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燒毀王的遊戲視覺非常強烈(擷取自遊戲畫面)
動漫遊戲
2017.04.19 07:10

紅到伺服器當機!做好三件事,《全能古蹟燒毀王》讓你玩不膩

文|周文凱

由「圖文不符」團隊所製作的網頁遊戲《全能古蹟燒毀王》,在2月23日晚間上線,旋即在社群快速傳播,第二天使用人次就突破15萬,造成伺服器一度當機。這款反諷時事的遊戲,運用了三個要素,既能吸引人反覆嘗試破關,也成功傳遞背後想讓玩家瞭解的嚴肅議題。

首先是遊戲的操作容易上手,桌機版只會用到向上方向鍵(跳躍)以及空白鍵(發射火焰),手機版則直接觸控螢幕兩旁的按鍵即可。在橫向捲軸的移動中,玩家可以配合配樂節奏跳躍,避開障礙物,並依照畫面的指示點燃起火點。內建「美好人生」及「真實社會」兩種難度,遊戲工程師詹致遠認為,這樣可以滿足重度玩家的需求,「難度高一點,別人才會想要反覆玩。」

遊戲有三個角色可以選擇,並分成「美好人生」「真實社會」兩種難度(擷取自遊戲畫面)
桌機版用向上方向鍵進行跳躍,空白鍵發射火焰,手機版則直接觸控螢幕兩旁的按鍵即可(擷取自遊戲畫面)

第二個要素則是遊戲視覺。遊戲的美術設定蔡廷竺本身就很愛玩遊戲,她參考了「LEO’S RED CARPET RAMPAGE」這款先前相當火紅的網頁遊戲,決定以像素風格創作,「畫建築比較好玩,也比較簡單。」另外遊戲中所有字體也都是她用手寫完成,強烈的個人風格,更增添遊戲的獨特性。

最後一個要素則是遊戲劇情及結局的豐富度。遊戲中間總共會遇到七個角色、八種過場劇情,「王成祥(遊戲製作人)說如果遊戲過程中遇到不同的角色,結局應該要不一樣吧?」遊戲企畫柯沛初依據建議,總共設計了36個結局。另外她還想了24個破關稱號,像是「準‧古蹟燒毀師」「異次元的狙擊手」等,連中途陣亡都有3種不同的稱號;工程師也透過技術避免劇情與結局重複,增添遊戲的耐玩度。

遊戲中間設計了八個過場劇情,玩家所做出的抉擇,會影響最後的結局(擷取自遊戲畫面)
遊戲中間設計了八個過場劇情,玩家所做出的抉擇,會影響最後的結局(擷取自遊戲畫面)
遊戲結束會依照殘留體力、燒毀房舍數量以及連擊數計算總完成度,並給予各種不同的稱號(擷取自遊戲畫面)

加上如果要看這些毀損古蹟的故事,就必須在遊戲中將該建物「燒毀」才能解鎖;網路上就有許多「魔人」為了這些結局、故事和稱號,將遊戲一玩再玩。

親身參與文資保存 把現實掙扎融入劇情

而這些劇情,很多都是柯沛初收集資料過程中所遇到的真實事件。「我去參加很多文資法的說明會,裡面真的有遇到一些人,他們很想保留房子,可是旁邊的親戚都說不要、不要、不要;不然就是要政府出錢來買下產權。」

遊戲整理了這些毀損歷史建物的相關資料及新聞報導,玩家要在遊戲中完成燒毀才能解鎖觀看(擷取自遊戲畫面)
可以從Google地圖看到這些建物原址的現況;有些已經變成了停車場(擷取自Google地圖)

她開始執行這個專案後,發現這個議題竟然沒有解方,其中更牽涉到文化資產維護以及私有產權如何平衡的問題。文資團體希望保留建物、推廣它的文化價值,但產權擁有者為了開發利益或其他因素,有權決定如何處理自己的資產;至於政府現下對於鼓勵文資保存的誘因不足,也未能有效協助產權擁有者維護。

「因此我會希望能在這個遊戲裡呈現不一樣的觀點;事實上,大家都各有各的理由,」雖然無法解決目前的爭議,但柯沛初想要讓一般民眾能藉由這些劇情,稍微去理解各方的想法,「不然大家都各說各話,永遠都沒有解決問題的一天。」

位於台北市中山區的蔡瑞月舞蹈社也出現在遊戲中。1999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但在指定兩天後的凌晨即遭縱火,後在原址進行重建(攝影∣周文凱)
位於台北市中山區的蔡瑞月舞蹈社也出現在遊戲中。1999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但在指定兩天後的凌晨即遭縱火,後在原址進行重建(攝影∣周文凱)
位於台北市中山區的蔡瑞月舞蹈社也出現在遊戲中。1999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但在指定兩天後的凌晨即遭縱火,後在原址進行重建(攝影∣周文凱)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