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8日美國南卡州富豪汽車公開賽(Volve Car Open),女球童將網球握在手中。(東方IC)
國際
2017.04.10 14:09

「希望你經歷緩慢而痛苦的死亡」-網球明星們為何面臨網路霸凌

文|謝樹寬

1993年,球后莎莉絲(Monica Seles)在比賽中遭愛慕葛拉芙的瘋狂球迷持刀砍傷,成了震驚網壇的社會事件。

如今,一些知名網球明星,面對網路霸凌甚至死亡威脅的情況仍時有所聞。一方面,社群網路的發達,讓匿名宣洩惡意變得比過去更容易;另一方面,賽事的網路直播和線上運動博弈的興起,讓網球比賽成了賭客們最容易下注的標的。這也讓網球選手成功成名之後,很容易成為網路上霸凌和騷擾的受害者。

美國網壇女將妮可・吉貝絲(Nicole Gibbs)從青少年時代登上網壇排名之後,就無法避免網路的騷擾。

和其他知名球星一樣,這些留言可能是崇拜者的無聊糾纏、或是對手球迷的惡意攻擊。

不過,在她2013年轉入職業球壇之後,情況又完全不一樣了。「各種攻擊如潮水般湧來,」她向CNN記者如此說。

妮可吉貝絲(Nicole Gibbs)2016年參加溫布頓公開賽檔案照片。(東方IC)

去年十月的莫斯科公開賽,她在直落二輸給排名比她高的俄羅斯選手馬卡洛娃(Ekaterina Makarova)之後,她收到了一大堆的仇恨留言,她把網路的截圖發布在自己的推特。 她寫著:

警告:兒童不宜。也許,對所有人都不宜。這個內容簡直是傳染病...

一個帳號名稱@T33MU92的用戶寫的是:「你真是他XX的爛爆了。我希望你緩慢地,而且他XX痛苦地死去。」後面還補上一句:「你活該!婊子。」 這個帳號事後遭到停權。

死亡威脅

吉貝絲並非個案。

許多調查都顯示,年輕女性成為網路霸凌的機率比男性高出許多,就這點來看,網球場上的女運動員似乎不算特例。

過去一年來,有多位知名的網壇女球星公開出面指控自己受到網路的霸凌,據她們的說法,其中許多是來自心懷忿懟的賭客,在下注的比賽輸球之後在社群網路宣洩憤怒。

目前排名世界第九的美國女將馬蒂森・吉絲(Madison Keys)這個星期在《網球頻道》(Tennis Channel)接受專訪,她說:「(網路霸凌)常讓我心情沮喪。許多選手、還有許多年輕人也是如此,他們很容易受社群媒體的影響。」所以她希望主動站出來,讓這個不當的行為受到大家關注。

吉斯去年九月在東京公開賽輸給了排名較低的選手之後,推特上面出現了大批辱罵的留言。她決定公開這些辱罵者的帳號。

吉絲(Madison Keys)在 Instagram公布辱罵她的留言,內容充斥各種包括「腦殘」、「白痴|」、「網球之癌」等不堪入目的用詞。

男球星同樣可能成為死亡威脅的受害者。曾經擠入全球排名前十的南非球星安德森(Kevin Anderson),在去年溫布頓男單第一輪連贏兩盤之後慘遭大逆轉輸球。賽後他接到網路各種惡毒留言之後,他發了一則充滿自嘲的特文:「昨天輸球夠慘了,不過,在臉書和推特上我收到了滿車斗的死亡威脅,至少讓我覺得輸球沒那麼慘。」

安德森2016年6月在溫布頓首輪先贏兩盤後連輸三盤慘遭逆轉後,面對排山倒海球迷咒罵的推特回應。

和賭博難脫干係

球員輸球已經夠嘔,卻還要當賭客們的洩憤工具,甚至面臨死亡的威脅。這也反映了運動彩券在網球場上風行的程度。

根據統計,去年全球總共有114,126場網球賽事。而每一場、每一盤、甚至每一局的比賽,都可以提供「現場投注」(in-play betting)的機會,這讓網球成了全世界僅次於足球之外,最多人下注的運動賽事。

