性很合吧。」

不否認自己在家庭上是個「人生勝利組」,李銘順說,事業重要,但幸福也很重要,人生得找出一種平衡。

「兩個人的相處,如果是快樂的,每天都很sweet,不用特別去做,就好像感覺一來,我們兩個人會躺在那邊講話,講很久,有什麼事都放下,先聊。有時候我們去看了一場電影回來,兩個人一直講、一直講、講不完,一邊洗澡繼續講,我覺得這是很難得的。」「這就是生活的點點滴滴。這種sweet是不用被創造出來的⋯」

煩捏!這種sweet真的很妨害安寧,已認輸,因為李銘順真能放閃沒止沒休。

 

愛要說 還得常常說

李銘順(左)在電影《目擊者》中增胖扮老,演出老謀深算的總編輯。右為莊凱勛。(穀得電影提供)

李銘順在電影《目擊者》演一個報社總編,與許瑋甯外遇十年。有過動搖嗎?「角色上是有的。在我本身,一定要劃清界線,不然那我拍一部戲不是對十個女人都有曖昧,那怎麼辦呢?」

「沒有放李銘順在裡面,幾乎是零。」他說自己不想要像戲中邱哥活得壓力這麼大,「回到家,我希望我是穿短褲穿睡衣,喜歡穿爛爛的睡衣,舒服最重要。還沒有結婚生小孩的時候,我可以躺在家裡24小時看電視,放鬆,沒有工作時我希望自己可以這樣。」

個性再鬆,但對愛情與親情都不將就。家鄉在馬來西亞麻六甲,當地華人民風保守,他是長子,18歲就到新加坡工廠工作,他跟兩個弟弟曾經話少也不親密。「但現在反而跟他們變得很親密。我覺得這是社會教我的。家人要給愛,在家裡要說愛這個字。」

愛的方程式裡,不需奉愛為至理名言,得時時探測,才能得知愛的界限。他說:「這是後來才學會的,我跟老婆那三個字一定常講。像我會跟兒子說:『你愛不愛我呀。看我一下好不好。來,來跟把拔說我愛你。』我老婆說:『他在做他的事情啊,你一直叫他,他當然不應你啊。』但我覺得不行,我還是會繼續做,還是會煩他。」

他形容跟范文芳到北京拍戲,才一週,兩人的「爸媽玻璃心」全碎光光。

曾傳出酒駕風波的李銘順,不是一路順遂,但范文芳都陪在身邊。被愛成全的李銘順,更懂得愛。

不到3歲的兒子Zed託給范文芳媽媽帶,「到北京後,一有空就視頻。看到兒子的情緒,慢慢地變,第二天,發現他在生我們氣。我兒子不吃奶嘴,也不喝奶瓶,他喝奶都要湯匙餵,他吸下唇就是心情不好或想睡覺,那天看到他咬下唇,一剎那,我們兩個人的心都冷了下來。」此時連李銘順自己都抿著下唇了,「昨天跟老婆聊到這件事,她說以後我不敢了。要等小孩大一點再同時工作。」

對兒子,他扮黑臉。「但我當黑臉之後,我發覺他不理我,不靠近我,因為我有時會嚴肅罵他,後來我跟我老婆說,『我不要當黑臉了』,我認輸。但我老婆跟我說,『你不用擔心,你在他心目中就是爸爸,永遠就是爸爸,他不會不親你的。』」

大抵養兒育女都不只是傳遞血緣這樣的事,而是開發潛能,讓人釋放出私密而幼稚的那一面,聽45歲的李銘順說這些事,所有的情感都坦率可愛,人生能抓住光亮,活得高高興興也沒什麼不好。

暖熟男才耐久 李銘順
  • 生日:1971年7月23日
  • 經歷:生於馬來西亞麻六甲,18歲至新加坡打工並當模特兒,在選秀比賽得名後開始演戲。近年外移事業重心,在台灣以《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獲得第49屆金鐘獎最佳男主角獎。1998年與女演員范文芳拍攝《神鵰俠侶》相識,到2005年才承認交往,2009年結婚,2014年8月兒子Zed出生。驚悚電影新作《目擊者》已於3月31日上映。
場邊側記:

李銘順為拍《目擊者》增重15公斤,也染了白髮,稱職演出片中帥大叔。他本人愛穿短褲,眼神坦白,更有活力,才不像片中角色那麼多內心世界,「一下戲,我就跳回自己啦。」其實情緒糾來纏去都成愁,開心的大叔才是經典耐久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