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支持者簇擁的韓國共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文在寅,正進行遊說拉票,並發表演講為大選造勢。
國際
2017.04.21 06:34

【韓半島隨筆】南韓大選前的「安保牌」…有效嘸?

文|楊虔豪    圖│東方IC 

南韓總統大選倒數計時,眼見離勝選越來越遠的保守派,為挽回頹勢,再度打出「安保牌」,質問目前呼聲最高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

19日由KBS電視台轉播的電視辯論會上,因朴槿惠遭彈劾,而失去執政黨地位的自由韓國黨,候選人洪準勺對文在寅詢問道:「若您執政的話,會把《國家保安法》給廢除掉嗎?」

文在寅則回答:「我認為內容中的讚揚、鼓舞那些條款,應該要予以改善。」

「我不是在談改善的問題,是問要不要廢除?」洪準勺追問。

「我剛剛不是答了嗎?」文在寅回應。洪準勺最後確認問道:「所以是說要改善讚揚和鼓舞的內容?」

文肯定回答道:「我想這是優先要做的。」

長期以來,南韓保守派一直主張親美反北,認為北韓是造成韓半島分裂的元兇,應對北韓強硬;進步派則認為要透過與北韓對話與展開交流,來化解僵局。

相較於台灣,「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懲治叛亂條例」等嚴禁社會散佈具馬列主義與台獨等主張的反共法律,早已被廢除,南韓仍存在《國家保安法》。民眾若公開發表宣揚擁戴北韓政權的言論,就會被該法第7條涉入「讚揚、鼓動行為」處罰。

這套法律,有人認為是面對北韓威脅與滲透的「必要之惡」,但也有人覺得,現在還存在這種箝制思想自由的條款,相當落後。

不論如何,洪準勺向文在寅提起《保安法》的存廢問題,是企圖要檢驗主張與北韓對話、緩解緊張的文在寅的安保立場,要將大選風向重新導回安保議題,甚至還可以藉機抨擊文的價值觀與保衛國家疏離,激起主張親美與對北強硬的保守派選民支持。

文在寅並未上當,他認為過往的獨裁與保守派政權,時常藉由《保安法》來整肅異己,所以回應希望先改善這個自由心證的問題,而沒把話說死。

但接著,同為保守派的正確的黨候選人劉承旼繼續向文在寅問道:「既然談到了《國家保安法》,那我也要問一下,您覺得北韓是我們的主要敵人嗎?」

「我認為定義(是否為敵人)的問題,不是作為總統該做的事。總統是往後要解決南北問題的人…」文在寅回答。

劉承旼則說道:「我們國防部《國防白皮書》都說北韓軍隊是我們的主要敵人了…」

文在寅則拉高分貝說道:「這是國防部要做的事,我認為不是總統該說的話。」

表面上看起來,文在寅此番回答,勢必讓許多南韓保守派觀眾看了感到憤怒,或許會認為,一個總統候選人連定義敵人都如此困難。

南北韓關係,隨著主張對北強硬的保守派與要求對話的進步派政權執政,而有不一樣的光景。

拿南韓國防部出版的《國防白皮書》來說,金泳三執政時期的1995年明示「北韓象徵主要敵人」,但隨之後金大中與盧武鉉兩任總統推動「陽光政策」,南北緊張漸趨和緩,如此文句被拿掉,改為「直接性的軍事威脅」。保守派的李明博上台後,則將內容改為「北韓政權與北韓軍隊是我們的敵人」。

注重安保問題的劉承旼,想逼問出文在寅認不認同北韓是敵人的看法,並搬出《國防白皮書》的定義,

來當作反論依據。文在寅的迴避態度,或許引來保守派的不滿,但對「北韓」和「北韓軍隊/政權」,劉並未予以區別。

另外,南韓憲法第66條明定:「為了祖國和平統一,總統須盡誠實之義務。」此條內容,對應到文在寅先前所提「總統是往後要解決南北問題的人」,事實上,並無衝突。

北韓政權和軍隊,確實是南韓的重大威脅,而維繫安保對南韓來說,也是毋庸置疑核心價值,無人能否認。進步派向來被批評對南北關係有不切實際幻想,這和國民黨對中國的一廂情願,是有幾分類似。但南韓保守派忘了不是北韓,而是朴槿惠的無能與特權貪腐,讓自己丟了政權。

保守派沒去檢討問題所在,狂打安保與國家認同牌,將特定價值施加在個人身上,這樣的操作方式,究竟會成功激起選民不安,票歸保守陣營或改口支持佈署薩德的安哲秀,還是會引發反效果,讓進步派得到更多聲援?安保牌一打,我們還得注意,到底會有多大效應。

作者楊虔豪

1990年出生於台灣的駐韓記者,長期定居首爾,為台港中三地媒體供應韓半島時事,也為日本與韓國媒體報導台灣議題。