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森冬季雪多,天冷,人也懶得開口,所以津輕腔語速快句子短,聲調聽起來甚至很像緯度相近的法國話。
看見世界
2017.04.19 09:00

【陸奧冬物語】入境隨俗 學學津輕腔

文|許世哲    攝影|葉琳喬 何宗昇

日本過去群雄各據山頭,方言也多,往往一縣有多國,十里不同語。所謂入境隨俗,到各地學個幾句方言,不但能打開當地人的話匣子,還可順道理解在地風土,這回就跟著我們學學青森縣的津輕腔!

可能不慎結交太多關西人,關東朋友聽我說話,總蹙眉道:「你被大阪毒害太深!」但也託福這腔調,日本人對我的印象,總是有趣大過戒心,感覺大概就像台灣人碰上會說台語的老外吧。於是行到日本各地,總愛學個幾句方言,消弭當地人的心防,往往能收奇效。

這回到青森,事前臨時抱佛腳,才知青森縣的方言頗特別,一個縣內說兩種話,原來因為青森古早分為二藩,西為津輕、東為南部,津輕初代藩主津輕為信曾是南部人,後謀反而立,故兩藩關係如水火,居民也互不往來。明治維新以後併為一縣,至今已逾百年,仍各有鄉音,津輕人和南部人個性也大相徑庭,西豪放,東內向。

語言發展好像有個趨勢,北方語調硬而短,南方口音軟而長,大概是因為氣候冷讓人懶得開口,能說多快就說多快,像中國的北京話跟上海話就有很大的差異,朝鮮半島的平壤腔跟釜山腔,語調也天差地別,北鏗鏘有力,南軟語情長。

這原則套用到位在日本本州極北的青森,好像也合用。津輕腔句子短到不行,例如好吃是「め」,再見是「へばな」,發音又短促有力,乍聽像在吵架;又因話短,往往一字多義,光「け」一字,就有5個意思,不聽前後文根本不知道在說什麼。

曾有電視節目從弘前和八戶分別找來當地人,雙方人馬以津輕腔與南部腔對話,儼然雞同鴨講,甚至連電視上出現津輕/南部方言時,還需加上字幕註解。這回行程都在西青森,沒能學個幾句南部腔,滿可惜的。我問當地人,聽得懂南部腔嗎?紛紛苦笑搖頭。要是去八戶問當地人津輕腔,大概也會得到相同的反應吧?!

語言塑造形象,都說東北人個性冷又頑固,人前無口,完全不知在想什麼,外地人以為陰濕難搞,但仔細想想,古早鄉下地方,鄰居多是一輩子,多說多錯,若非天大的事,當然不可能當面得罪,往往忍忍算了,也養成少說多做的職人性格。這種情況當然不限東北,處處有之,只不過是人性的常態分布。

其實東北人性子直快,有什麼說什麼,一如語速短又急的津輕腔。資深巴士導遊成田千春小姐教我一段順口溜,很能體現這種「作自己管別人怎麼想」的性格,翻成中文意思大概是,「說了也被人說,不說也被人說,橫豎都得被人說,與其不說而被說,不如說了再被說」,用津輕腔飆一長串,超有氣勢,完全聽不出是日文,更像用法文在罵人:

しゃべればしゃべんだってしゃべられるし
しゃべねばしゃべねってしゃべられるし
どうせしゃべられば
しゃべねでしゃべねってしゃべられるよりも
しゃべって しゃべられたほうが いいって 
しゃべってたって しゃべってけろ!

下回到青森玩,不妨先學學幾句津輕腔,保證可以瞬間拉近與當地人的距離,不過前提是對方是津輕人,要是跑到東邊如八戶一帶的南部地區,這招非但不管用,還可能引來白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