全球博弈顧問公司(Global Betting and Gaming Consultants)的執行長巴特勒(Warwick Bartlett)說,網球的「現場投注」正在起飛,因為一場網球比賽往往持續幾個小時,可以製造出很多下注的機會。

根據他的公司的統計,自2011年以來,網路上對網球比賽下注彩金成長了將近四倍。這也難怪,網壇重大賽事包括台維斯杯、聯邦杯、和今年初澳洲公開賽,都在2015年與運彩公司簽下了多年的贊助合約。

網球賽事線上投注飛速成長
  • 2011年:線上運動彩券市場169億美元,網球投注占0.5%,約8450萬美元。
  • 2016年:線上運動彩券市場236億美元,網球投注占13%,約3億660萬美元。

成長的重要因素:智慧行動裝置、互動電視、電視賽事轉播、網路直播增加。

對於球員面臨網路霸凌甚至死亡威脅,賣彩券開賭盤的運彩公司該不該負責?照他們自己的說法,當然不關他們的事。

贊助澳洲網球公開賽的英國William Hill運彩說,這有點像「選手服用禁藥,卻去怪罪化學家」。另一個贊助聯邦盃和台維斯杯的博奕公司Betway則說:「很遺憾社群媒體的本質,往往放大了不負責任的少數群體的聲音」。「我們看不出博奕公司的贊助與網路霸凌之間的關係,網路霸凌存在於各行各業」。

BuzzFeed的調查報告

不過,凡是賭博,必然有詐賭作弊的可能。選手的表現如果不符賭客們的預期,往往更容易被懷疑「其中必然有鬼」是放水打假球,也因此更容易成為網路霸凌和威脅的對象。

去年初,BBC和BuzzFeed所做的一項調查報告,震撼了網球界。它指控世界網壇普遍存在打假球歪風,過去10年有16名曾在世界排名頭50位的球手,涉嫌在多項大賽打假球,甚至包括四大滿貫賽,報導中更質疑男子職業網球聯會(ATP)刻意隱而不宣,容許可疑的球員繼續比賽。

事後,國際網球協會對指控提出了強烈的反駁。不過,今年一月的澳洲公開賽,澳洲網協已決定不准在比賽球場博奕公司的廣告看板。而國際網球協會(ITF)也在今年提前終止了與博奕公司的贊助關係。

女選手受更多網路霸凌

國際網球協會的網球廉政小組(The Tennis Integrity Unit,簡稱TIU)在今年度的報告中,把透過社群網路霸凌選手的行為列為「越來越令人關切的問題」。 雖然辱罵和威脅來自憤怒的賭客,女選手更要面對的還有對他們外貌長相、性別、族裔的歧視言論。

去年十一月,在川普當選總統之後,正在德州參與ITF賽事的韓裔的美國選手葛麗絲閔(Grace Min),在她的Instagram帳號貼出了辱罵她族裔、性別和身材的貼文截圖。其中一名帳號名稱Korayyt的貼文寫著:「我希望你被診斷得了癌症死掉。你這笨兔子臉的一坨屎。你球打得像智障...。」

面對網路這種惡毒不友善的環境,運動員有何對應之道?關掉自己的社群媒體帳號,也許是給一了百了的辦法。

不過,妮可吉貝絲並不認同這個方式。她認為社群媒體裡惡意的毒舌雖然難免,但是正面迎擊往往有好的效果。她仍不時發表自己對於政治和運動界性別平權的意見。她認為,既然身為參加巡迴賽的職業運動選手,培養固定追蹤他的粉絲是件有價值的事。「有時我會讀到一些不好的訊息,不過大部分情況下我的塗鴉牆上多絕大部分是正面的訊息。」

參考資料:

Australian Open: 'Hope you die slowly'-- Tennis stars trolled(CNN)

The Tennis Racket: A BuzzFeed News / BBC Investigation(Buzz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