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古蹟燒毀王》開發團隊成員。前排由左至右為企畫柯沛初、美術設定蔡廷竺、製作人王成祥;後排站立者為網站設計官佩萱(右)及張嘉年(左)
動漫遊戲
2017.04.19 07:10

讓一切變灰燼!一間設計公司,為何要做一款超狂遊戲教你「燒古蹟」?

文|周文凱    攝影|林煒凱

2月23日晚間,廣闊無垠的網路之海上,掀起了一陣波瀾。在臉書、批踢踢這些網路社群中,許多人開始分享同一款網頁遊戲——《全能古蹟燒毀王》。

【批踢踢「看板 Little-Games」】[分享] 全能古蹟燒毀王

khkhs:「在臉書上看到的,遊玩時間短且可以多認識和古蹟相關的社會議題,覺得還不錯,不過困難級實在是苦手...」

【批踢踢「看板 C_Chat」】[閒聊] 超政治不正確的遊戲 全能古蹟燒毀王

kid725:「超有梗的,燒起來超爽(?)系統簡單好上手,這種貼近台灣的題材真的滿不錯的。不過也還真是有股淡淡的哀傷,古蹟會自燃,應該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超自然現象....」

FB社團「社群丼Social Marketing Don」

陳思傑:「【2017年最狂社群遊戲】應該會成為台灣資訊遊戲化的經典個案之一,討論的古蹟燒毀議題也是很值得思考。」

一個月後,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粉絲專頁也分享了這款遊戲,文資保存的話題,再度引發討論。

要讓更多人看到 「我們決定做一個很扯的東西」

《全能古蹟燒毀王》是由「圖文不符」所開發,公司於2015年4月成立,團隊的平均年齡不到30歲,過去曾製作過許多精美的資訊圖表、懶人包以及動畫,像是《 捷運緊急防身術 》《你今天有放假嗎?》等等;擅長把複雜的公共議題資訊重新包裝設計,變得有趣又容易理解,進而降低社會議題的討論門檻。

此外,這個團隊還有另一個正式登記的公司名稱「簡訊設計」。在兩位創辦人張志祺與王成祥的規劃下,「簡訊設計」負責對外進行商業接案,也是公司主要收入來源;而「圖文不符」則純粹是為了製作具社會公益性質的內容而設立。有一些案子會與外部合作,但更多時候是由公司內部自行發起。例如這次的《全能古蹟燒毀王》,就是圖文不符的自發決定,沒有任何贊助。

「過去它(古蹟)可能一直燒,但都是文資圈裡面的人比較會注意這些事。」遊戲企畫柯沛初在2015年底,看到由網友製作的「台灣文化資產失火、破壞列表」,包括古蹟的位置、建造的年代、破壞的時間,都鉅細靡遺;雖然過去曾看過零星新聞報導,但仍讓她大為震撼,「我們過去沒有發現到這件事情的嚴重。」

與此同時,共同創辦人王成祥也看到了同樣的資料。兩人交換意見後,認為這樣的議題應該促使更多人關注;而圖文不符要把「這個東西變得更有趣一些」。他們思考,如果自己是一個超不關心這個社會的人,在臉書上看到什麼東西、會讓人燃起想要點擊的慾望?又是怎樣的內容形式,可以讓看過的人分享、進一步擴散讓更多人知道?

「只是美化沒有什麼意思,把它做成遊戲好了。」

這對圖文不符團隊來說,是一個嶄新的嘗試。在《全能古蹟燒毀王》之前,王成祥曾率領團隊製作過另一款網頁遊戲《逆轉國會》,以問答互動的方式進行;不過這次柯沛初想把遊戲做得更「狂」。她所想像的是像《真‧三國無雙》一樣的動態遊戲,但玩家操作角色不是為了砍殺敵人,而是不停的燒毀古蹟;遊戲完成後還要有「成就達成」的機制,讓大家來收集,增加遊戲的耐玩度。

只是,遊戲概念是希望民眾關注古蹟保存議題,但遊戲方式卻是破壞古蹟,這樣不會太「跳tone」嗎?

