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2000形氣動車暱稱「彩券號(宝くじ号)」,通常僅作為活動專用觀景車,鉻黃塗裝很有特色。
看見世界
2017.04.11 22:00

【陸奧冬物語】 穿梭日常與非日常 秋田內陸線之旅

文|許世哲    攝影|葉琳喬 許世哲

「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川端康成《雪國》

「穿過國境的長長隧道,就到了雪國」。穿過隧道的瞬間,莫名想起了這段句子。再不熟日本文學,只要對日文略有涉獵的,大概都聽過川端康成的《雪國》。文豪筆下的隧道,連接的是日常與非日常,而我在豪雪時節搭上的這班列車,則載著我從平成27年,回到昭和的舊時光。

如今連接北秋田與角館的秋田內陸線是條命運多舛的線路,原先只有阿仁合線和角館線兩段,最早從昭和9年(西元1934年)開始營運,一北一南在國鐵(日本JR前身)時代負責木材運輸與沿線居民的運載。

隨著人口外流,兩條線路一度面臨廢業危機,後來國鐵將其釋出,交由第三方單位經營,並開設連接阿仁合線與角館線的新區間,才終於在1989年達成全線通車。自阿仁合線通車以來,已經過了超過一甲子的光景,當時媒體說是沿線居民的悲願得償,實在不為過。

從全線最北的鷹巢站上車,小小的木造車站,在白雪襯托下失去彩度,卻醞釀出冬季旅行的寂寥感。當AN2000形氣動車緩緩滑入月台時,鉻黃色車頭上已經結起了厚厚的冰霜。

雪中鷹巢站,枝頭火棘是黑白之外唯一的點綴。
車資表保有濃濃昭和感。
這天搭乘的是兩節編成,另一節車廂是AN-8809型的もりよし特急車。

這台列車據稱是2000年由日本彩券協會捐贈的觀景專用車,暱稱「彩券號(宝くじ号)」,雖是千禧年車款,內裝卻是蒼藍色調的布面座椅,搭配銀灰金屬窗框與米黃色霧面烤漆,烘托濃濃的昭和風情。前方座位是榻榻米地板,席地而坐舒展旅途勞頓的雙腿,淡淡草香依稀,就連車內賣的,都是勾人鄉愁的蘿蔔乾、奶油麻糬。

駕駛室有大面窗戶,可以清楚看見行車狀況。
在車上可品嚐到三角麻糬、地雞蛋布丁等秋田鄉土美食。
蘿蔔乾等漬物不是拿來配飯,而是佐茶零嘴。
「三角麻糬」Q糯口感中帶有淡淡奶油香,是很懷舊的甜點。
車頂裝飾繪畫,東北特色十足。

秋田內陸線全線不過29站,沿途卻穿山越嶺,地貌多變。全程共有8個攝影點可以拍攝山谷、溪澗、鐵橋等美景,被稱為「秋田內陸線八景」。秋田冬季雪豐,隆冬時分乘車,靜謐的車廂內,只剩規律鐵軌聲,特大的觀景車窗外,觸目盡是黑與白的流轉如時光,像闖進了一片亙古不變的水墨,心中徒剩侘寂。

坐在榻榻米區眺望窗外雪景流轉,很有放空流浪感。
列車過橋時,窗外山水壯麗如水墨畫。
由於是觀景專用車,車窗尺寸更大,拍照賞景都是樂事。

沿線幾個隧道都鑿得極為筆直,從入口就能看見出口。車進山洞,車外頓轉漆黑,光源只剩象徵出口的白點,望著那光漸行漸大,像極了在京都清水寺的胎內體驗,在暗室中摸索逡巡,直到重返光明人間。兩個小時的車程,列車載我不斷穿梭日常與非日常,俗世的煩惱,也隨著窗外流逝的雪景漸行漸遠。

內陸線車站感謝台灣311震災援助的布幔色澤仍鮮,最近還導入中文語音導覽,只要用筆感應地圖上的起終點,就會有濃濃京腔的中文轉乘說明從筆身飄出來。不過,車掌橋本小姐手上拿著的自繪標語,上頭的「秋田內陸線 謝謝乘車」則是不折不扣的正體字。東北人的念舊,讓身為台灣人的我都覺得不好意思,明明當時也只是略盡綿薄,就這麼記了6年。她用簡單的中文向乘客打招呼,聽得出來是請人用假名標音,努力背下來的。

隨車的女性車掌用自製繪本向台灣乘客打招呼。
智慧導覽筆非常神奇,只要用筆尖感應地圖上的起終點,就會自動算出轉乘方法,並播放中文語音。

日本人拍照時說「チーズ」,好奇的橋本小姐遞來素描本跟筆,問我能否教她台灣人的合照口號。我於是在她的素描本寫下「西瓜甜不甜」5個字,用片假名標上中文讀音。シーグァーテェンブーテェン,她問這是什麼意思?我解釋,「スイカは甘いですか?という意味です。」髮黑膚白長得很古典的橋本小姐,細細的垂眼笑得更彎了,頓覺自己在雪中遇上了穿越而來的稻荷神。

下車前,作為回禮,她教我一句秋田腔,說秋田人道別時會說「へばまんずぇ」,包含了「不是最後的再見」的意思。

車至角館,雖然應該是難再見了,不過在這古今交錯的車上,這種一期一會,也挺好的。

秋田內陸縱貫鐵道-秋田內陸線

費用:鷹巢至角館急行車票單程1,670日圓,急行費320日圓。另有包車方案,40人費用45,000日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