「如果你成功燒掉(古蹟),我說:『恭喜你燒毀台北第一座寺廟』,你會不會覺得這很扯?而且我還恭喜你!」回想起當初的決定,柯沛初直言,這完全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念頭;但她想要用遊戲反諷這個現象,「我們決定要做一個很扯的東西。」

一手接商業案 一手回饋社會 製作進度大delay

從2015年底開始執行,《全能古蹟燒毀王》原本預計在2016年10月左右推出,但最後卻一直延宕到2017年2月底才上線;雖然並非商業案件,沒有截稿時間,但對製作團隊來說,卻是一種無形的壓力。

「我們一邊要做商業案,一邊要花非常非常多的心思(在這個案子),」回憶遊戲製作過程,柯沛初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推出社會回饋作品是公司的理念,但基於現實,必須要有資金收入才有辦法支援公司營運,因此遊戲製作時程常常被打斷,團隊夥伴會轉以執行商業案件為優先。「我們也會很擔心,這個東西愈做愈久,會不會帶給圖文不符額外的負擔或是壓力?」

由於公司營運依賴商業案件,遊戲開發過程斷斷續續,團隊必須在大家都有空檔時才能進行討論製作

以程式開發為例,從2016年6月開始展開相關工作;但開發過程斷斷續續,遊戲工程師詹致遠計算,中間停掉的時間加起來大概1、2個月。連另一位負責主要程式開發的工程師陳乙山都已經先入伍當兵去,只能在軍中看自己的作品上線。

不過就算沒有贊助、沒有收入,要花費大量時間,圖文不符為了貫徹理念,仍投入了大量資源,希望把遊戲做好。為此,公司內部總共動用了八名人力,包含製作人(王成祥)、企畫(柯沛初),另外還有兩位工程師(詹致遠、陳乙山)、兩位設計師、一位美術設定,過程中還有另外一位企畫支援資料收集;而音效、配樂也都請專人特別為遊戲創作。

關於花費的資金,王成祥表示並沒有精算實際的成本,「但我們確定超過100萬滿多的。」

也由於遊戲製作期拉得太長,因此錯過了團隊設定的理想上線時間。「古蹟比較容易出事情的時段,都是在年底,」柯沛初為遊戲製作懶人包時,列出12棟2016年被燒毀的老屋,其中有七棟毀損時間是在11月~2月,都是歲末年終之時;她原本想趁著事件可能發生或是已經發生的當下推出遊戲,讓更多人關注這個議題,「但我們就真的沒辦法,所以在一個比較平靜的連假(228)期間推出。」

2016年毀損的歷史建物列表(擷取自《全能古蹟燒毀王》網頁)

至於古蹟毀損為什麼集中在這段期間?甚至有些建物是在「斷水斷電又下雨」的情況下還被燒毀?柯沛初笑稱這不能亂說,「太敏感了,說了我可能要發『不自殺聲明』。」

透過群眾集資募得贊助 創作更多好作品回饋社會

雖然遊戲未能在預定時間上線,但在網路上仍引起了廣大迴響。

「我記得最高人數好像有1600~1700,」回憶遊戲上線前幾天的狀況,柯沛初表示,完全沒預期到同時在線人數會這麼多。上線第二天,網頁使用者更已經突破15萬人次,伺服器一度當機,無法開啟遊戲;詹致遠趕緊進行緊急改善,並加開三台伺服器,才緩解遊戲載入遲緩的狀況。

為了讓遊戲進行更順暢,開啟遊戲網頁時會先花一些時間載入(擷取自遊戲畫面)

對圖文不符來說,這款遊戲所受到的關注,超出他們的想像,目前遊戲網頁的使用者已突破22萬,總瀏覽次數也已經超過160萬次;他們也希望藉由這款遊戲,凝聚更多支持力量,達成他們「鍵盤革命」的理念。

目前圖文不符在群眾集資平台有固定的集資專案正在進行,每月只要70元、一杯咖啡的費用,就可以給於他們實質的支持,產出更多社會公益回饋的作品。集資專案在今年1月底上線,2月初就已經完成了第一階段目標、每月獲得25000元的贊助。而在《全能古蹟燒毀王》上線後,更加快了集資的速度,3月初就突破第三階段、75000元的目標;截至4月15日,每月已獲得將近10萬元的資金。

伴隨遊戲熱潮,圖文不符的群眾集資金額也快速攀升(擷取自遊戲畫面)

「現在有資源進來,我們就更有立場去堅持這個(社會回饋案)比例。」王成祥表示,用訂閱式集資的方式來獲取資源,就是希望讓圖文不符能更穩定的製作對社會有意義的作品,貫徹公司的理念。柯沛初也希望這樣的贊助能夠帶來幫助,「讓我們能比較即時的跟上議題,不要再讓商業案變成第一個優先順位。」

被問到未來還會不會創作類似《全能古蹟燒毀王》的遊戲時,柯沛初想了一下,「去年搞了一年這個燒毀王,覺得負擔的成本很高,有點要被嚇死。」但她也不排除未來再次製作遊戲專案的可能性,「現在比較希望能先好好累積一段產能,大型的案子會視情況慢慢籌備。」

這次掀起的波瀾,讓大眾見識到圖文不符充沛的創作能量與堅持;下一次,他們會捲起怎樣的巨浪?

大家拭目以待。

《全能古蹟燒毀王》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